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暧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011章 收拾菜刀
    几天之后。

    下午时高羽和朱晓东在学校后门的红日台球厅里玩了一会儿就回到了宿舍,虽然高羽已经有很长时间不打台球了,但技术还是远远在朱晓东之上,让他很是佩服。

    坐到椅子上,朱晓东灌了一口可乐,笑着说:“高羽,你打台球神准,越是长途球,越是刁钻的球越是能进,你不去打斯诺克真是太可惜了。”

    “我不过是业余水平而已,还打斯诺克?差得太远了。”高羽掏出夏真给他买的烟扔给朱晓东一根。

    秀河村的大道边上就有一家台球厅,是高羽一个村里的朋友开的,仅仅是三张很破落的桌子,平时为了缓解压力,高羽时而就过去玩,慢慢的枪法就准了起来,但高羽知道,自己打台球的水平不过是野桌子水准,距离专业水准还差十万八千里,娱乐而已,又何必那么认真?

    “台球厅那个塞球的女孩身材真棒,屁股撅得高高的,我都想从后面顶她一下了。”朱晓东嘻哈说。

    “你如果从后面顶她一下,然后有一群人冲过来打你,我肯定不会护着你的。”高羽微笑说。

    门开了,张平带着一阵风走了进来,扶住了高羽的肩膀:“刚才校学生会体育部一个人找我要你的手机号,说是某个美女让他要的,我给了。”

    高羽皱着眉头想了片刻马上就发现了问题,肯定不是某个美女想要他的手机号,而是某个想报复他的人,大有可能就是李琼宇那个吃不到葡萄着急上火的狗东西了。

    “怎么了?我不该给他吗?其实没什么的,兄弟你光芒万丈,美女都要反过来追你了。”张平哈哈笑着说。

    “没什么。”高羽没打算把这里边的阴谋马上说出来,等事情发生以后自然会明白。

    朱晓东的低音炮里传来许巍的歌声——我是永远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你在我的心里永远是故乡,你总是为我独自守候沉默等待……

    沙哑中带着磁性的歌声勾起了高羽很多回忆,如果说秀河村是他生活中的故乡,那么夏真就是他心灵的故乡了,可是让高羽没想到的是,小时候的那次荒唐行为给夏真造成了如此大的阴影,无形之中增大了他追求夏真的难度,高羽心里甚至有个可怕的想法,就因为这个,他可能永远都追不到夏真,而彼此永远会是一种介于普通朋友与女朋友中间的状态。

    “但愿不是这样的,其实我当初……还是太小了,不懂事……”高羽太投入了,他无意中说出的话却把舍友给惊呆了。

    “高羽,你怎么了?”张平吃惊说。

    “没怎么。”高羽说。

    “是不是发烧了,怎么说胡话?张平,你摸摸他的脑门。”朱晓东说。

    “没发烧啊!”张平真的朝高羽的脑门摸了摸。

    “你小子再摸我的脑门,我就揍你。”高羽笑着说。

    许巍的歌变成了崔健的歌《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一,二,三,四,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有的说,没的做,怎知不容易……

    朱晓东有点太兴奋了,一边听着歌一边站了起来,回味着台球厅里撅起屁股的塞球女孩还有何俐的身影,原地摇摆了起来,嘴里还跟着唱,但他的嗓子实在是不敢让人恭维,几乎能把死人从棺材里召唤出来了。

    “别他-妈的折腾了,你就不知道听点温柔的歌,你这火爆的性子,能把全天下的美女都给吓死。”张平不屑说。

    “很多美女都喜欢狂热,你才见过几个美女?”朱晓东说。

    高羽倒是很赞成朱晓东的话,的确很多美女都喜欢狂热,即便是温柔似水分外矜持的那种美女,内心深处也有一个火热源,当受到了某种刺激,这个火热源里就会迸发出炽热的火焰,照亮心灵的天空,她会因为这种冲动而付出身心并在畅快到极点时大声的喊叫。

    高羽爱听歌,疯狂的和舒缓的他都听,不同的心情听不同的歌无疑是不错的调节,高羽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台电脑,但是眼下还不能实现。

    吃过晚饭以后刘宝军想让高羽和他一起去上晚自习,就去那个美女时而出没的教室,但高羽感觉这个晚上会有事发生所以就没去。

    已经快是晚上九点了,一切都是那么平静,高羽正用朱晓东的电脑看一篇关于爱情的网络小说,当他再次去看时间时手机忽然急躁的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是个陌生号码,高羽就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你好,你找谁?”

    “你是高羽吧?”手机那头传来了故意拿捏出来的阴森森的声音,就像绑匪给人质家属打电话索要钱财时发出的声音。

    “是我,你是谁?”

    “你得罪人了,你知道吗?如果你不想把事情闹大没法收场,就乖乖的听我的,出来聊聊,否则后果自负。”

    高羽不屑一笑,还真-妈的会装神弄鬼,褪你老妈裤子的!高羽压抑着胸中的火气,微笑说:“你在哪里?”

    “你来学校后门就看到我了,最好快点!”

    那边挂了电话,高羽并没有马上出去,他很镇定的点着了一根烟,吹出了一口浓烈的烟气,肯定是要去,这个不用考虑,他是在想,如果动起手来该把对方收拾成什么样子。

    高羽料定,李琼宇这种级别的人不会找到什么功夫高手,无非就是学校附近一带的混混,这样的人最好料理了,噼里啪啦一顿打,球都不是蛋了!

    用不用在出去之前先通知夏真一声?毕竟这件事也牵扯到了夏真,但高羽掏出手机想要拨夏真的号码时马上又改变了主意,他装起了手机,快步走了出去。

    学校后门附近,李琼宇和他找来的五个人已经在等着,李琼宇又换了一个很时髦的发型,嘴里叼着一根烟,脑海里幻想着高羽爬在地上求饶的场景。

    “等会他来了,你们可要出力的,我可是给了钱的。”李琼宇说。

    “放心就是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菜刀是什么人?我坐过监狱,你说我狠不狠?”外号叫菜刀的人不可一世说。

    “菜刀,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如果事情办得漂亮,我一人再发一盒好烟。”李琼宇说。

    这五个人是李琼宇从附近一带花五百块雇来的,菜刀的本名叫郭志强,是学校后门一带有点小名气的混混,四年前因为打架斗殴坐了监狱,去年冬天才被放出来。

    出狱之后的郭志强没见改好,反而是很嚣张了,还企图在道儿上混出名头来,坐过监狱也成了他吆喝人的谈资,口头禅就是老子拿菜刀砍了去,在他的心里,威力最大的可能就是菜刀了。

    “高羽估计快过来了,我怀疑那小子练过功夫,你们几个小心点。”李琼宇倒是有些紧张了。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郭志强说。

    其他几人哈哈笑了起来,觉得菜刀的威力果然不是吹的。

    “来了,他来了!那个单手插在裤兜里的人就是高羽。”李琼宇指了一下马上就消失了。

    高羽也看出来了,不远处站着的五个凶巴巴的家伙就是李琼宇找来的人了,他不慌不忙走了过去。

    “你是高羽?”菜刀说。

    “我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李琼宇让你们找我麻烦的,你们想怎么样?打算在哪里解决?”高羽微笑说。

    菜刀几人相互看了看,很是不可思议,马上就要挨揍了,这小子居然一点都不着急,还从没见过这么淡定的人。

    “你倒是不怕我?”菜刀说。

    “你有什么好怕的?”高羽笑看着菜刀那略微显长的黑脸。

    “你不怕我拿菜刀砍了你?”菜刀说。

    “我就是怕也没办法啊,我人都出来了,难道还能跑吗?”高羽悠然的口气里带着不屑。

    “你跟我们来!”菜刀说着就朝前走去,他的四个帮手都瞟了高羽一眼跟了上去。

    高羽慢步走在这几个人身边,倒是吸引了几个西津大学学生的目光,那几个人里有认识菜刀的,知道他是个狠角色。

    “又有人要倒霉了。”

    “是啊,我也看到了,又是几个人打一个,名校附近也不太平。”

    “我看这个世上就没有绝对太平的地方,要不我们报警吧?”

    “又没人打你,你报什么警,有病啊?闲的没事去厕所泻泻火。”

    高羽和菜刀的人到了附近一座五层的商业楼右侧的空地上,路灯的光芒投射过来已经有些暗淡。

    “给钱还是挨揍,你来选!”菜刀冷声说。

    “如果给钱,该给多少?”高羽微笑说。

    “五百块,我们五个一人一百。”菜刀说。

    “你们这可是吃了被告又吃原告,只可惜我身上就带着五块钱,如果你们觉得可以,一人给你们一块,放了我?”高羽说。

    “你小子这是寒碜我!”菜刀愤然说:“揍他!”

    菜刀的话音刚落地,那张黑脸就狠狠地吃了高羽一拳,惨叫一声摔了出去。

    “出手够快的,我们四个一起上……”

    那喊话的瘦高个手里的短棍刚举起,胸口就吃了高羽一脚,啊的一声叫,倒地的瞬间短棍飞了出去。

    仅仅是一瞬间就放倒了两个!

    其余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朝倒在地上的菜刀看去,菜刀捂着胸口痛苦呻吟,连自己都顾不住了。

    呀……

    呀……

    那三人站在几米之外鬼哭神嚎的喊了几声,抓着短棍和砍刀的手却在发抖,没一个敢冲上来。

    看到高羽冲了过来,那三人掉头就跑,跑得最慢的一个被高羽揪住了头发甩到了地上。

    “去你-妈的!”高羽又给他肚子上补了一脚,把手里残留的一撮头发扔到了地上。

    菜刀看到高羽又朝他走了过来,顿时就慌了神,连滚带爬想逃走却让高羽拽住了胳膊。

    “你的菜刀在哪里?”高羽说。

    “在……在……”菜刀浑身发抖。

    高羽的手朝他的腰间摸去,还真摸出了一把菜刀,黝黑色的刀面,泛着白光的刀刃,这的确是能要人命的家伙,可也要看拿在谁的手里,面对的是谁。

    “高羽,我求你了,放过我们,我们以后再也不敢招惹你了。”菜刀颤抖说。

    高羽手里的菜刀朝他的头劈了过去,但是快接近他的头皮子时却忽的一下变换了手势,刀背朝下凿了过去。

    只听铿的一声,鲜血喷涌了出来。

    “啊……我的头,疼死我了……我的头……”菜刀捂着头翻滚到了地上,可是那红汤子却从他的指缝间流出,整张脸都变成了红色。

    当啷一声。

    高羽把菜刀扔到了地上,轻笑一声离开了这片空地。

    “终于走了,我的天,真能打!”

    “快他-妈的送我去医院!”

    高羽没有马上回宿舍,而是拨通了夏真的号码,虽然夏真家离学校不算远,但她平时都住在宿舍里,只是周末才可能回家,此时的夏真正在宿舍里构思自己的小说,看到来电显示是高羽,内心那种兴奋中带着怪味的感觉泛了起来。

    “是你呀,高羽。”

    “有点事要说一下,我在操场上等你。”

    “什么事?”

    “关于李琼宇的。”

    夏真顿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李琼宇那个不死心的家伙找人想报复高羽,人如果没有自知之明真是太可怕了,估计李琼宇找来的人被收拾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