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暧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003章 脸红的记忆
    高羽要了两杯苹果汁还有两个果盘,服务生出去了,高羽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夏真的脸上。

    造化弄人,今日的夏真居然是美成了这个样子,她一身的名牌,想必家境很好,不知道她怎么看待自己这个忽然冒出来的穷小子。

    “高羽,我就是做梦都没想到,十年以后,我们会在大学校园里见面。”

    “我也没想到,但毕竟是见到了,记得你被父母带走时我很难过,你爸爸还给我奶糖吃。”

    “当时的情景我也记得,对了,你爷爷还好吗?”

    “去年冬天去世了,脑溢血,老人这辈子不容易,一心想看到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可他还是走得快了一些。”

    “哦,原来是这样!我姥姥三年前就不在了,那次我刚好因为肺炎住院,我妈妈一个人回去的。”

    苹果汁和果盘上来了,高羽和夏真喝着苹果汁,都陷入了往日的记忆中。

    高羽本是孤儿,在他才几个月大时,秀河村的高大山在村西头的土路上捡到了他,给他饭吃,供他上学。

    高大山是个老战斗,参军之前就有散手的底子,参军以后打过越战,在战场上更是练就了一身硬功夫,擒拿、散打,格斗、一招制敌都不足以形容出高大山的神勇。

    高大山捡到高羽的那一年已经五十多岁,当时他的老伴已经去世了,也没给他留下一男半女,高大山心说这孩子可怜,这么小就被父母扔了,不如带回去留个根。

    夏真离开秀河村那一年,高羽开始跟着爷爷练功夫,高羽对功夫很有悟性,这么多年下来,得到高大山真传的他已然是高手。

    高羽为自己一身的功夫骄傲,但他也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此时的自己远不及爷爷刚从战场上下来时神勇,而这个世上功夫领域里高手如云,自然会有很多功夫高手在自己之上。

    高羽从没有忘记拔高自己的功夫,提升自己的造诣,只是以前时间太紧张了,现在到了大学,相信以后应该有机会。

    “那你现在就没有亲人了?”夏真很难过。

    “没有了,等假期回到秀河村,就剩我一个人了,还有那四间砖瓦房。”

    高羽本来想说,夏真,其实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人,可如果自己这么说,可能会把夏真吓到。

    虽然出于往日的情谊两人坐到了这里,但高羽还不清楚,自己在夏真的心里分量有多重。

    “这里学费很高,生活费也不便宜,你平时从哪里来钱?”

    “我来之前乡亲给我捐了一万多块,我以后在上学的同时也会想办法赚钱的。”

    高大山是战斗英雄,退伍之后每年都有津贴,随着时代的发展,津贴也涨了一些,可是高羽刚读到高一下半学期时,老人就得了半身不遂,为了照顾爷爷方便,高羽不顾班主任和校长的劝住,毅然从县第一中学转学到了乡高中,这样离家只有十里,他每天都会骑车回家三四趟,上学的同时也把爷爷照顾得无微不至,老师们都知道高羽的特殊情况,对于他的迟到早退都从没说过什么。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高大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高羽想带着他去市里的大医院治疗,可高大山想把那八万多块的存款留给他,怎么也不肯去,但高羽最终还是强硬的把爷爷带了过去,花了七万多,可是后来,老人还是因为突发脑溢血走了。

    高羽的孝顺早就在秀河村传成了佳话,人们经常说,就算是亲生的儿女也未必能做到这个份上,高大山的葬礼上,从村长到村民都没少帮忙,高羽是个知恩的人,他永远记着乡亲们的好处。

    高羽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考上了全国一流的重点大学轰动了秀河村。

    村长在大喇叭里连续吆喝了三天,大概意思是,高羽是个孝子,是秀河村的好孩子,他啥都不怕,送走了高大山老人,又战胜了高考,这是一种啥样的精神,是一种很牛很操蛋的精神,是一种光脚人不怕穿鞋人的精神,全村的人都给这孩子贡献点力量吧,谁要是不贡献,我就草他娘……谁要是不贡献,我就草他娘……

    村长是个很硬气的人,十里八村都很有名气,曾经拔下二十多根胸毛明志,谁要是欺负秀河村的人,就跟他死磕,秀河村的人都很怕他,再加上高羽这孩子确实是好,虽然在村里村外也没少打过架,还摸过丫头们的屁股,但心气正,就这样的,每家每户都给高羽捐了钱,三百多户的村子捐了一万多块。

    虽然阔别十年,但高羽没把夏真当外人,高羽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她,夏真没想到,自己小时候那个梦幻一般的玩伴吃了这么多苦,她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尽情的抽泣起来,像是呜咽的小河。

    夏真的眼泪掉到了油绿色的桌布上,溅起了一片水花,在那真切的水花之中,童年的记忆逐渐放大。

    在走进这个雅间之前,夏真多次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失控,可他还是失控了,她想止住自己的眼泪,可哭得更厉害了,她完全失去了高贵而骄傲的姿态,爬到桌子上痛哭了起来,如果彼此的身体之间没有桌子阻隔,她就抱住高羽的身体哭起来了。

    高羽很想去安慰夏真,让她别哭了,可夏真是因为他才哭成这个样子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安慰?几分钟过去了,夏真还在哭,高羽的大手轻轻放到了她香肩上:“夏真,别哭了,我们好不容见了面,都该开心。”

    夏真终于止住了哭声,掏出香帕擦了擦眼泪:“高羽,你问心无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如果你想勤工俭学,我可以帮你,如果你手头缺钱,也可以对我说。”

    “这个事以后再说,能说一说你这些年的情况吗?”

    夏真当然不介意高羽知道她的情况,微笑着说了起来。

    本来她的父母都在宝林市工作,后来在她读高中那一年,爸爸夏文同从宝林市的政府部门调到了西津市任东华区副区长,然后她和妈妈孙美琴也一起过来了,现在她的爸爸已经是东华区区长,而西津大学就位于东华区,妈妈在市财政局工作……

    高羽曾经想象过,夏真有着优越的家庭条件,她一直都像个公主一样过着幸福的生活,可是高羽没想到,夏真的老爸已经是东华区区长了。

    拥有娇美的容颜、妖娆的身姿,卓越的家庭条件,夏真足以成为让西津大学诸多学子羡煞的天之骄女,虽然她哭得很伤心,但是她的内心深处,对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穷小子会不会有其他的想法?

    眼下的情况,他们两个完全就不是一个位面上的人,而高羽问心无愧,他真不是为了攀高枝才来找夏真的,只是为了那曾经的美好,而人心复杂,夏真又会怎么想?

    两个人的果汁都快要喝完了,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都笑了。

    “你的眼睛真美,那么大,好玩。”高羽笑着说。

    “我哪里不美了?居然用好玩来形容我的眼睛,你这个坏蛋。”夏真甜美的声音里呆着一丝磁性,总能给听者带来美妙。

    高羽回想起来,小时候一起玩时,自己确是对她做了不少坏事,有些事如果现在提起来,夏真肯定会脸红,高羽相信,夏真都记得很清楚。

    让高羽意外的是,夏真忽而微笑着闭上了眼睛,本来以为她是在眨眼,可是那一下却变得漫长起来,为时光开了一条通道。

    “怎么了?”高羽说。

    “我在寻找感觉。”夏真微笑说。

    “寻找小时候一起玩的感觉?”高羽说。

    “是啊,尤其是在你使坏时候的感觉,我小时候的眼泪,十有八九都是为你流的,你每次把我气哭了就哄我,让我连生气的机会都没有,你说你是不是坏到极点了?”

    可能是人长大了的原因,这一次闯入夏真脑海里的记忆都是很容易让她脸红的,从五岁到九岁之间,高羽不止一次亲过她的脸蛋,还亲过她的嘴巴,当时两人都不懂怎么接吻,嘴唇对在一起却不会张开嘴。

    最过分的就是刚上一年级那次了,高羽居然把她的裤子脱了下去,看到了她身上最神秘的地方,还让她平躺到炕上去。

    夏真不明白高羽要做什么但也知道他没想好事,娇小的身体扭来扭去,裤子都掉到了膝盖之下,可就是不上炕,后来高羽说,我俩做好玩的游戏,夏真这才上了炕,按照高羽的要求平躺下了。

    当看到高羽也把裤子脱了时,夏真就害怕起来,担心高羽会给她身上撒尿,那样的话自己的绵肉就脏了,然后还会把衣服给弄脏。

    夏真问他要做什么,高羽说,让你痒痒,夏真不知道高羽怎么样让她痒痒,很好奇,因为彼此太熟悉所以没有阻止。

    高羽压到了夏真身上,企图把自己光溜溜的小玩意放到夏真的身体里,可是努力了十多次都没有成功,夏真没感觉到痒痒,却是特别疼,她委屈的哭了起来,一把将高羽推到一边,提起裤子来跑掉了。

    高羽当时也不太懂,只是听小伙伴李栓子说他父母总是在炕上那样,他爸爸压到他妈妈身上,还嗷嗷的大叫,吓人的不行,可惊心动魄之后总是能看到妈妈畅快的笑脸,后来李栓子觉得,男女那样一定很痒痒,要不妈妈就不会笑了。

    有次当父母正畅快时,李栓子大喊了一声,你俩在干啥?老爸受到了惊吓,当下就交代了,老妈还没满足,也是异常的恼火,老爸探过身子就扇了他一巴掌,你个小玩意,不该看的别看,再捣蛋一年都不给你烙饼吃!

    李栓子被吓住了,再遇到这种情况就会用被子蒙住头,可他却学会了那个动作,走在路上时都爱对着空气不停地颤腰,后来还把这些事告诉了高羽。

    高羽觉得好玩,就用夏真做了试验,结果没能得逞还把夏真给弄哭了,因为这件事,夏真有十来天都没理高羽,后来两人又好了,又开始一起玩,高羽再也没褪过夏真的裤子。

    当夏真在大城市里上了初中还经常会想起高羽对她犯下的罪行,每次想到之后都会脸红,她甚至怀疑过,自己会不会从那时候就不是处女了?自己的第一次在小学一年级就给了高羽?后来觉得,不该是这样的,自己还是处女,而高羽只是和自己开了一个荒诞的玩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