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暧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010章 珍惜与介意并存
    走出香辣诱惑以后,董姗姗回了武馆,高羽和夏真顺着辅路走,楼群与车流昭示出了这里的繁华,高羽来这里才两个月,他还不是十分适应这里的一切,因为这里与他以前生活的环境反差太大了。

    旁边有个火辣的外国金发女郎迈着多姿的步子经过,浑身都透出了一股浪情,来自大洋彼岸的风韵势不可挡,高羽不自觉朝她瞟了一眼,虽然他的目光很快收了回来可还是被夏真捕捉到了。

    “真色!”夏真抿嘴一笑。

    “我又没怎么着,就说我色?要不我真色给你看看?”高羽掏出了一根烟。

    “你少来,你如果再对我起色心,看我怎么收拾你,最起码我会离你远远的。”夏真舔了舔红润的嘴唇开始思量,自己的话说得是不是太重了。

    “你就这么怕我?”高羽说。

    “也不是怕,但我是个对自己的身体和对自己的心看得都很紧的女孩。”夏真微笑说。

    夏真的心里一直有个带着几分痛处的记忆,那就是高羽在小学一年级时褪她的裤子做那种游戏了。

    虽然那次两个小小的身体并没有结合在一起,但那对当时纯真的夏真来说却是一个噩梦,那次以后,夏真有十多天每次上厕所都会疼,她委屈的哭过好多次,后来更懂事一些之后再想起那次的事,夏真就会担心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了,而自己的处女之身失去的有些荒诞,再后来夏真就认为,自己还是处女,那次高羽根本就没得逞。

    这种心理一直影响到了夏真的现在,让她在与生活圈子里的男孩交往时非常谨慎,很少和男孩单独相处,假如有一天受到侵犯,她不惜用生命来捍卫自己的身体。

    夏真不会对高羽说这些,而此时的她在珍惜那童年的友情和高羽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朋友时对他也是耿耿于怀,虽然不再有小时候那种把他的小玩意割下来喂猫的想法却也会懂得保护自己。

    高羽看出夏真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微笑说:“你在想什么?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没有,我没想什么?你这么敏感呀?对了,让我看一看你抽得什么牌子的烟。”

    “芙蓉王。”高羽把手里的半截烟在夏真面前晃了晃。

    “还不错,估计不是你自己买的吧?”

    “舍友朱晓东送我的,他想和我学功夫,我也打算等以后方便的时候指点一下他。”

    “佩服你。”夏真心里说,但我也恨你,你知道吗?你这个小色狼突然出现给我的心里翻起了多大的波浪?

    附近就有一家烟店,夏真瞟了一眼就朝过走去,高羽明白了她的意思,站在原地说:“别给我买烟。”

    “反正你自己也得买,别和我客气了。”夏真说。

    两人走进了烟店,夏真让高羽选烟,高羽说随便,夏真自作主张给他买了两百块一条的黄鹤楼。

    高羽提着这条烟,有些沉甸甸的,微笑说:“你老爸都抽什么牌子的烟。”

    “虽然我老爸很廉洁,但给他送烟的人真不少,其中不乏很多名品香烟,不过他习惯抽玉溪。”夏真本来想过悄悄拿老爸两条名品烟送给高羽,让他尝一尝,但后来又想,现在这么做还不太合适,被老爸发现了不好解释。

    “我们去哪里?”高羽说。

    “拐了前面的弯,不远处有个小公园,我们进去玩一会儿。”夏真微笑说:“如果你想回学校,咱们这就可以回去。”

    “还是去那个小公园好。”高羽说。

    夏真心里说,好什么?去了那里也不会让你随便动我的,就知道你没想好事,不过男孩里不色的也少,只是你这个家伙当初对我起色心太早了,得罪了我!

    高羽本来以为夏真不会在自己的生活里出现了,当他再次遇到夏真时也意识到了自己小时候那次罪孽深重,恐怕给夏真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阴影,可现在后悔还有什么办法?

    小公园里很安静,清凉的风吹过,夏真的长发随风飘动,带来了一缕缕的发香,两人坐到了靠近宽叶树的长椅上,夏真修长的腿翘了起来,粉红色的运动裤显得更有质感,让高羽有种轻吻夏真大腿的冲动,而他现在那么做无疑是找死。

    高羽试探着抓住了夏真纤细的玉手:“真看不出这是一只跆拳道蓝带女孩的手。”

    “少碰我,松开我的手!”夏真生气的把手抽了出来:“你不动手动脚会死啊?”

    高羽很无语,看来此刻夏真的心情真不是很好,本来还想趁拉她手时把她搂到怀里,难道自己的想法要泡汤吗?

    高羽松开了夏真的手,笑着说:“我让你生气了?”

    “没有。”

    “那是怎么了?”

    “不知道,就是心里忽然很乱。”

    “是不是大姨妈快来了?”

    夏真白了高羽一眼:“你倒是什么都知道,不过还真让你说对了,我的老朋友很快就要来了。”

    两人站起来顺着小石头铺出来的路朝前走,这让高羽想到了秀河村的小路,其实大城市里造很多公园,增加绿化,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营造一种乡野的感觉,但不管怎么绿化也不可能有高山上的树多。

    几分钟之后,又是一阵清凉的风吹过,夏真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顿感自己刚才对高羽有些过分,笑意绵绵说:“对不起呀,高羽。”

    “为什么说对不起?”

    “我刚才对你发了脾气。”

    “那有什么,你是我的童年小朋友,我要护着你,让着你。”

    “其实你不用太顾及我的,你只要把我当最好的朋友就够了,如果你身边有喜欢的女孩,可以去追,如果有某个大美女反向追求你,你如果愿意也可以答应的。”

    “我觉得……觉得……”

    “你觉得什么?”

    “我该抱住你!”

    那一瞬间,高羽把夏真柔嫩的身体抱在了怀里,上身轻轻一探就触碰到了夏真那对兔子。

    “讨厌的家伙,又抱我。”

    高羽把她抱得更紧了一些,夏真也伸出玉臂抱住了高羽,夏真的心情很复杂,此时的她只是想和高羽做很要好的朋友,无话不谈,互相关心却不存在那种关系,可每次和他在一起时,自己就没法控制那种尺度。

    高羽的手自然而然在夏真的后背上抚摸,虽然没有探进去零距离抚摸夏真的绵肉,可她还是喊了停。

    “不耍流氓你就浑身难受!”夏真嗔怒说。

    “我们不正是耍流氓的年龄吗?”高羽微笑说。

    夏真忽然呆住了,她没想到,高羽忽然说出了一句和她正在创作的小说里一模一样的字眼。

    夏真的微笑灿烂了一些:“好啦,高羽,快松开,又搂了有几分钟了。”

    高羽松开了夏真,拉着她的手朝前走:“你有没有觉得我在高攀你?”

    “没有,绝对没有,不管我用什么样的态度对你,都和高攀没有关系,我从来不根据一个人的财力和家庭背景评判人,只评这个人本身。”

    “那就好,其实你是对的,每个人都在不断的变化,尤其是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未来变数是很大的,有些落魄的人可能会辉煌起来,而有些辉煌的人可能会走下坡路,而你却会越发灿烂的。”

    “对啦,改天给你看一看我写的小说。”夏真说。

    “什么小说?”高羽说。

    “我创作的第一部小说,是关于青春的,叫《花样人生》,不过写了还不到一半,里边就有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夏真兴奋说。

    “好啊,你这么一说,我马上就想看到。”

    “估计还要等些天。”

    “我可以亲你的脸吗?”高羽没有突然袭击。

    “不可以,你如果想这样,那我马上就走,你一个人慢慢逛吧,这里有很多树,你大可以搂住某一棵树做流氓动作的!”夏真哼声说。

    高羽很吃惊。

    虽然夏真的话像是玩笑,却是反射出了小时候那次的影子,高羽真切的明白了,夏真在怀念那段经历的同时也因为那次的事耿耿于怀,看来自己那次真是犯下了很难饶恕的罪行。

    高羽想对夏真说对不起,可那种事造成的心灵影响怎么可以通过道歉去弥补,只能通过未来的呵护了。

    夏真发现高羽的脸色有些难看,释然笑着说:“你很想亲我的脸?”

    “哦,不是,没有,我刚才只是随便一说。”

    “别装了,我都看出来了,那就再让你亲一口,但只许亲脸,以后不能再有这方面的要求了,否则……哼哼……”

    高羽更加的为难,是亲还是不亲?这分明就是夏真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而做出的让步,如果亲了不合适,如果不亲就会让她误会自己在生气。

    最终,高羽还是抚摸着夏真的长发,意思性的对着她娇美的脸亲了一口:“好了,我们回去?”

    “好啊。”夏真说。

    高羽回到宿舍时三个舍友正在大谈阔论,看到高羽提着一条烟走了进来顿时都围了过来。

    “玩得开心吗?”朱晓东说。

    “还不错。”高羽说。

    “夏真有没有答应做你的女朋友?”朱晓东说。

    “哪有这么快,夏真不是一般的女孩,要想追到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再说了,就算不做男女朋友,我和她也会是好朋友。”高羽把烟放到了桌子上。

    “不错啊,又是好烟,夏真给你买的?”朱晓东羡慕说。

    “是她买的。”高羽笑着说。

    朱晓东由不得去想,如果某一天也有个美丽的女孩给自己买好烟就太棒了,这个女孩的姿色可以比夏真稍微差一点,但也不能太难看了……

    张平已经决定对何俐发起进攻了,他正在考虑,是采取保守的方法先送封情书试探一下好还是直接送她一份礼物。

    如果只是送情书会不会让何俐觉得自己是个小气的男孩?一般女孩可都是很愿意收到礼物的,最终还是决定直接送份礼物。

    张平本来想征求一下舍友的意见,看送什么合适,但朱晓东在宿舍里,他这么一说,朱晓东肯定会不乐意的。

    张平和一个qq好友聊了一会儿,征求了她的意见,她建议张平买化妆品送给何俐,这个一般女孩都喜欢。

    张平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化妆品可是不能乱送的,要送就要送稍微有些档次的,买一套太贵了,估计要干掉自己两个月的生活费,如果打了水漂该多可惜?干脆就只送洗面奶好了,买稍微有些档次的,再加个精美的包装。

    “你小子又在琢磨什么?”朱晓东吐出了一口烟气。

    “没什么,我在想校学生会的事,最近各个部长在对干事们进行考察,看谁有当部长的潜力,我得好好表现。”张平笑着说。

    “兴许你小子还真有戏,加油吧。”朱晓东并没猜到张平在琢磨给何俐送礼物的事。

    高羽想到了这一点,知道张平在琢磨何俐,估计在张平的心里,已经把何俐的衣服扒光好多次了,但高羽不会点破这一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