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暧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四百一十一章 穆德索科病重
    【本书由】

    79免费阅半个小时之后,探测消息的人员只回來一人,而且是浑身带血的:“队长,不好了,这些村落跟本沒有人家,里面全部都是对方的高手,我们的兄弟刚刚进去,就被他们合围杀死了,”

    “发信号,将这里所有的人全部干掉,”这些手下兄弟的实力那个队长是最清楚不过了,那都是以一当百的存在,进入院落就被忽然袭击杀掉,那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对方实力强悍,

    所以队长放下了仁慈之心,直接下达了绝杀的命令,更是一马当先冲了上去,他们这一行人本來就是高手中的高手,如此配合行动更是势不可挡,

    而那些人也看到如此攻击的架势,也知道他们是被发现了,也不再隐藏,纷纷从那些民宅中跳了出來,同样组成阵型进行反击,

    这一刻两方人马都沒有任何保留,全部都拼尽全力,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战士关键,胜利者那就会成为西北和蜀中的主宰,失败了就彻底陨落,

    “兄弟们,你们不是都抱怨沒有去成中东提升实力吗,现在真是机会,给我杀,”那个领队的直接大喊一声,将冲向他的一个对方高手,一刀劈成两半,继续攻击,

    队长威猛其他人受到这股气息的感染,而已都纷纷热血沸腾,气势比先前还要高,而对方的高手一刀被劈成两半,那些人都有点傻眼了,

    也就在他们愣神的时候,陈涛他们的人又已经干掉了对方好几个高手,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在这片区域忽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哨子声音,

    随着哨子声音的响起,在交战人员的外围,竟然忽然出现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从他们冲过來的阵型看,以前都应该是当过兵的,

    “哈哈哈,我知道你们來的都是高手,可是要知道这是我们的地盘,你们想要染指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在那些人形成和位置好,独孤傲嚣张的声音传了过來,

    “你们这样的废物,就是再多又能将我们如何,”那个队长看到这么多人将他们包围,非但沒有包围,更是兴奋了起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提升,将这些恶贯满盈的家伙全部干掉在这里,

    “兄弟们,给我杀,这是我们提升的最好时机,”

    “不自量力,弟兄们给我上,”独孤傲也在这个时候下达了最终攻击的命令,他也想在这一战中彻底消灭陈涛的力量,然后成为西北和蜀中的真正掌控者,

    就这样两个阵营开始真正的杀戮之战,许多人开始倒在血泊中,如果说刚刚开始大家还都有所保留,可是随着一个个的兄弟死亡,所有人都是杀红了眼,这其中甚至都包括那些特训队员,

    而在远处观看这一切的陈涛知道,如果不及时解决战斗,对那些特训队员是非常不利的,所以他在这一刻也加入了战斗,

    就这样一个小时之后,以伤亡二十人的代价,结束了这场西北和蜀中精英的战斗,而从始至终秦广王的人都沒有参与其中,

    将现场处理完毕之后,回到居住地点的时候,陈涛就第一时间和君兰说了这次的疑惑:“兰姐,你说阎这是在打什么算盘,为什么他们的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小男人,你那么聪明都看不透,我又怎么能看透呢,不过我们可以在清除西北和蜀中残余势力的时候,慢慢的寻找他们的踪迹,只要西北掌控在我们手中,再加上德拉克我们的力量,阎就算是再厉害,也不会是我们的对手,”

    君兰很是自信的道,因为她这些日子也彻底明白了陈涛的意图,以前她还不明白陈涛为什么要帮助穆德索科复国,可是现在国内大家族的态度,让她才明白过來,

    因为只要他们这些大家族不想放弃德拉克的利益,就必须和陈家或者说陈涛搞好关系,

    “看來现在也只能这样做了,西北和蜀中的善后工作就交给你了,德拉克那边战斗也快要接近尾声了,我身为他们国家的元帅,在一个月之后的加冕仪式上,还需要进行一番布置,”

    现在西北和蜀中稳定,阎潜伏不出,各大家族又和陈家关系密切,就算是王家在这一刻都主动示好,国内基本上已经彻底无忧,

    一切都看似按照预定的计划进行,就在陈涛以为可以全力筹划制定前往另一个世界计划的时候,一个突如其來的消息,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老朋友,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陈涛可是记得上次回來的时候,穆德索科那还是身强体壮,根本沒有任何生病的迹象,现在才过了短短两个月,他竟然就病入膏肓了,

    “陈,我真的快不行了,想见你最后一面,你尽快过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咳咳咳,”说话的时候电话那边传來剧烈的咳嗽声,

    “好,我明日就前往你哪儿,”陈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又和刘义和盖信询问,最后才知道,原來这个王子殿下觉得胜卷在握之后,就开始放纵自己,在这两月中染上了不治之症,

    再加上他纵欲过度,症状得不到控制,所以到现在彻底沒治了,听到这个让陈涛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可是他要是死了,那完全打乱了陈涛的计划,如果再次扶持一个新国王,那必定会引起新的纷争,到时候那个国家又要乱,那对他非常不利,

    如果他自己自立为王,那也存在很大的风险,他是越想越麻烦,第二天一早就坐上了前往德拉克的飞机,他要在第一时间见到穆德索科,看看他有什么要交代的,

    经过8个小时的飞行,陈涛再次到达德拉克,这次比较隆重,重要的军事将领都去机场对他进行迎接,在路上卡米特菲还一个劲的表示愧疚,说自己沒有照顾好王子,

    “好了,我们见到他再说吧,这个关键时刻出了这种事情,我们费了将近一年才打下的江山,可能会毁于一旦,”陈涛想了下还是说出了可能出现的后果,

    因为这里再次崩溃,对他在国内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这也是王子殿下所担忧的事情,所以才会第一时间通知您到來,”卡米特菲陪着陈涛前往王宫,在路上也简单介绍了一下让他來到这里的原因,

    原來穆德索科知道自己大限已到,特意将安置在国外的私生子给接了回來,准备让他來接任国王的位置,而让陈涛过來,就是希望他能辅助自己的儿子,

    “这就好,只要有正统的继承人,那我们就有合法的地位,国家就不会乱,”陈涛听到这个悬着的心才放了下來,“那见面之后,就要尽快给小王子进行册封仪式,”

    “王子殿下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在你來之前就已经准备了,明日我们就可以进行册封,将小王子定位王储,”卡米特菲见陈涛这个态度,也松了一口气,

    他心中其实最担心的是陈涛会借此机会夺权,可是现在看來是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当他们到达穆德索科王宫所在的卧室的时候,这个以前很是睿智精神的男子却变成了一个精神萎糜的病秧子,时不时的还发出几声咳嗽,

    在他的身边则是站着一个岁的小男孩,从那个小男孩眉宇中可以看出穆德索科的影子,不用猜也知道这个应该就是他的那个私生子,

    在护卫汇报之后,穆德索科让小男孩还有护理医生扶着他坐起,然后对着陈涛用微弱的声音道:“我的老朋友,你终于來了,你终于來了,”

    “我來了,你……”陈涛本來想说一些劝慰的话,可是却最终张了张嘴沒有说出來,因为他已经看出,穆德索科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最多还有一周的命,

    “都是我太放纵自己了,不过苍天也算是待我不薄,让我找到了儿子,”穆德索科已经猜到了陈涛要说的话,继续道:“老朋友,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说吧,只要我陈涛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

    “有你这句话,就算是我今日死了也可以瞑目了,”穆德索科说完,对着他儿子道:“给元帅跪下,听着以后他就是你的父亲,”

    “噗通,”那个少年直接跪倒在地上,就是三个响头,然后对着陈涛脆生生的叫了一声父亲,陈涛赶紧将少年扶起,一下子就明白了穆德索科的意思,

    “老朋友,这个儿子我认了,你放心,如果你不幸走了,我一定会辅助他掌控这个国家,让这个国家恢复到战前的生活水平,”

    穆德索科真心待他,陈涛自然给他一个保证,让他去了天国也好瞑目,更为重要的是,这么做对陈涛也很有利,既不用担心名不正言不顺,以后施展各项政令,也会更加的顺理成章,

    “谢谢,我这一辈子最引以为豪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如果不是你对我这样的小国沒有兴趣,这个国家我一定会让给你的,咳咳咳,”

    穆德索科用颤抖的手,拉住陈涛道:“我会在明日王储宣布的时候,让当众宣布你为这个国家的首相,更会昭告所有子民,你就是穆汉德的第二个父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