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暧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020章 树林里惊魂
    :冲榜中,大家多多支持野性之心!

    几天之后。

    高羽买了一台22寸宽屏的液晶显示器电脑,把朱晓东电脑上那些带颜色的小片都拷贝了过来,偶尔看几眼调节一下还是蛮有味道的。

    晚上九点多,高羽穿着夏真买给他的运动装走出了宿舍,在操场上跑了几圈就漫无目的朝树林的方向走去,凉风吹在高羽身上,带来了一阵清爽,他点燃了一根烟,夜色之中吐出了浓烈的烟气,不知道夏真正在家里干什么。

    晚饭高羽是和夏真一起吃的,吃过饭之后夏真接到了老妈的电话就回家去了,高羽想来,孙美琴那个女人一定是又要给夏真灌输什么道理,但愿在彼此交往的问题上,夏真一直都能坚持自己的想法。

    如果孙美琴那个高贵的女人执意阻止女儿和自己交往,高羽并不介意去狠狠的拧她的脸,就像小时候爷爷拧自己的脸那样。

    马上就到树林了,高羽听到了男女争吵的声音。

    “魏敏,你太绝情了,难道你没看出我是真心悔过的吗?”

    “王伟,你少跟虚情假意,那个女老板落魄了你就想起我来了?我不会和你复婚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我求你了!”

    “你求我也没用,我要走了,你放开我!”

    “你他-妈的,你不和我复婚,我就让你死在这里!”

    王伟这个男人情绪失控,双手像是钳子一样掐住了魏敏的脖子:“我让你无情……我让你……”

    “真正无情的……无情的……是你,救命啊……救命……”魏敏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关键时刻,高羽几个箭步冲了上去,一脚踢到了王伟的腰上,剧烈的疼痛让王伟的身体朝左侧歪将而去,掐着魏敏脖子的手也松了力气,高羽又是一个重量级的耳光,随着啪的一声响,王伟的身体凌空一个翻腾,撞到一棵树之后摔到了地上,痛苦的呻吟。

    “你这个狗东西真够歹毒的,你还想谋杀?”高羽又是一脚踢到了王伟的肚子上。

    “啊……疼死我了……”

    “你叫也没用!”

    高羽又是连续两脚踢到了王伟身上,脚尖一撩,又给他的脸上踢了一脚,红汤子从王伟的鼻子里和嘴里喷涌了出来,王伟的叫声更加惨烈,夜色中透着鲜血,很美。

    魏敏知道高羽会功夫,赶紧拉住了他:“好了,高羽,让他走!”

    “魏老师,你真善良,他差点掐死你,就这么便宜放了他?”高羽笑看着魏敏风韵的脸,右脚又是一个倒踢,踩到了王伟的脸上,使劲蹬了一下子。

    “嗷……我的脸……啊……救命啊……”

    这下子轮到王伟喊救命了,但高羽没有趁机把王伟的脸踩成烙饼,回头骂了一句“草尼玛的”,拉着魏敏的手走出了树林。

    魏敏的心还在疯狂的跳动,如果不是高羽及时出现,自己恐怕就死在那个男人的手里了。

    清冷的天气里,魏敏的额头飘着汗,喘息十分不均匀,身上的百合香水味朝高羽袭来,紧迫之中带着几分爽意。

    “高羽,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就死在那个丧心病狂的人手里了。”魏敏带着哭腔说。

    “他是你前夫?”

    “没错,他是我前夫,我们两个已经离婚三年多了,现在他又来找我复婚,我不同意,他的情绪就失控了……”魏敏泣不成声。

    “魏老师,你别伤心。”高羽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高羽一直扶着魏敏的胳膊,快到停车场了,来往的人多了起来,这才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魏敏的眼泪还在流。

    “高羽,你能送我回家吗?我……我害怕!”魏敏说。

    “可以,我可以送魏老师回家。”高羽说。

    两人坐到了魏敏的银白色现代车里,魏敏稳定了一下情绪才启动了车,开了出去。

    “高羽,你怎么会在树林出现?”

    “我其实是在胡乱的走,快走到树林时听到了你和一个男人争吵的声音就停住了。”

    “真是太惊险了,不该我死。”

    “魏老师,你这么美丽,这么善良,当然不会死,你会好好活着,很幸福很灿烂。”

    魏敏的心情好了很多,可眼泪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滑落,她的视线太模糊了,只能把车听到了辅路上。

    “魏老师,你别哭了。”

    “我伤心,我真的很伤心!”魏敏显然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扑到高羽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搂着风韵老师柔软的身体,品着她身上的香气,听着她的哭声,高羽的心里有些乱。

    “别哭了,先回家。”高羽轻轻拍打着魏敏的后背。

    “嗯,不哭了。”魏敏又哽咽了两声,这才掏出香帕擦干了眼泪继续开车。

    我从春天走来,你在秋天说要分开,说好不为你忧伤,但心情怎会无恙……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像我这样为爱痴狂,到底你会怎么想……

    魏敏跟着车载音响里的旋律轻轻唱着,她的嗓音很好,甜美中带着伤感,而她的眼神却是迷离的,高羽知道,这是一个受伤很重的女人,或许她内心深处的伤口这辈子都不可能愈合了。

    “我家快到了。”

    “在哪里?”

    “就是前边那个小区。”

    高羽看到,不远处有十多座二十多层的高楼,想必魏敏家就在其中某座高楼里。

    高羽和魏敏走进了电梯,他得以更近距离的看着魏敏,这真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三十多岁的她平添了一份风韵,美的让人心动。

    这个风韵女人的头发有些凌乱,肌肤的气息和百合香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像是催情剂一样袭击着高羽的身体。

    高羽认为辅导员正在伤心,而自己不该冲动,可他的身体却是嗖的一下子翘了起来,翘得老高,像是在讲述一个不败的传说。

    魏敏轻轻一笑流露出无尽的妩媚,她又想对高羽说感谢的话,可思量片刻还是没说出口,真正的谢意不该总挂在嘴边。

    两人走进了一处三居室,这里就是魏敏的家,曾经也是魏敏和王伟共同的家,暖色调的客厅里,魏敏把高羽让到了沙发上,她端了茶水过来,坐到了高羽身边。

    “高羽,喝茶。”

    “谢谢魏老师。”

    高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无意之中,当他朝魏敏看去时,魏敏也刚好朝他看去,两人的目光触碰到一起时,魏敏的脸顿时就洒了一层绯红。

    “哦,呵呵,是不是觉得我很狼狈?”

    “没什么的,谁都可能会碰到点事。”

    “其实我也没想到,他会忽然出现,而且反应会那么激烈,但我知道,他不是真心的悔过,只是混不下去了而已……对不起,我不该对你说这些,我不该……不该影响你的心情。”魏敏很低落,美眸里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如果魏老师想说,我愿意当一名忠实的听众,很多事总藏在心里也是压抑。”高羽微笑说。

    魏敏变得更加伤感,从茶几上拿起女士烟,妩媚一笑说:“我抽这个,你抽吗?”

    “我有这个。”高羽掏出了自己的烟。

    魏敏吹出了一口烟气,迷离之中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高羽,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再一个人憋下去会发疯的。

    魏敏和王伟相恋了几年以后结婚,在恋爱中,魏敏就发现王伟有很多毛病,很势力很小气,爱赌钱手气还总是不太好,当他明白过来不是运气的问题而是让老千套了时已经把积蓄输得差不多了。

    但魏敏还是深爱着这个男人,从父母手里要了钱买了这套房子,结婚没多久,王伟就和公司一个女老板勾搭上了,那个女老板贪恋王伟的床上功夫,并承诺只要他离婚,就让他在公司上位,给他钞票,让他享受奢华的生活。

    王伟向魏敏提出了离婚,魏敏不同意,她有些天真的认为这个男人只是财迷心窍,有朝一日会回心转意,她执意不同意离婚,连连被王伟打了几次还是不同意,一直到那天晚上,王伟一脚踢到了魏敏的肚子上,而那时魏敏已经怀孕三个多月,孩子流产了。

    血顺着魏敏的裤腿流了一地,而王伟却夺门而出,魏敏自己叫了救护车,又把自己送到了医院里。

    现在那个女老板炒股赔了一大笔,做期货又赔了一笔,公司倒闭了,人也消失了快半年了……

    高羽的拳头攥紧了,脖子上的青筋暴跳,看来在树林里下手还是轻了,这样的男人,给他留下点残疾也没什么,这样的男人本来应该坐在轮椅上或者永久的呆在黑色的小匣子里,他怎么可以大摇大摆的穿着皮鞋四处走动?

    “孩子流产那一刻,我知道,我和王伟的缘分已经尽了,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吓到了我。”魏敏带着哭腔说:“傍晚时他忽然出现在了学校里,想和我一起吃饭,我本来不想去的,可他一个劲的求我,旁边经过的人很多,我怕闹出什么笑话,就和他去了,吃过饭以后他又说有重要的事想让我知道,让我和他去树林里聊,我本来以为不会发生什么,结果……”

    “如果王伟敢再找你的麻烦,我会把他的牙齿一颗接着一颗都打下来的,然后打上眼,用绳子串起来,做成项链。”

    高羽清淡的微笑,脑海之中,他的铁拳却在朝王伟的脸轰杀,而王伟的脸变得越来越薄,最终薄成了一张血肉模糊的纸,看着这个男人的鲜血,浪嗨了!

    “你是功夫高手,也是一个很有正气的男孩,我喜欢你。”魏敏妩媚一笑说。

    “哦……”高羽顿时语塞。

    “别误会,我说的喜欢是欣赏的意思。”魏敏解释说。

    “我觉得也是。”

    高羽感觉王伟没有报警的胆子,否则只会让他更滑稽,他这个晚上应该呆在医院里,接下来的几天也一样!受了重伤,终于可以如愿以偿欣赏护士小姐们的腿了,而魏敏这个晚上会是安全的,也会是伤心的。

    虽然高羽被魏敏的风韵刺激到了,但他断然不会在魏敏最伤心的时候欺负她,高羽要回学校了,魏敏提出开车送他回去,而高羽觉得,如果魏敏把他送回去,他还得把魏敏送回来,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相互送到天亮,凌晨时还得给车加油。

    高羽坐上出租车朝西津大学去了,而魏敏却扑在沙发上痛哭了起来,滚圆的臀部对着天花板,丰满的身体一个震颤接着一个震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