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暧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014章 安迪达斯
    :又是大章送到,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打赏,大家多多支持野性之心。

    高羽和夏真打车去了安迪达斯专卖店,夏真刷卡给高羽买了一身运动装和运动鞋,非常合身,本来就很喜欢这种款式和这种颜色,加上是夏真送的,那就更加喜欢了。

    “你想吃什么,我请你?”高羽说。

    “想吃食堂里的红烧牛肉面。”夏真微笑说。

    “故意给我省钱?”高羽微笑说。

    “才没有,就是很想吃了,放点醋,倒点辣椒,真香。”夏真显得很陶醉。

    高羽的眼里,夏真什么样的美味都吃过,怎么会为一碗红烧牛肉面而陶醉?她分明就是想给自己省钱,这么美丽,这么卓越的女孩,如果自己追不到他,真是白活了,如果上天能给自己一次重来的机会,自己一定好好地呵护这个童年的玩伴,谁欺负她就干破谁的脑袋,绝不在那个梦幻般的童年里褪她的裤子。

    两人在三食堂里吃了红烧牛肉面,夏真回了宿舍,高羽提着夏真给他买的安迪达斯运动装和运动鞋走进了宿舍。

    三个舍友火辣辣的目光顿时就扫了过来,朱晓东一阵唏嘘:“我靠,够有派的,安迪达斯!”

    “夏真给你买的?”张平羡慕说。

    “是她给我买的,就我现在的财力,情愿流一斤血也不会买这么贵的衣服啊。”

    “夏真答应做你的女朋友了?”朱晓东说。

    “还远着呢!”

    “那天为什么给你买这么贵的衣服?我还以为是定情信物。”朱晓东很不理解。

    舍友的疑惑也在情理之中,因为自己和夏真的情愿太独特了,躺到床上,高羽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不知道明天的鸿门宴会是个什么结果。

    躺了不到十分钟,高羽腾地一下就坐了起来,像是发现了危险要躲避一样激烈,惹得床铺咯吱吱乱想。

    “你疯了?”正在玩电脑的朱晓东被吓了一跳。

    “没有,刚才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高羽随口说。

    “不愧是功夫高手,被扎了一下就弹起来了。”朱晓东呵呵笑了起来。

    高羽实在是在床上躺不住了,下床走到了朱晓东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去玩张平的电脑,我玩你的。”

    “你怎么不去玩他的?”

    “我玩他的不顺手,那键盘感觉太别扭。”

    朱晓东只能是让了位置,高羽坐到椅子上玩了起来,他一般没有打网游的习惯,无非就是玩一玩网页小游戏或者浏览网站、聊聊天。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像是秀河村那拉着玉米秆子的农用三轮车,而自己却身在西津这个让很多人羡煞的大都会里。

    高羽放起了汪峰的歌,朱晓东听得也很入神。

    “高羽,咱俩听歌的习惯差不多。”

    “是差不多,其实咱俩的性格有那么点像。”

    “哈哈,就是你的功夫比我强多了,更有保持性格的资本,我不知道自己的性格会不会在今后的生活中慢慢被磨平。”

    高羽更是觉得,如果一个人要保持自己的性格,那必须非常有实力,否则自己的性格就得随着环境而改变了,不愿意改变的也大有人在,往往是撞得头破血流。

    已经快关楼门了,张平从九点多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朱晓东笑着说:“张平会不会被一个和他一样胖的妞拉到女厕所里去了?”

    “应该不会。”高羽笑着说。

    “这小子最近很神秘啊,难道一直在为校学生会忙活,又不给他发薪水,那么投入干嘛?”朱晓东不屑说。

    宿舍门开了,张平风风火火走了进来,情绪非常高涨。

    “做什么去了?”朱晓东说。

    “没……没做什么,在操场上跑圈减肥了。”张平搬了把椅子坐下了。

    张平之所以这么兴奋是因为他和何俐约会去了,原因是何俐手头有点紧张,想买套漂亮的衣服但钱不够,于是想从张平借上五百块,张平可算是找到了与何俐套近乎的机会,当然是很慷慨的借给了她,而何俐为了对得起张平这五百块,就陪他在操场上转了一会儿。

    张平本来想搂住何俐,感受一下她的绵肉,可是大腿却被她踢了一脚,疼了很长时间。

    这个晚上,高羽失眠了,最后一次上厕所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他不清楚自己是几点睡着的,也不清楚自己梦到了什么,当他被手机铃声吵醒时已经是早晨九点多。

    电话是夏真打来的,高羽赶忙接了起来:“夏真,我还……还没起床。”

    “真懒,快点!”

    高羽动作很麻利的换了内衣,然后又穿上了崭新的安迪达斯运动装和运动鞋,风风火火跑了出去。

    夏真就在不远处看着高羽小跑的步伐,心里说,其实你很阳刚,也很阳光,还是功夫高手,很有才!

    “让你等急了。”高羽跑到了夏真身边,被那肌肤的天然香气所包围,夏真的体香太让人迷醉了。

    “没什么。”夏真微笑说。

    两人在学校后门打了车朝明煌小区赶去,夏真家就住那里,是一套四居室……

    高羽抓住了夏真纤细的玉手,轻轻抚摸着,给夏真带来一种痒痒的感觉:“你父母应该能猜到我身上的衣服是你给买的。”

    “猜到怎么了?他们两个之中谁敢给你扒下来?”夏真说。

    “你真不听话!”高羽微笑说。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打死你!”夏真使劲朝高羽的头按了一把。

    夏真是个孝顺的女孩,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但她的主意更正,父母很难左右她已经成型的想法,就像她执意认为高羽小时候弄她那里是耍流氓一样。

    夏真对高羽的感觉存在截然不同的两个方面,一半是珍惜,另一半是痛恨,当珍惜的情怀占据上风时她会对高羽很温柔,而当痛恨的情怀占据上风时她甚至想狠狠一脚踢到高羽的命根子上。

    明煌小区到了,高羽和夏真下了车朝里走去,夏真嘱咐说:“见了我父母不用紧张,我老爸不过是个区长,而我觉得,你的胆识就是见了市长都不会紧张的。”

    “我见了联合国秘书长都敢称兄道弟。”

    “你给我正经点!”

    高羽随着夏真的步子走进了她的家里,这套四居室够宽敞的,家具电器虽然很低调但也很有品味。

    绛红色的沙发上,夏文同正一边抽烟一边看报纸,虽然他是坐在沙发上的,但高羽一眼就看出了他的魁梧,记忆嗖的一下飞到了小时候。

    “别委屈了,叔叔给你奶糖。”

    “你们可不可以别把夏真带走。”

    “她要去大城市里上学了,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

    “夏真,你别走好吗?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

    高羽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呆呆的站在那里,透过泪光看着带着一副银边眼睛,一脸风韵模样,正翘着二郎腿看电视的孙美琴。

    夏文同和孙美琴都站了起来。

    夏文同的眼里,高羽这个身高接近180的男孩很强健也很阳光,那模样也蛮帅气的。

    “孩子,过来坐,孩子,你怎么了?”夏文同注意到了高羽眼里的泪光,而孙美琴也注意到了,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孩子怎么哭了?哭也没用,就是不允许你和我的女儿谈男女朋友。

    夏真万万没有想到,在路上还有说有笑的高羽在看到自己的父母时会忽然泪眼朦胧,夏真明白那种情感,他一定是想到了小时候离别的瞬间,夏真的双眼也湿润了。

    两个孩子的泪光让夏文同的心软化了一大半,如果不是有情人,怎么会这样?夏文同还是有些诗意的,由不得去想,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泪眼朦胧。

    孙美琴却是无奈的巴扎了一下嘴,妖娆的转身:“高羽,你坐,我去做菜。”

    “妈妈,我帮你!”夏真小跑了过去,从身后扶住了孙美琴的双肩撒娇。

    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边,孙美琴这个女人总是能显出几分端庄,她嘴角的微笑也总是那样的自信,她对生活有着独特的看法,对各种事也有着独特的理解,在她的心里,无论从哪方面说,高羽和自己的女儿都是不合适的。

    高羽压抑住了自己的情感,坐到了区长大人身边,微笑说:“夏叔叔,多年不见,你越来越年轻了。”

    “老了,不再年轻了,当初你和夏真才那么一点,现在都是大孩子了,岁月不饶人啊。”夏文同抓起茶几上的烟又轻轻放了下去:“我这里有烟,你可以抽。”

    厨房里的夏真听到了夏文同的话,她觉得如果高羽抽上一根烟会发挥得更出色,笑盈盈喊了一声:“高羽,你抽吧,别和我老爸客气。”

    高羽本来想在区长大人面前装一下的,经过夏真这么一喊,装都没法装下去了,难道非要露出自己的本色不成?只求别把夏文同和孙美琴给吓到了。

    高羽对着夏文同笑了笑,从玉溪烟盒里抽出来一根叼在了嘴里抽了起来,夏文同随即也重新点燃了一根烟。

    吞云吐雾之中,夏文同微笑说:“我已经记不清楚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了,不过现在不错啊,一表人才!”

    “我还记得夏叔叔当年的样子。”高羽微笑说。

    “好记性。”夏文同说。

    高羽心里说,我当初还想拿弹弓打你的,只可惜当初我的弹弓掉到村西头的水塘里去了,否则当初至少给你的脑袋上干一个大包,弄不好还会流血,如果是那样,你就记得我了,可如果真是那样,事情是不是更糟糕了?

    厨房的门被孙美琴关上了,她瞪了夏真一眼:“高羽身上的安迪达斯是你给买的吧?”

    “老妈聪明,看来偶尔玩玩魔方还是很有好处的。”夏真柔软的身体扭来扭去。

    “你的意思是,老妈的智商本来很低,然后一点点练出来的?”孙美琴轻轻拧了拧宝贝女儿的鼻子,在她的眼里,她的小真永远都长不大。

    几道菜端上了桌子,高羽和夏真一家人坐了下来,他这才感觉到有些不自在,不清楚夏真家里吃饭有什么讲究,反正自己平常就是想吃哪个夹哪个。

    但高羽的担心纯粹是多余的,身边的夏真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当高羽刚想吃哪道菜时,夏真就会准确无误的夹到他的碗里,那种默契让高羽心存感叹。

    每次夏真给高羽夹菜,夏文同都会露出微微的笑意,而孙美琴的头却会随着女儿的筷子轻轻扭动,心里说,你对这小子的照顾可真是无微不至,你怎么不给老妈也夹口菜。

    “妈妈,你吃点这个!”夏真把一口鱼肉放到了孙美琴的小碟子里,马上又给夏文同夹了一口:“爸爸,你也吃点。”

    刚开始的安静氛围被夏真冲破了,夏真轻叹说:“老爸,老妈,你们知道吗?一个人居然能在艰难中创造出那么大的奇迹。”

    “说来听一听。”夏文同饶有兴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