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暧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012章 惊人之举与影响扩大
    夜色中,高羽和夏真见了面。

    长衫、紧身裤和皮靴打扮的夏真娇美之中透出了一股野性,高羽还是第一次看到夏真如此的打扮,那冲刺人心的味道让他很想肆无忌惮的放纵一次,当她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夏真用她的滑舌舔舐红润的嘴唇。

    你是一条婀娜的蛇,蜿蜒在银色的月河,闪亮的身躯舞动着舌,夜晚的星空唱着歌,这就是此时高羽眼里的夏真,而他很想被这条美女蛇缠绕。

    两人绕着操场慢步走,浪漫之中,高羽把刚才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夏真一点都不担心,即便是事情闹大她也能帮高羽摆平。

    “我本来觉得李琼宇是我的高中同学,不想对他太过分,没想到他倒先过分起来了,不知死活的东西!”夏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就是考虑到李琼宇是你的高中同学,所以才问一问你,怎么处理合适?”高羽微笑说:“否则的话,我自己就把李琼宇给解决了。”

    “他交给我!”夏真这么说着就掏出了手机,瞬间就拨通了李琼宇的号码,高羽明白了,夏真是要当着他的面处理李琼宇,真是有个性的女孩。

    此时的李琼宇已经知道菜刀的人吃了大亏,而菜刀已经被送到了医院,估计头上要缝十来针,菜刀的本意是让李琼宇去医院,医药费都要由他来出,可李琼宇却是不敢露面。

    李琼宇更是没想到他的梦中情人夏真会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他抓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这不是坏菜了吗?

    不接更不行,李琼宇硬着头皮接了起来:“是你啊,夏真,怎么想起给我电话来了?”

    “你就别装蒜了,我越来越觉得你不是个男人了,不要以为理几个棒子的发型就很帅,我限你十分钟之内来操场,如果迟到一分钟,后果自负!”夏真气冲冲说完就挂了手机。

    “够味道。”高羽说。

    “你在说我?”夏真微笑说。

    “是啊。”

    “那你倒是说,我是什么味道?”

    “当然是超级美女那诱惑力无穷的味道,其中还有一点野味,或者说是秀河村的味道。”

    夏真顿时就沉默了,迈着婀娜的步子朝前走去,长衫和紧身裤很完美的塑造出了夏真身体本有的迷人线条,让人忍不住就猜想那底层暗藏的美妙事物,高羽想抓住夏真的手,可是夏真却把手藏了起来。

    “虽然我从九岁以后就到了大城市,可一直到现在,我发现自己身上还是有秀河村的影子,尤其是在你出现之后,那种感觉就更强烈了。”夏真说。

    “你的身上有着乡土与大城市共同打造的优点。”高羽微笑说。

    “所以你很想得到我?”夏真咄咄逼人。

    “这个……”高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种关键性问题上很容易说错话,虽然彼此关系很好,但小时候那次的疙瘩还没有解开。

    “什么这个那个,想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就不能来点痛快的?”夏真生气说。

    夏真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知道自己的想法还是故意挖了一个温柔中带着狂野的陷阱?

    “我是很想得到你。”高羽说。

    夏真笑了起来,修长的柔软身体轻轻震荡,那对丰满的兔子也在轻轻的荡漾:“那你就努力吧,前面的路还有很长。”

    “我知道,但我还是要谢谢你给了我机会。”高羽说。

    “其实我也在给自己机会,但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我们两个是不是合适。”夏真看到了不远处的李琼宇。

    李琼宇看到高羽在夏真身边,脚步顿时就停住了,当他想掉头逃跑时夏真大喊了一声:“站住!滚过来!”

    李琼宇马上又是一个转身,站在原地颤抖:“夏真,我错了,我看这事就算了!”

    “没那么容易,你到底过不过来?”夏真朝他的方向走去,高羽慢步跟在身边。

    百般无奈之下,李琼宇只能是壮着胆子朝前走,生怕高羽会一脚把他踹飞出去。

    夏真并不会因为李琼宇一句服软的话就放过他,这种人如果不给他点颜色,他以后还会生出其他的想法。

    感觉到距离差不多了,夏真修长的腿抬了起来,一脚就把李琼宇蹬了出去,那动作可谓是英姿飒爽,让高羽的心里都机灵一下子。

    啊……

    随着一声惨叫,李琼宇摔到了两米之外,这一下摔得真是不轻,倒地之后眼冒金星,耳朵都在嗡嗡的响。

    “你站起来!”夏真说。

    “我……我求你了,别……别打我了!我以后不追你了还不行?”

    李琼宇知道夏真练过跆拳道,但他从没想过,夏真的腿功会以这种方式用到他的身上,他深刻体验到了超级美女的杀伤力,温柔的事物一旦爆发就会威力无穷,像是水的愤怒一样。

    “你到底站不站起来?”夏真说。

    李琼宇浑身疼痛难忍,他很想缓和几分钟再站起来,可在夏真的气势下,他还是勉强站了起来,上身弯曲着倾斜,一阵微风过来恐怕又倒在地上了。

    “混蛋,谁让你找人打高羽的?”

    “我找的人不是让他打了吗?”

    “你的动机呢?你还敢狡辩?”只听啪的一声,夏真一个耳光下去,李琼宇再次倒在了地上,鼻子里的血都出来了。

    如果说喜欢一个女孩没有错,可是在自己的阴谋失败后又被心目中的美女猛揍了一顿就是悲剧了。

    高羽当然不会喊停,打得还轻,如果是他亲自动手,李琼宇比现在更惨……

    “你觉得怎么样了?”夏真微笑说。

    “还不太够。”高羽没想到夏真会忽然问他,于是就把心里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夏真又朝倒地的李琼宇靠了过去,右腿抬起朝他踢了过去,一脚接着一脚,连续踢了四五脚,李琼宇悲惨的在地上打滚。

    “现在呢?”夏真说。

    “差不多了。”高羽说。

    夏真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冷声说:“李琼宇,等你身上的伤养好了,别再生出其他想法了,否则你会更惨。”

    “我不敢了,再也……再也不敢了。”李琼宇哭了起来,他是被心目中的女孩打哭的,可谓是个悲剧。

    当高羽和夏真又绕着操场走了半圈,李琼宇才勉强有了站起来的力气,一瘸一拐走了,心里满是恐慌,刚才幸亏高羽没跟着夏真一起上,否则自己的小命就交代在操场上了。

    李琼宇已经哈韩到痴狂的程度,他曾经这样想过,先追到夏真,然后再去韩国整容,再找个韩国的情人……

    狠狠地挨了一顿之后,李琼宇的梦想破碎了一半,愤懑说:“夏真,不要以为除了你,我就找不到美女了。”

    走在夏真身边,闻着她自然的体香,高羽说:“你刚才为什么问我的意见?”

    “有两个原因,第一,我在为你出气,因为李琼宇找人打你;第二……你自己去想吧。”

    “其实你也很想像揍李琼宇那样揍我一顿。”

    “你错了,我想把你揍得比李琼宇更狠。”夏真哼声说。

    高羽冒着很大的风险把夏真搂在了怀里,夏真柔软的身体扭了扭就不动了,呼吸比平时稍快了一些。

    这一次高羽对夏真的身体感觉得更真切,那种柔软,那种弹性,还有那种味道……,这一切都让高羽不愿意松开夏真。

    已经搂了快有五分钟,夏真的手朝高羽的腰拧了一把:“得寸进尺的家伙,该松开了。”

    高羽松开了夏真,微笑说:“不如把拥抱归到我们两个交往的范围里。”

    “你觉得合适吗?”

    “试了几次,觉得非常合适。”

    “你显然已经从小色狼变成大色狼了,而大色狼比小色狼的危险系数要高很多,但我还是答应了,但你以后在抱我时最好别过分,否则我会取消这一条的。”

    距离关楼门还是半个多小时,高羽和夏真还在操场上走,高羽问夏真,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她的小说,夏真说,还要过一些日子。

    其实夏真很想把高羽带到她的家里去,虽然彼此不是男女朋友,但却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关系,如果不带着高羽去自己家里做客有点太生分了,可夏真不知道,当自己把高羽带过去时,父母会怎么看,毕竟他们的眼里,高羽无非就是个从秀河村过来的普通男孩而已,太多的情缘他们都不理解。

    高羽回到宿舍以后把发生的事说了出来,张平很是内疚,当初真不该告诉体育部那小子高羽的电话。

    “对不起,高羽,我不知道会是这个样子,你想不想收拾体育部那小子,我知道他是哪个宿舍的。”张平很愧疚。

    “算了,反正我也没吃亏,那小子不过是个跑腿的小角色,我还懒得对他动手。”高羽微笑说。

    李琼宇被夏真揍过之后想息事宁人,虽然舍友一直追问谁把他打成了这个样子,他一直都没说,还让舍友别问了,舍友们很失望,以前总是听李琼宇吹牛说他认识多少社会上的人,如果以后有事就找他,没想到就这么个德行,挨了打都不敢说是被谁打的。

    但结果比李琼宇想象中更严重,他本来以为自己在宿舍的床上躺两天就没什么事了,可是两天之后非但没好起来,反而更疼了,无奈之下他只能是请假回了家。

    李琼宇的老爸是做服装批发生意的,手里趁着几百万,在西津市不算大富大贵但也饿不着,看到儿子被打成了这个样子,这个叫李卫平的男人顿时就怒了,逼问之下知道了事情的真实原因,虽然自己的儿子有点犯贱,但李卫平还是打算给他讨个说法。

    李卫平第二天就找到了学校保卫处,他淡化了夏真的责任,却是加重了高羽的责任。

    保卫处处长张清通知了高羽的辅导员魏敏,让魏敏带着高羽过去,魏敏对高羽的印象很好,也知道他来自偏远的山村很不容易,生怕高羽因为这件事受到处分。

    上午快十点时,高羽他们正在主楼b座里上课,魏敏出现在教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顿时全班学生的目光都朝门口看去。

    魏敏是个美丽风韵的女人,娇美的脸总是让人浮想联翩,丰满的胸部和高窕的身材更容易激发人的想象力,自从入学的第一次班会之后,魏敏就成了班里一些男孩幻想的对象。

    高羽也曾经幻想过魏敏的身体是何等的美妙,这种成熟中透出火辣韵味的女人总是能从最深层次激发男孩的欲望。

    “高羽,你出来一下。”魏敏说。

    高羽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出去,以前辅导员从没有在上课时把学生叫出去过,透过她焦灼的脸色,班里人都意识到,高羽可能闯祸了。

    “高羽怎么了?”

    “不知道,一定是出了事。”

    “辅导员真有味道,她今天又换了发型啊,还有她的紧身裤,我靠……”

    “大家安静,我们继续上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