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暧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013章 夏威武
    :冲新书榜中,野性之心在这里向亲爱的书友求推荐票,求收藏,大家多多支持,如果各位看官能给点赏金那就更加感激不尽了。

    高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走在魏敏的身边,看着她美丽风韵的样子,品着她身上百合香水的味道,微笑说:“魏老师,怎么了?”

    “你闯祸了,先到我的办公室来。”魏敏说。

    魏敏的办公室里,两人坐到了长形的沙发上,魏敏告诉了高羽即将面对的事,高羽一声轻笑:“真够没出息的,还把家长搬出来了。”

    “你还挺乐观的!这件事可大可小,你想好怎么应对了吗?难道你想刚入学就背个处分?”魏敏急声说。

    “如果要处分我,先得处分李琼宇,是他先找了五个校外的混混打我的,只是手艺潮了点,被我反过来收拾了,再说了……”高羽忽然停下了。

    “还有什么?”

    “没什么了。”

    “高羽,如果还有什么内情,你千万别隐瞒老师,你说出来,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魏老师,真的没什么了。”

    高羽如果再说那就把夏真也给抖出来了,让高羽很疑惑的是,李琼宇的老爸到底搞没搞明白是谁亲手打了他的儿子,如果知道是夏真还敢找来,他真够有胆子的,或者说他的后台比夏真的老爸还要强大。

    其实李卫平已经知道儿子是夏真亲手打的,他早就知道,儿子的高中同学夏真是个大美女,而她的老爸还是东华区区长,李卫平曾经这样鼓励过儿子,如果你能追到夏真那就是你的本事,如果需要钞票,老爸会鼎力支持,让他没想到的是,儿子那颗很哈韩的头颅差点被夏真给拧下来。

    李卫平是个很护短的人,他几乎没对儿子动过手,而这次儿子居然被打成了这个样子,虽然不是高羽亲自动手但也和他有着直接关系,所以李卫平打算拿高羽开刀掀起一些风浪来,同时也衡量一下,在夏真的心里,高羽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那我们去保卫处?估计他们都等急了。”魏敏无奈说:“我会为你说好话的。”

    “谢谢你,魏老师。”高羽说。

    魏敏无奈一笑却是风韵十足,迈着婀娜的步子朝前走,虽然因为自己的学生心事很重,但这并不影响魏敏的气质。

    保卫处里,处长张云和李卫平、李琼宇正在焦急的等待,李琼宇并不希望闹到这一步,如果全校的人都知道了,那他的面子就丢大发了,他更想让这一场赶快过去,大不了以后改变追求的目标,他还能像以前一样潇洒,但现在事态的发展已经不在李琼宇的掌控之中。

    “怎么还不来?张处长,你也看到了,高羽的架子有多大?简直是无法无天,还当这里是大学吗?”李卫平愤懑说。

    “李先生,听你说的?这里怎么不是大学?还是全国名校,我想你的儿子考到这里也花费了不少精力吧?”

    张云是一个很公平的人,但也是一个识时务的人,虽然在说这件事上李卫平淡化了夏真,但他也提到夏真了,而张云当然能意识到夏真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可能起到的作用,所以张云是想和平解决的。

    见到李卫平,只是聊了不出两分钟,张云就感觉到他是一个很护短的男人,就好像自己的儿子是天下最出色的,而张云并不喜欢李琼宇这幅德行,尤其是那发型,如果还是在部队时的脾气,张云就给他剃个光头,然后再朝那光头狠狠扇几巴掌。

    高羽和魏敏走了进来。

    “张处长,我把高羽带来了,我觉得这件事……”

    “魏老师,你先别着急,都坐下来,让高羽说一说是怎么回事。”张云对高羽的第一印象不差。

    高羽坐到了魏敏的旁边,这让李卫平心里很恼火,李卫平觉得高羽应该站在那里耷拉着脑袋才对。

    “其实原因很简单,李琼宇喜欢夏真,他看到我和夏真走得比较近就心怀怨恨,然后从校外找了五个混混打我,结果被我反过来收拾了!”高羽说。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如果我儿子真找了五个社会混混打你,你还能坐在这里吗?”李卫平大声说。

    “你先别叫唤,问你的儿子就行。”高羽瞟了李琼宇一眼。

    “是不是这么回事?”李卫平说。

    “是……是这样的。”李琼宇说。

    一个普通人断然是没法同时对付五个成年人的,哪怕这个人很强壮,除非是会功夫的人。

    “你会功夫?”李卫平疑惑说。

    “懂一点。”高羽说。

    “那你就更不应该打……打……”

    “打什么?”高羽不屑说。

    可是李卫平却不敢继续说下去了,因为他的儿子其实是夏真打的,不是高羽打的。

    但张云还没搞清楚这一点,皱着眉头说:“李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其实是高羽和夏真串通好了打我儿子!”李卫平说。

    张云直想哈哈大笑,可他坐在保卫处处长的位置上,正在处理打架斗殴事件,怎么可以大笑?

    “怎么又扯到夏真了?你来的时候只是说李琼宇和高羽的矛盾是因为夏真这个女孩,可没说李琼宇是夏真打的。”张云说。

    “这个……还不是一样?”李卫平很被动。

    “当然不一样,我看还是把夏真叫来再说吧。”张云说。

    “别,别了,我看还是别叫夏真了,她正上课呢,别耽误了她的学习。”李卫平陪着笑脸说。

    “不把夏真叫来就没法处理了,难道要不了了之?”张云早就看出了李卫平的心虚,还是个生意人,就这脑子,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靠做生意赚钱的。

    李卫平很焦虑,他掏出烟来递给张云一根:“张处长,你是处理学生打架事件的行家,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张云抽了两口烟,又喝了一口水,微笑说:“李先生,不如这样,你也别着急,先带着李琼宇回家去,等他的伤好了就来学校,尽量不要耽误太多课程,这件事我随后会处理的。”

    “那行,我们先走了。”

    李卫平带着李琼宇灰溜溜走了,魏敏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她马上又把那笑意隐藏了起来。

    “高羽,不简单啊,一个打五个还丝毫没受伤,这方面我们两个倒是有一拼,但一个会功夫的人在学校里就更要注意了,因为你稍微不留神就可能给别人的身体带来伤害。”张云的口气有些严厉,但已经给高羽留出了足够的台阶。

    “张处长,我以后会多加注意的。”高羽心里说,咱们学校会功夫的可不光我一个。

    “那就好,你们先出去吧,这件事先这样,李琼宇也太恶劣了,居然勾结校外的人,我最反感的就是本校学生勾结校外混混打自己的同学。”张云说。

    高羽和魏敏走了出去。

    魏敏拍了拍胸口,释然说:“这一场终于过去了,高羽,你差点把老师吓死,你来到西津大学这么不容易,如果被学校处理了就太不应该了。”

    “魏老师,你真好。”

    “是吗?”

    “就是很好。”

    魏敏是个很成熟的女人,也是个欲望很强烈的女人,她的眼里,高羽浑身都透着一股阳刚的气息,让她非常舒服。

    “没想到你的功夫那么厉害。”魏敏钦佩说。

    “收拾五个混混还是没什么压力的。”高羽微笑说。

    “好像已经下课了,你也不用去教室了,回宿舍去吧,我也走了,有什么事你可以联系我。”魏敏朝高羽摆了摆手。

    一路朝宿舍走着,高羽也松了一口气,和学校打这种交道远远要比揍人困难,虽然夏真没露面,但她的威力却在无形中对事件的处理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高羽心里说,夏威武!

    如果不是自己小时候迫不及待扒了夏真的裤子,到现在再去追求她恐怕就容易多了,可自己小时候又怎么会知道未来的事,只能说老天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经过那次在保卫处的交锋之后,李卫平彻底的蔫吧了,连护短的心都没有了,只能怪自己的儿子倒霉,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李卫平也不再鼓励儿子追夏真了。

    李琼宇在领教了夏真的腿功之后甚至认为女孩是很危险的,虽然他再次见了性感火辣的女孩还会冲动,但已经彻底放弃了追求夏真的想法。

    但是这件事也让夏真的父母知道了,这是高羽最不想看到的,但毕竟是发生了。

    在父母的追问下,夏真告诉了他们关于高羽的事,可是当夏真说高羽就是十年前秀河村那个小男孩时,父母却是全然没了印象,夏真一个劲的向老爸强调,你还给过他奶糖,可老爸就是想不起来了。

    夏文同和孙美琴都觉得这是一件很荒诞的事,就算两个孩子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就算分别十年后又很巧合的到了同一所大学,可那有又什么?难道自己的宝贝女儿会对这个当年的小男孩情有独钟?

    他们两个都不建议夏真过早的谈恋爱,虽然她已经十九岁了,可未必懂得爱情,就算等到大三左右再恋爱都不迟。

    更让他们有些焦虑的是,高羽到底是个什么人?他和自己的女儿接触是不是带有某种目的?

    争对这个问题,夏文同和孙美琴聊了两个多小时,夏文同倒是对高羽没多大的偏见,而孙美琴却很反感高羽,她很想断了高羽追求自己女儿的心。

    明天就是周六,高羽想约夏真一起去云海武馆,然后训练一下慢放、快放与身体的配合,傍晚时当他拨夏真的手机时总是占线,后来终于拨通了才知道夏真刚才也一直在给他拨。

    彼此又心有灵犀了一次,让高羽的心里很爽,两人见面之后朝学校后门走去,高羽说:“明天去云海武馆,好吗?”

    “有件事你还不知道,不过已经避不开了。”夏真的情绪很低落。

    “什么?”高羽疑惑说。

    “我父母想见你!”夏真说。

    “啊……”

    其实高羽也很想见到夏真的父母,但并不是在这种情况下,透过夏真的脸色高羽就知道,他父母中至少有一个对自己存在很大的偏见。

    “什么时候?”

    “他们让我明天上午把你带回家,他们有话对你说。”夏真说。

    “我如果不去呢?”高羽微笑说。

    “有什么好怕的,我老爸不过就是个区长而已,你如果不去,他们会对你的意见更大。”夏真无奈说。

    “避其锋芒不是更好?”

    “放到我父母身上,你如果这么做就把事情搞砸了,反正我们两个什么都没有,就是普通朋友,你怕什么?”

    “我不是怕,你不懂……”

    “不管我懂不懂,都得去。”夏真忽然想到了什么:“你宿舍里有没有像样的衣服?”

    “这个我还真没有。”

    “那行,现在咱俩就去安迪达斯专卖店,我买套运动装给你!”夏真说。

    “算了,还是我自己买。”高羽说。

    “你如果不接受我的运动装,那以后我们两个干脆别做朋友了,你是你,我是我,就当十年以前我俩从没有遇到过!”夏真带着哭腔说。

    高羽瞬间就把夏真搂在了怀里,而夏真在高羽的怀抱里哭泣了起来,高羽能清晰感觉到,夏真非常在乎他,起码很在乎他这个朋友,而此时自己和夏真之间强有力的支撑就是友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