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暧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005章 眼睛秘密与闹剧
    在西津大学,早点往往是给早起的人准备的,很多学生情愿不吃早点也要多睡一会儿。

    当高羽回到宿舍时,刘宝军已经洗漱完毕,张平还在床上坐着发呆,像是在研究宇宙深层次的问题,其实他是在想今天会不会有艳遇。

    昨天晚上他在梦里去了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穿过一堵墙,手中拿着网,眼睛像神秘的月亮,他看到一个从未见过的女人,样子有点奇怪却让他迷恋,带走了他失控的意念,他害怕突然醒来……突然从梦中醒来……可还是醒来了,气得他真想扇自己一个耳光。

    “你这么早就跑出去了?是不是约了夏真一起运动?”张平笑着说。

    “我一个人运动了,跑了几圈。”高羽说。

    “以后我也要经常锻炼身体了。”张平悠然说:“眼看着身上的肉越来越多,我着急呀。”

    “你不是说胖了富态吗?”高羽说。

    “我富态的有点过了,我身上的肉远远要比我兜里的钱多。”张平这才准备下床了。

    高羽感觉朱晓东应该准备好了旷课,但还是走过去拍了拍床梁:“你还去吗?”

    朱晓东没做出什么反应,高羽又拍了拍床梁,他这才有了点反应:“不……不去了,如果不点名就算了,如果点名,就说我病了,病得连写请假条的力气都没了……”

    一般大二以上的学生,旷课就是常态了,可大一才上了不到两个月就旷课,这种状态来得未免有点早,既然他不想去,高羽也没想着硬把他拉起来。

    高羽和两个舍友一起走了出去,融入了上课的洪流之中,时而就有美妙的身影闪过,其中从不缺少短裙和丝袜诱惑。

    “瞧那个女孩的腿,我靠,真美!”张平小声说。

    “那双腿是够棒的。”高羽这么说着,但也不觉得这个女孩有多漂亮,兴许回头的瞬间就是一个噩梦。

    高羽在村里时,好朋友李栓子曾经说过,特别想找个女人,难看点也没啥,关了灯睡她时把她想象中美女就行了,电视里那些明星还有生活中看到的美丽女人,都可以给这个难看的女人身上套,想到最真切的地方就会浪起来。

    高羽觉得人来到世间就像是在旅行,既然是旅行,那么放过路边的风景就不道德了,所以高羽也在欣赏那双迷人的腿,腿的主人要拐弯了,而高羽想让她的步子慢上一些。

    那是一种很真切的感觉,让高羽大吃一惊的是,自己居然做到了!

    在高羽的眼里,那个女孩的步子成了慢镜头,虽然相隔十多米,但高羽能清晰的看到她身上的细节,甚至包括她那盖住臀部的粉白色长衫荡漾起来的每一个纹路。

    这种放慢镜头的感觉让高羽兴奋异常,高羽完全投入其中,嘴角挂上了迷离的微笑。

    “你们快看那个色狼!”

    “就是啊,真色!”

    “不要脸,瞧那表情,想钻进去啊,整个人都进去算了,嗨!说你呢,还看?”

    从他身旁经过的两个女孩你一句我一句,毫不客气的奚落了高羽一顿,高羽也在她们的奚落声中清醒过来,灵机一动说:“张平,我终于知道昨天上午老师在课堂上说得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哪句话?”

    “就是那个……”

    两个奚落高羽的女孩大吃一惊,原来他不是色狼,而是一个学习狂,看来是误会他了,两个女孩自然不会对高羽说对不起,而是朝前快跑而去,屁股不讲章法的扭动着。

    “你刚才到底怎么了?”刘宝军疑惑说。

    “没怎么,就是在思考那个知识点,想通了当然很有成就感。”高羽微微一笑,掏出烟来叼在嘴里。

    张平和刘宝军刚才也以为那个女孩的腿让高羽陶醉的不像样子了,可经过高羽那么一解释,就不这么认为了。

    高羽依旧是兴奋异常,因为他发现了自己眼睛的一个秘密,那就是能把看到的场景慢放,比电视的慢镜头还要真切,每一个细节都能看清楚,而他在慢放时并没有影响到现实中场景的实际速度,慢放只是他的双眼产生的神秘效果。

    有了这种能力,自己再去观摩什么,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时就很容易了,可又该用到哪些方面?

    高羽仅仅是稍微一想就感觉到,这种功能的应用范围实在是太广了,观摩各种场景,学习各种动作效果非凡。

    那些高难度的无比连贯的动作在高羽的眼里不再是神秘的,现实之中,如果眼前有一个眼疾手快的魔术师在表演,高羽也能通过慢放轻松揭开他的谜底。

    虽然高羽的功夫已经很高强,但是他知道,他并没有当年的爷爷一般神勇,甚至两三个自己都不是爷爷的对手,这个世上功夫比自己高的人非常多,在今后的生活中,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再向某人学某种功夫,慢放的能力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高羽甚至想到了去野生动物园观察飞禽走兽的动作细节,兴许还能有全新的收获,创立出属于自己的一套神功,但这就是以后的事了,路还是一步跟着一步去走的,随便去跳跃可能会崴脚。

    功夫领域里时而会有人说,我还没看清楚他的招式就被他打倒了,那是因为对手的动作快到了眼睛没办法跟上,身体自然不会做出有利的反应,当意识到之时已经中招了。

    通过自己眼睛的慢放,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出手的意图,甚至可以预判他的招式从而提前拦截或者还击,但这也要自己的身体反应速度能跟上眼睛意识的反应才行,否则就会脱节……

    既然自己的眼睛有了慢放的功能,那么是不是也有了快放的功能?想到这里时,高羽的目光落到了不远处一个女孩的后背上,意念之中想让她的动作变得快起来,那女孩走路的场景顿时被放快,嗖嗖嗖……

    再快一些,随着高羽的想法,那场景变得更快……继续快,好像是不能再快了!

    但是现实之中,那个女孩的脚步并没有被高羽的眼睛左右,她依旧是按照原来的脚步走着,高羽只是通过快放的能力把她本有的动作变快了。

    而且这是眼睛的异能直接把观察到的每一个细节以最直接的感悟传递给了视觉神经,与摄像机摄像是截然不同的。

    高羽意识到了快放功能在自己功夫提升过程中即将起到的神效,最简单的道理,快放可以提高自己的紧迫感。

    在功夫的磨练中,自己可以快放对方的动作,让自己的身体随着快镜头做出相应的反应,长久磨练下去,如果自己身体的反应速度能跟上眼睛反应的速度,再去躲避他人的进攻就轻而易举了。

    但这种磨练绝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让自己的身体跟得上眼睛的反应才行,要因慢而快,更要应快而快,配合好了就是功夫的极高境界。

    这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最终能达到什么程度还要看自己身体的潜力,高羽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身体能躲避子弹。

    难道这一直都只是个梦想吗?自己又能否实现这个梦想,除了慢放和快放之外,自己的双眼还有没有其他的功能?

    眼前就是一个身材不错的女孩,虽然个头不算高但体型特别匀称,小腰扭动起来很是带劲,意念之中,高羽想看到她内衣的颜色,但并没有实现,看来自己的眼睛并不具备透视的功能,那么在日后的生活中能否达到?

    发现了慢放与快放的能力已经让高羽兴奋不已,对于自己这双眼睛,高羽还在摸索之中……

    “你们看何俐的裙子,真短,屁股都快露出来了,今天我要坐到她的侧面去。”张平津津有味说。

    “何俐可是朱晓东的梦中情人。”刘宝军说。

    “朱晓东告诉你的?”张平说。

    “你问高羽就知道了。”刘宝军说。

    “是不是这样的?”张平怏声说。

    “好像是这样的。”

    高羽发现张平好像也有点喜欢何俐,喜欢一个女孩往往都是从喜欢她的色相开始的,等彼此的关系近到一定程度时才能去发掘她的心灵,有时候睡过一个女人五百多次以后也未必能触摸到她的心灵,那是需要道行的。

    不知道今后的日子里张平和朱晓东会不会因为何俐掐起来,而何俐的情感又在何方,爱谁是谁了,反正自己不喜欢何俐。

    教室里,高羽和刘宝军坐到了靠中间的位置,张平果然坐到了何俐的侧面,时而就去瞟何俐的腿,企图有意外的发现,天气已经很凉了,她居然连丝袜都不穿,洁白的双腿够嫩的,如果忽然吹来一阵神奇的风,把她的短裙撩起来该有多好,可如果那样,就有很多人看到何俐的神秘了,所以还是别刮风了。

    何俐很快就发现了张平猎艳的眼睛,而在何俐的心里,一身肥肉的张平没一点男人的气息反而有些恶心,她毫不客气的把手里的书摔到了桌子上,瞬间起身说:“你的眼睛给哪里瞅?你怎么老是偷看我?真想把你的眼睛挖下来!”

    教室里忽而一片安静,数秒之后就是一阵哄笑声,张平一脸的窘迫,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猎艳的行为会被何俐当众批评,他自认为口才很好,可一时之间却无言以对,因为她的确在偷看何俐白皙的大腿,还在心里幻想了她的绵肉。

    “张平真没面子。”

    “是啊,脸丢大了。”

    “何俐真能装,怕别人看还穿那么少?”

    “何俐有点过分了。”

    大家基本是分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一种是同情张平的,另一种就是鄙视他的了,其中鄙视他的人里有不少都是爱偷看美女的,只是至今没被美女当众批评过而已。

    高羽认为,女人脱光衣服就该是给所爱的人看的,而穿上衣服之后就该是给所有人看的,不管你穿的衣服是多是少,都盖住了身上的哪些部位。虽然何俐被偷看后很气愤,但这也不足以证明她是个正经的女孩,反而是有那么点骚,高羽的心里对这个女孩的印象比以前更糟糕了。

    上午只有两节课,下午没课,下课之后高羽和刘宝军、张平一起走出了教室,身后有不少人还在议论张平的猎艳行为。

    张平气不过,一拳打到了墙上,手都起了皮:“真他-妈的,我不过是瞟了她几眼,居然这样!”

    “好了,别去想了,反正已经过去了,这样的女孩,你以后最好离她远点。”高羽微笑说。

    张平可不这么想,虽然他心里有些恼火,可是对何俐的喜欢反而是更深了一层,觉得这个女孩太有个性了,兴许她就是因为正经才不想让男孩用那种眼神看她,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又打扮的那么风骚?张平自认为脑子很好用,却是想不清楚何俐是怎么回事。

    高羽的眼光还是很独到的,虽然入学时间还不长,但他已经把何俐归到了骚货的范畴里,对于这种女孩,可以白玩,但绝对不能付出感情,否则会很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