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暧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007章 玫瑰花事件
    明天就是周六,晚上七点多,高羽坐在宿舍里琢磨约夏真一起玩的事,自从那次一起在水吧里聊过之后,高羽和夏真只是互通了几条短信,高羽能从短信的内容里看出夏真对他的关心,却是不能发现暧昧的影子。

    喜欢美女是人之常情,更何况高羽和夏真有着非同寻常的经历,高羽心里对夏真的喜欢越来越浓了,高羽也知道,夏真会对他有某种感觉,可彼此到底能不能发展为男女朋友就是个未知数了,毕竟现实生活很复杂,其中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朱晓东风风火火走进了宿舍,把一条芙蓉王扔到了高羽的桌子上,搬了一把椅子坐到了他身边,笑呵呵看着他。

    “怎么想起给我买烟了?”高羽说。

    “想拜你当师父。”朱晓东说。

    高羽哈哈笑了起来,估计从那次宿舍风波之后,朱晓东就惦记上了这个事,高羽说:“没问题,等假期或者什么时候方便了,我可以指点你几招防身用的招式。”

    “多谢了!”朱晓东兴奋说:“我也想成为功夫高手。”

    “为了什么?”

    “那还用问?好处太多了!”

    高羽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高羽很清楚,要想成为功夫高手绝不是容易的事,首先是悟性,其次是恒心,高羽还不清楚朱晓东对功夫的悟性怎么样,也不清楚他是不是心血来潮,不过高羽还是决定,等以后方便时指点朱晓东几招防身用的招式。

    朱晓东这个人容易激动,还很有同情心,这种人走到社会以后很容易受到伤害,高中时就因为戳穿街头骗术被七八个人追着打,至今额头还有一道疤痕,但不是特别明显。

    这些事高羽也知道,所以高羽并不介意指点朱晓东,至于他以后会不会因为会了功夫而犯下错误就不该是自己操心的事了,否则那些身怀绝技的特种兵都不用退伍了。

    “这么好的烟,多费钱?”高羽说着就把整条烟都拆开了:“一人五盒?”

    “别了,给我一盒就行,其余都是你的。”朱晓东说。

    “那也行,你如果没烟了可以从我这里拿,我放到这边的抽屉里。”高羽这么说着就把烟放了起来。

    芙蓉王的口感就是要比四五块钱的烟好很多,高羽一边品着烟的味道一边想着夏真,就在这时,他那个不到三百块钱的诺基亚低端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夏真打来的。

    难道是心有灵犀,马上要一点通了?高羽微笑着接了起来:“夏真,是你呀。”

    “嗯,你在做什么?”

    “在宿舍里呆着,要不咱俩出去走走?”

    “我有点事想让你帮忙,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当然方便,为了我的童年小朋友,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呀。”

    “德行,那你出来吧?”

    夏真的心里划过了一道暖流,比冬天里钻入暖烘烘的被窝都舒服,她忍不住想到了小时候高羽呲牙咧嘴扮鬼脸吓唬她的镜头,每次被高羽吓到了,夏真都会朝他的脸拧一把,如果不小心把高羽的脸拧红了,夏真还会用粉嫩的小手摸一摸。

    高羽和夏真在操场上见了面。

    夏真穿了一套很性感的休闲装,更显得她身材妖娆,胸部饱满,那对大雪山流露出了无穷无尽的诱人气息。

    借着不远处路灯的光芒,高羽近距离欣赏着夏真的美丽,品着她身体散发出的自然清香,微笑说:“怎么了?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有个男孩非要给我送花,如果我不过来见他,他就要在宿舍楼下大声喊‘夏真,我爱你’,一直到我出来为止。”夏真难为情说。

    “够执着的,他是什么人?”

    “我的高中同学,人倒是很挺拔很帅气,可我对他没感觉,他从高中就开始追我了,但我一直都没给过他好脸色。”

    “他不会是为了你才来的西津大学吧?”

    “应该不全是,西津大学这么好,很多人都想来的。”夏真妖娆的身体轻轻摆动,荡起了一片春天的波浪,虽然是清冷的晚秋,但高羽却是隐约看到了树木吐出新绿的情景。

    高羽很想把夏真搂在怀里,就像上次在水吧里一样,但是上次夏真愿意让他搂不等于这次也愿意,自己还是不要太冒失,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自己还没有开始追求她就给她留下了坏印象反而不妙。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高羽说。

    “他不是要送我花吗?我就当场把花送给你!”夏真说:“对于这种太过于执着的男孩,如果不让他重重的伤心一次就不知道退缩。”

    “够狠的呀!”高羽微笑说。

    “那当然,如果你小子还敢像小时候一样欺负我,我就把你揍成猪头。”夏真得意说。

    “你不是我的对手。”高羽说。

    “看腿!”夏真娇声说着,修长的右腿就踢了过来,本来只是想闹着玩,可她的腿又被高羽抱住了。

    “哎呀,坏蛋,快松开!”夏真的心里泛起一股热浪,双手伸出想把高羽推开,可整个人都被高羽搂住了。

    高羽一只手搂着夏真,另一只手抱着她的大腿,像是要跳一种十分别致的舞。

    “你松不松开?”夏真一脸绯红。

    高羽松开了夏真,轻快地朝前走几步这才意识到夏真站在原地没动,他又翻了回去:“真生气了?”

    “那当然,你这么欺负我,我能不生气吗?我让你来,是轰色狼的,可你比色狼还色!”

    “我以后注意。”

    高羽的话音刚落,夏真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正是李琼宇打来的,夏真冷哼一声接了起来:“是你啊,拜托你别这么烦可不可以?”

    “夏真,我真的喜欢你,我已经给你买了玫瑰花,你能见我吗?”李琼宇希冀说。

    “那你过来吧,我在操场上。”夏真说。

    估计李琼宇再有十来分钟就能到,高羽微笑说:“等他来了,我的身份是什么?”

    “你是不是很想冒充我的男朋友?”

    “你不是这个意思吗?”

    “我知道你很想,但我真不是这个意思,等他来了,你还是我的好朋友,我把他送我的花送给你,目的就一个,那就是气他,我觉得玫瑰花并非只是爱情的象征。”

    “那还有什么别的象征?”

    “很简单呀,好看,但不过是花而已。”

    高羽总是能从夏真的话里享受到一种诗意,高贵而妖娆的夏真一定是个很浪漫的女孩,而她的浪漫是小时候看月亮时的童真变来的。

    当时夏真很神秘的问过高羽多次,月亮上到底有没有嫦娥,每次高羽的回答都是有,夏真又会问,嫦娥那只玉兔会不会比普通的兔子大,高羽的回答是,大小差不多,只是很白更漂亮。

    现在看来,自己当时的回答是有误的,此时的高羽倒是认为,其实月亮上的嫦娥有两只兔子,比普通的兔子要大上两圈,而那两只兔子在某个夜晚思凡下界飞到了夏真的身上,成就了她丰满的胸。

    “那个就是李琼宇。”夏真说。

    高羽顺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他看到了单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抓着一捧玫瑰的李琼宇,这小子身高应该在178左右,那着装和那发型都很时尚,有点韩国明星的味道。

    李琼宇这种相貌应该不愁找不到女朋友,之所以对夏真痴情,可能就是觉得夏真太美了,还有可能和夏真的家庭背景有关,并不是每个男孩都把爱情当做单纯的事物。

    李琼宇看到夏真身边有个男孩,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胸中的火气像是核反应堆一样升腾了起来,是偶遇还是说……

    李琼宇暂且不愿意多想,加快步子朝夏真走去:“夏真,你来得这么早?看来我对你的苦心要得到回报了,这捧玫瑰送给你。”

    夏真微笑着接了过来,说了一声谢谢就递给了高羽:“送给你了。”

    “多谢美女送花。”高羽说。

    李琼宇面部抽搐,拳头都攥紧了,扬了扬头,冷声说:“他是谁?”

    “我一个朋友,到底是谁没必要对你解释。”夏真不客气说。

    “夏真,你是诚心的呀!你看他穷酸的样子,身上的衣服估计是地摊货吧?我哪点比不上他了?”

    “你哪点都比不上他,你可以走了!”

    李琼宇显然没有要走的意思,冷冰冰的目光射到了高羽身上:“你胆子不小啊,夏真你也感沾,我命令你十秒钟之内把玫瑰花还给夏真,然后消失,永远都不要出现,否则小心我的拳头!”

    高羽压抑着自己的火气,微笑说:“我发现你这个人比我的地摊衣服都没品,你还想命令我?那你倒是数到十看一看!”

    “十,九,八……三,二,一,我去你-妈的!”李琼宇数到十,咆哮一声,右拳直拔拔的朝高羽的脸轰了过来。

    高羽侧身的瞬间猛的一把朝李琼宇的脑袋推了过去,李琼宇啊的叫了一声,身体飞将起来摔到了地上。

    “我靠,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我在社会上认识很多人,回头就找人弄你!”

    “球样子!”高羽不屑说。

    “你等着!”李琼宇一个翻滚站了起来,恶狠狠看了高羽一眼就一瘸一拐溜走了。

    夏真有些不可思议看着高羽,微笑说:“可以呀,我刚才还想替你把他的拳头打回去,没想到你比我还快,你真的会功夫?”

    “那还有假?从你离开那一年,我就开始和爷爷练功夫了,你知道的,我爷爷是战斗英雄,一招制敌!以前我见过两次爷爷和会功夫的人较量,仅仅是打个照面就结束战斗了。”

    “够神的,你得到了高爷爷的真传?”

    “可以这么说,但我的功夫漏洞也很大,和我爷爷当年不能比,主要是以前事情太多了,要上学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我就是想塌下心来研究功夫也是不可能的。”

    “那倒是,对啦,你觉得你的功夫和我比起来怎么样?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揍你一顿。”

    “可能是因为小时候那次吧?”

    小时候的褪裤子事件一直都是夏真心里一道粉红色的痛处,又听高羽提起,夏真粉嫩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如果你再提那次,我就跟你急!”

    高羽觉得夏真太可爱了,想笑但是没笑:“那我以后不提了,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报复我的。”

    “我没想着报复你,就是想和你较量一下。”

    “有这个必要吗?”

    “你如果不答应,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那我答应,什么时候?在哪里?”

    “我有个高中同学家就是开武馆的,云海武馆,她的老爸董云海练得是祖传的董家拳,虽然不是西津功夫界最强的,可大小也是个人物,我那女同学功夫也厉害,远远在我之上。”夏真的意思就是明天和高羽去云海武馆较量,同时找那高中女同学叙叙旧,高羽没什么意见,只要到时候夏真别太吃惊就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