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暧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001章 是缘分还是误会
    难道真是她?这个世上真会有这么巧的事?

    下午三点多,高羽坐在西津大学的宿舍里,他已经连续抽了三根烟,一直在想那个让他兴奋了几个小时的事。

    他再次拿起写字台上的《西津大学月报》看起了上面那篇《我的童年》的散文,作者的笔名叫开心果,写的是她九岁以前在乡下姥姥家生活的一些趣事——

    村东头有一条河,简易的拱形小桥从河上跨过,她经常和一个要好的小男孩在河边抓鱼,抓小蝌蚪,在月圆的晚上还会和他一起坐到河边的草地上看月亮……

    村西头有个水塘,水塘边有很多杨柳树,那里不但是人们乘凉聊天的好去处,也是鸟儿们的天堂,捣蛋的小孩子总喜欢用弹弓瞄准树上的鸟儿,每次看到鸟儿被打下来了她都会难过,她虽然刁蛮,可她却劝不住那些小孩,尤其是那个她心结中的男孩,每次她用脚去踢他,都会被他抱住腿。

    看着这篇清新之中透着几分伤感的散文,童年的场景像是放电影一样从高羽的脑海中划过,虽然十多年过去了,一切还是那么清晰。

    高羽的童年里有一个叫夏真的女孩,那个女孩伴随了高羽从五岁到九岁的所有记忆,五岁左右的记忆有些模糊,像是褪了色的黑白照片,从六岁到九岁的记忆就很清晰了,夏真娇美的鹅蛋小脸总是那么白净,几乎每天都扎着两个辫子,走路时小辫子在身后轻轻荡漾。

    高羽和夏真的童年趣事足够他回忆一整天了,散文的作者是九岁离开那个山村回到大城市父母身边的,而高羽记忆中的夏真也是九岁离开的,在她离开的前一天下午,高羽和她又一次来到了河边,坐在草地上看河水。

    夏真说她要去大城市,一个有好多高楼好多车的地方,她的父母在那里,高羽记得自己当时很难过,虽然当时还是个十足的小孩子,但他完全能肯定,如果夏真走了,自己会天天想她的。

    但夏真还是被父母接走了,高羽的记忆里,夏真的爸爸是个很高大也很可恶的男人,他的确很高大,当时的高羽仰起头看他都觉得很费劲,按照现在的眼光去衡量,那个男人至少有180了,他的确很可恶,因为他带走了自己童年的玩伴,尽管那个玩伴是他的女儿。

    当时夏真的爸爸看到高羽很委屈,给了他十块奶糖,可高羽还是很想用弹弓打他,石子飞过去时让他从这个村里消失,永远都不会出现,之所以没有付诸行动是因为他的弹弓前些日子不小心掉到村西头的水塘里了,还没来得及让爷爷做新的。

    夏真被父母带走了,离开时说会给高羽写信,高羽也天真的以为会收到夏真用铅笔写的信,信纸会是彩色的,还带着红苹果的香味。

    高羽也相信,忽然有一天,夏真会再次回到这个山村,自己还可以趁她不注意时把泥巴抹在她娇美的小脸蛋上,让她在自己的身后追逐,如果她摔倒了,自己就翻回去把她扶起来,擦去她脸上的泥巴再亲上一口。

    有次夏真娇美的脸蛋被高羽亲过之后就回去告诉了姥姥,说她怀孕了,要当妈妈了,那个慈祥的老人啼笑皆非。

    爷爷告诉高羽,那个小女孩不会回来了,可高羽就是不相信,一向很坚强的他还歇斯底里的哭闹了一顿,可爷爷始终抽着他的旱烟,很平静的看着他哭闹,那一次高羽觉得,爷爷的心坚硬的像一块铁石,也像一座厚实的碉堡。

    一直到上了初中高羽才明白过来,夏真可能真的不会出现了,她在大城市活得一定很开心,那张娇小的鹅蛋脸应该变大了一些,更水灵更美了,她应该长高了,她的父母都是高个子,她很有可能超过170,既然他写了这片散文,那么她的心里一定还有自己的影子,可那个影子却是小时候的,延续到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子?

    宿舍门开了,胖乎乎的张平走了进来,看到高羽坐在椅子上发呆,笑着说:“这么好的天不出去逛,呆在宿舍里有什么意思?”

    “我正要找你,你小子就回来了!《西津大学月报》不是你们校学生会负责制作的吗?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个人?”

    “谁啊?这种报纸都没人看,往往是发到宿舍里就被垫桌子了,你从上边发现什么秘密了?”

    “我想打听这个笔名叫开心果的作者。”高羽的手指头点了点《我的童年》那篇散文。

    张平哈哈大笑了起来:“高羽,我说你野心可真够大的,才来大学不到两个月就惦记上夏真这个超级美女了?”

    果然是夏真!

    高羽已经能够肯定,这个夏真就是自己童年那个夏真!九岁时两人分开,而十年后却到了同一个城市,同一所大学,冥冥之中的缘分让高羽兴奋不已。

    “她是我的童年小朋友。”高羽打了个响指。

    “开什么国际玩笑?夏真家可是西津本地的。”

    “我如果骗你不得好死。”高羽说。

    听到高羽这么说,张平唏嘘了起来,片刻之后皱着眉头说:“她真是你的童年小朋友?真有这么回事?”

    高羽点了点头:“能不能搞到夏真的联系方式?”

    “今天晚上七点半,校学生会要组织所有人在西配楼的办公室里开会,就是军训时领取迷彩服和白球鞋的地方,你可以过去找她。”

    “太好了!”

    “最好别认错人,虽然我和夏真接触不多,但也能看出来,这个气质非凡的女孩很刁蛮,尤其是她的脸蛋还有那身材,简直是没治了,我敢确定,等下半学期,夏真就能确定校花的地位,虽然咱们学校美女如云,但绝对不会有另外一个比夏真更美了,你如果太冒失了,被这个极品美女奚落一顿可就不好玩了。”

    夏真自然会记得童年的那些事,否则月报上的散文就不会存在了,但经过了这么多年,或许那些记忆依然美好,但却像小河底的鹅卵石一样没了棱角,回忆可以却掀不起大的波澜,夏真可能对现实之中的自己不冷不热甚至觉得自己突然出现是件荒唐的事。

    不管即将面对的是什么,高羽都决定过去找她,高羽一直都想圆童年那个梦……

    宿舍里有四个人,除了高羽和胖乎乎的张平之外,还有瘦高个的朱晓东和带着几分秀气的刘宝军,张平和朱晓东有电脑,都是液晶宽屏的,张平已经打开电脑玩了起来,高羽暂且把那份月报收了起来,坐到了朱晓东的椅子上,打开了电脑。

    高羽在百度搜索栏里输入了如此的字样——童年小朋友多年后相见彼此还有感觉吗?他看到了五花八门的答案,足有几百条。

    有感觉,毕竟童年的记忆是一生中最美的!

    怎么可能还有感觉?长大以后可能就谁都不认识谁了!

    我有个童年小朋友,是个女的,六七年以后见到她,她连话都不和我说,就好像从来都不认识。

    传说中,应该还是有感觉的……

    看了十多分钟,高羽有点头大了,靠在椅子上点着一根烟,打开网页游戏玩了起来。

    门开了,朱晓东回来了,情绪很高。

    “你玩吗?”高羽笑着说。

    “我不玩,刚在网吧里打游戏了,那氛围真够刺激的,我今天战绩辉煌。”朱晓东搬了个椅子坐到了高羽身边。

    高羽很喜欢电脑,但他目前的经济实力连维持生活都困难,价钱已经很低廉的电脑对高羽来说依旧是奢侈品,他如果想玩了就会用朱晓东的电脑,朱晓东挺大方的,当然不介意舍友玩他的电脑。

    张平忽然转过了身:“我说高羽,我怎么都觉得你这事有点不靠谱,就算夏真是你的童年小朋友,你这么冒失的找过去也有点不合适。”

    这个道理高羽当然懂,他是个很沉稳的人,遇事从来不慌,但是这件事他不想多等一天,就算碰了一鼻子灰也认了。

    “什么童年小朋友?”朱晓东叼起了一根烟。

    高羽把他和夏真小时候的事大概说了一遍,朱晓东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已然是听得入了神。

    “编,你继续编!”

    “不是编,是真的。”

    “我靠,这可是缘分,如果真有这么巧的事只能说明这个世界还是太小了。”

    “你觉得我如果去找夏真会是个什么结果?”

    “不好说,要看夏真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些人天生怀旧,见了过去的朋友比现在生活圈子中的朋友还亲,可有些人忘性很大,别说是十年没见,两年没见就不知道你是谁了。”

    朱晓东的话很有道理,那么夏真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自己美好的记忆会不会带来一种巨大的错觉?

    快到晚饭的点时刘宝军才回来,刘宝军继承了高中刻苦学习的优良传统,刚军训完时就投入了紧张的学习中,就好像几天以后就要迎来比高考更重大的考试一样。

    高羽很佩服刘宝军这一点,但是张平和朱晓东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张平觉得刘宝军不如把精力放到校学生会上,这样还能锻炼综合能力,而朱晓东的心里,张平应该多玩一玩,都到了大学不该继续被书本所负累,高羽却是认为,如果一个人有坚定地理想,他的行为是不会被周围的环境所改变的,大江东流,我自岿然站立。

    “书生回来了?”朱晓东说。

    “你小子以后少叫我书生,你如果不是书生,怎么到这里来的?”

    刘宝军笑呵呵的,他是一个经得起玩笑的人,可还是觉得书生这个称呼有点那个了,虽然爱学习,但他不是一个酸溜溜的人,看重书本上的知识,也看重美女,自我解决时动作也很刚猛。

    刘宝军很快就知道了高羽童年小朋友的故事,他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但结果却让人惘然。

    刘宝军和原来的邻居小女孩后来到了同一所高中,他没想到小女孩变得那么漂亮了,紧张的学习之中,荷尔蒙的刺激下,刘宝军也企图和那个女孩套近乎,可那女孩却对他不冷不热,全然忘记了小时候一起玩得热火朝天的景象。

    高羽又回味了一遍夏真写的散文,她或许会与别的女孩有所不同。

    已经快是晚上七点半,张平十分钟之前就去开会了,高羽在宿舍里坐了一会儿,也打算出发了。

    要见夏真,这身行头可是不能马虎的,不管夏真怎么看自己,她都不是那个村里的小女孩了,她是西津这个全国一线大城市里的女孩,她一定很时尚,很干净。

    高羽穿上了两个星期前买来的打折运动装和运动鞋,站到挂在靠门墙上的长镜子前来了个转身,这才出了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