返回

庆荣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六百零九章、“雨露均沾”
    原来,朱恒说的是他七岁那年的事情,失母之痛加上失腿之痛,朱恒不但自闭了,也失语了。

    中秋这日也是如此,无论太后怎么哄他也不肯开口,也不吃东西,最后还是小海子拿了一块月饼哄他,说了那样一番话,朱恒才接过了小海子的月饼。

    没承想,十三年过去了,朱恒居然还记得这事,更没承想,朱恒还能笑着把它说出来。

    可对小海子和小路子两人来说,那段经历却是不想再回味的,太凄惨了。

    小海子和小路子两人是朱恒落井之后被太后选中到他身边的,彼时太后把朱恒身边的人都发落了,从自己身边选了几个人去伺候朱恒。

    可那几个人到朱恒身边后,朱恒的失语症非但没有一丁点好转,反倒更严重了,不搭理人不说,还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发呆,即便那几个人强行留在他身边,他也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后来,太后听从太医的劝,从监办处选了两个年龄和朱恒相仿的两个太监送到朱恒身边,也就是小路子和小海子。

    这两人是太后仔细挑选的,小海子活泼爱说,有点话痨,小路子相对来说稳妥些。

    一开始,朱恒也不接纳他们,后来,是小海子永不言弃的话痨和笑颜一点点地吸引了朱恒的目光,也一点点撬开了朱恒的嘴巴。

    不过真正令朱恒开口是因为太后要处置覃初雪,小路子和小海子至今仍能想起朱恒那惨烈的哭嚎声。

    “你们两个,做什么呢?他们一个个都笑了,你们两个却哭丧着脸,难不成真想逼我在最快乐的时候抽你们?”朱恒也意识到这两人因何脸红了,可那些过往他的确已经放下了,不想再陷进去。

    “好像你真能抽似的,有本事站着抽,别坐着。”小海子把眼泪一抹,笑道。

    “这可是你说的。”朱恒笑了,命人把鞭子拿来。

    江东几个虽不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可也大致猜到方才那件糗事多半关联着朱恒某段不太愉快的过往,为了把这段过往岔过去,江东配合着把鞭子拿来了。

    当然,他拿的不是马鞭,是抽陀螺的鞭子,这鞭子抽在棉袄上不会太疼。

    朱恒接过鞭子,从轮椅上缓缓站了起来,拿鞭子指着小海子道“你过来。”

    “才不呢,我又不傻,有本事你走过来。”小海子目测了自己和朱恒的距离,说道。

    “行啊,一个个都敢跟我耍横了,等着。”朱恒咬了咬牙,迈出了步子。

    曾荣本欲过去扶他一下,陆琅拦住了她,因为江南和江北两人已一左一右候着呢。

    只见朱恒迈出了一步之后,停顿了一会,才继续迈出了第二步,因为身边没有栏杆和扶手,他的身子略微晃了一下,没等江南和江北伸手,他就立稳了。

    就这样,朱恒走一步停一下再走一步,一共走了六步才站住了,挥出了手里的鞭子,打到了小海子的胳膊上。

    “主子,您知道你方才走了几步?”小海子乐颠颠地问道,似乎方才那鞭子不是落在他的胳膊上。

    “这人莫不是傻了?不知道疼?”朱恒见此,没好意思再挥鞭。

    “主子,您上当了,这小子贼着呢,他是怕您再打第二下,故意拿话岔开。”江南笑道。

    他还惦记着上次生日时小海子给他挖的坑,弄得主子好几天看他不顺眼。

    “是吗?我试试你。”朱恒的鞭子挥向了江南。

    江南本能地抬手一挡,鞭子也打他胳膊上了,“啊,主子,您真抽啊?”

    “让你多嘴,该。”江北笑道,哪知他话音刚落,鞭子也落他身上了。

    “哦,我知道了,敢情主子是想雨露均沾啊,我们三个人可都挨了一鞭子,剩你们三个,麻溜点,主动点。”小海子得意地笑道。

    谁知朱恒一听“雨露均沾”这词,立马一鞭子甩到了小海子身上,这下本来正一个个憋得难受的江东等人均放肆地大笑起来。

    小海子一开始没明白众人笑什么,见朱恒的目光飞向了曾荣,仔细一想,明白是自己用错词了。

    尽管如此,他也不肯认错,反倒拉着陆琅求助道“师傅,还是您老人家最好,您看他们一个个,就会挑弄是非,明明就一普普通通的词,他们非要往歪里想。”

    陆琅一开始也没明白这些人笑什么,不过联想到这些人的出处,再一看众人的神情,他懂了。

    只是以他年龄,不可能会跟着几个毛头小子去起这种哄,更别说,其间还有两名太监。

    “是我们往歪里想吗?明明是主子抽的你。”江南暗戳戳地又拱了下火。

    “可不,我们几个可什么都没说。”江东添了把柴,不能白瞎“挑弄是非”这四个字。

    “干嘛干嘛,都欺负我们小海子?小海子,我跟你一伙的,不过挨鞭子这事还是别雨露均沾了,这种好事还是可你先来。”小路子补了一刀。

    这下众人更是哄堂大笑起来。

    就连朱恒也因为一下没绷住差点没站稳,还好曾荣过去扶住了他,江北把轮椅推了过来,让朱恒坐了上去。

    “夫人,我们打个商量呗?”小海子凑了过来。

    “何事?”

    “主子今日笑得这么开心,夫人能不能赏奴才一个双份红封,奴才也不多要,就把小路子那个添给奴才就成,既然他说挨鞭子没必要雨露均沾,那红封也是一样的,都别雨露均沾了。”小海子贱嗖嗖地说道。

    众人一听,又是一番哄堂大笑。

    朱恒本来好容易止住了笑,听到这番话,他又差点笑岔气了,指着小海子道“你再不闭嘴,信不信我让你看不到明日的太阳。”

    “主子,做奴才真难,奴才好容易斑衣戏彩一回搏主子一笑,主子不赏反倒要罚,今儿可是过年呢。”小海子故作委屈状,说道。

    “成,赏,赏。”曾荣回道。

    不冲别的,就冲朱恒这一晚上的笑曾荣也得给他双份的红封。

    因为这极可能会是她和朱恒有生之年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这种快乐无关权势也无关金钱,简单、纯粹,千金不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