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妖博物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且由我伸伸懒腰(感谢执尘世之墨染亦浮白的万赏)
    武昱推开门,走到了朝歌城的街道上。

    他能够看到,朝歌的居民们找出来了自己最好的衣服。

    因为大部分的人都要作为战士抵御凶兽,或者去耕种粮食蔬菜,很少人从事织造的工作,大家平时不管男女都穿着兽做的衣服,而针脚细密的布料,在这里是奢侈之物。

    那代表着一个战士放弃兵器,或者农夫放下了耕种,才能够织出布来。

    在这里,这太奢侈了。

    每个人都在为了生存下去而奋斗。

    但是即便如此,每个人的家里基本都有那么一套古朴的布质的衣服。

    平日小心地珍藏好。

    用来祭祀的时候穿着。

    武昱混入人群当中,朝着祭祀之山走去,他看到了自己的好友飞御,后者似乎已经做好了在二十天之后的大祭上自愿作为祭品的打算,神色异常地从容镇定。

    新的祷告词‘渊’,已经告诉了家家户户。

    武昱和飞御打了个招呼,装作不再在意血祭的事情,问道

    “效果怎么样?”

    他指得是之前的尝试。

    之前他去拜访太师的时候,亲眼目睹了穷奇的后裔在听到‘渊’这个名字时的剧烈反应,朝歌遗民在这山海之地艰苦求生,任何可以运用的技巧,手段,都被他们用过,都已经尝试过。

    穷奇都会对这名字起反应,他们自然不会放过。

    在这十天当中的外出游猎时候,就尝试对山海异兽用了用这个名字。

    飞御皱着眉回答道“有用,但是效果很奇怪。”

    他解释道“比如说,那些弱小的凶兽,对这名字就没有什么反应。”

    “只有那些强大的凶兽,才会认得这个名字,当然它们大部分都会有害怕和被激怒两种不一样的情绪,会尝试逃跑,毫无战斗意志,如果是集群的,会分开跑。”

    “不过不是由老弱病残作为诱饵,而是族群中最健硕有力的那只。”

    “呵,托他的福,我们倒是捕捉了不少这种健硕的猛兽,是滋味最好的那种,如果不是它们主动跑出来,平常可难抓到的。”

    “倒是那些祖上很强的,比如饕餮后裔之类的,会既害怕又期待似的,似乎这个名字会带来一定的好处。”

    武昱听得认真,问道

    “哪些凶兽会对这个名字起反应?有什么标准吗?”

    飞御想了想,道“大概是有资格被山海经记录的,就会有反应。”

    “山海经?”

    “嗯,我想,这位渊应该是古代一位很有力量的强大战士,为了磨砺自己的力量,外出不断挑战那些在山海经上留名的猛兽,最后才被这些凶兽都记住了吧,呵……山海经上记录的凶兽,大多也有自己的传承方法。”

    “知道该规避什么危险,知道哪里能找到吃的和喝的,和人一样。”

    “所以这种强者的名字,它们肯定会传下来的。”

    作为族中战士的飞御回答,声音顿了顿,玩笑般道“不过,我们把山海经记录的东西对比了一下,发现那些被记录了食之如何如何的,听到这个名字的反应尤其大,像是受惊了的兔子。”

    “或许这位渊当年也曾吃过它们。”

    武昱哑然无言。

    飞御摇了摇头,笑道“开个玩笑罢了,这等凶兽和我们彼此相杀了这么久,也没有见到它们多害怕,如果真的吃过它们,它们就会感觉到害怕,我们也就没有必要这么苦了……”

    “在这地方活着,我们和它们彼此吞吃了足足成百上千年啊。”

    他说着又有些怅然,一时间也没什么话好说。

    他和武昱,是族中的战士和巫士,但是走在街道上,从上面往下看,他们也只是朝歌城百姓里微不足道的一个而已,一个个人穿着最好的衣服,亦步亦趋,沉默无言,像是盘旋的流沙,像是平凡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朝着中心汇聚着。

    那是一座山。

    ……………………

    树木的枝条要长到粗如人臂,否则就过于消瘦,根系撞破了始终湿润的泥土,暴露在阳光下,就像是狰狞的蜘蛛腿,上面细微的根就像是蜘蛛腿上的容貌,彼此交错,仿佛枪戟,触目惊心。

    一只只猛兽汇聚着,朝着同样的方向奔去。

    生灵都有避祸的本能。

    当它们得知代代相传所知道的那个名字出现的时候,它们恐惧。

    将这个名字传递回去,但是当它们发现,这个名字只是虚假的,只是那些人类用来恐吓它们的时候,先前的恐惧,惊慌失措,都变成强烈的愤怒。

    有在远古时候存活下来的异兽答道。

    ‘渊是不可能活着的。’

    ‘我曾亲眼看着他死去啊,一个名字就把你们吓唬住了,那些人类也会发笑的吧。’

    猛兽无言,只是愈发激怒。

    机缘巧合之下自神代而存活下来的异兽仿佛一匹战马,白身而黑尾,额头的角经历漫长岁月,已经化作了苍龙的模样,它吐息的时候,白气仿佛是蛟龙,它有着利爪和尖锐的牙齿。

    是驳啊,以驳而化龙。

    它们穿过神代所特有的密林,抬头,远远看向远处。

    那里是一座山。

    ………………

    祷告开始了,飞御和武昱各自在不同的位置。

    这一次的祭祀不是那种全民都参与的级别,但是也有好几千人在。

    他们穿着古朴的服饰,围绕着这山脉,口中唱诵古朴的语言。

    这些句子他们小时候就开始学着说,只是这一次多了几个音节,但是因为提前已经在家中做过准备,所以很顺畅地就念诵了下来,飞御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一次的祭祀成果,武昱心里几乎紧张到了极限。

    渊,

    渊——

    在阔别了很久,很久的岁月后,这个名字以三皇五帝时期的语言,再度被人呼唤,像是穿过历史,那一座雄伟庄严的山脉下,有着如龙盘旋的灵脉,灵脉之上有一道敕令,上面的文字在呼唤声之中,一点一点地亮起。

    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吞没了这从不曾被占据的灵脉。

    ………………

    博物馆里,卫渊刚刚吃完饭,嘴里咬着吸管,冰红茶已经被干了大半下去,正在慢悠悠地搜索樱岛京都城的消息,为之后送东西过去提前做点准备,正要打开下一页,动作一顿,卫渊的头脑一阵晕眩,似乎听到有谁在叫自己,是很遥远很遥远的声音,层层叠叠,极为繁杂。

    手掌上,那一枚印玺不受控制地浮现出来。

    原本已经耗尽了神力的印玺,内部浮现出了丝丝缕缕金色的流光。

    开始祭祀了。

    卫渊若有所思,立刻关掉电脑,然后带着三件青铜器回到静室,关上了门窗,又以符箓封住四方,防止灵体进入,也防止自己的气息外泄,以免引来那些不必要的麻烦,然后让印玺浮空,山神印玺亮起流光。

    这印玺似乎早就已经忍不住了,光明大放。

    而后直接借助朝歌城外的祭祀,激活了青铜器的共鸣。

    青铜器上的纹路一下亮起,逸散出来,像是那铁与火,像是青铜色的烈焰。

    卫渊看到一座极雄伟,极高大的山脉。

    他听到了有声音在一遍一遍地呼喊着自己的名字,感觉到那座山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和自己共鸣,卫渊吐出一口气,事到临头当放胆,也不再懊悔迟疑,反手五指握合,将印玺抓在手中,双目微闭上,一缕神魂在神性庇佑下飞入了青铜盘的对面。

    飞入朝歌。

    卫渊在飞入的瞬间,感觉到了在这一座山的灵脉旁边,还有着沉睡的意识,但是很快他就来不及思考这个,他觉得自己在踏入朝歌所在的环境时候,就直接飞入了山脉之中,现在就像是被困在了一个薄膜包着的混沌里,浑身都有被束缚的感觉,憋屈地很。

    而现在,已经到了祭祀的后期,赤着一半胸膛的战士们扛着祭祀的血肉。

    他们在低沉的乐器声中,一步步走到了最高处。

    将巨大的,有饕餮纹的方鼎放在地上。

    展开双臂,跪在地上,不住祷告。

    忽然,

    卫渊感觉到了一种放松感,仿佛被束缚的感觉似乎立刻就能穿破,他自然而然用力,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飞御突然察觉到大地开始微微晃动,初时动静不大,然后就不断扩散,他愕然抬头,而武昱眼底浮现一丝狂喜。

    于是他们看到,大地的灵脉,天穹的气机,祭祀的血肉。

    三者汇聚,在诸多殷商之民眼中落在祭祀中央的地方。

    天覆也,地载也,是人也。

    隐隐约约化作了一名少年道人。

    于是祷告的语言越发高昂,混合着编钟和铜器的声音,庄严而浩大。

    这声音在卫渊的耳畔响起,层层叠叠,是起于三皇五帝时代的文字,在呼唤他,让他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那高傲的巫女时候,还有第一次遇到禹的时候,曾经有过相似的对话。

    ‘所以,要怎么叫你?’

    ‘渊。’

    很久没有被人用这个名字称呼过了,哪怕是女娇也不会用古代的文字。

    最后血肉和山脉灵气混合在一起化形,卫渊看着这天地,身子终于舒坦了。

    他选择了化作少年状态,和人间界的自己分别开,刚刚被束缚地憋屈,一着得以解脱,几乎是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伸开双臂,散漫地伸了个懒腰,于是,整座祖脉之山,伴随着少年道人这一动作,微微晃动。

    神代的天地啊。

    卫渊失神而怀念。

    他敛眸微笑,却也只是叹道“浩浩长空,许久不见。”

    声音平和,却仿佛自山巅吹拂而下的风,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也让那些正往这边奔跑的群兽脚步止住。

    s:今日第二更………三千两百字,感谢执尘世之墨染亦浮白的万赏,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