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妖博物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一百九十八章 斩妖除魔
    “我们是特别警察,安老先生,你家里应该有一幅画,那东西是妖物,会对你不利,还请配合我们把画拿出来。”

    “什么妖怪。”

    “你们是警察?怎么,有身份就能无缘无故抢东西了?就能抢人了?”

    “不是,我们这有证据,它会害你的。”

    “走,你们走不走?!”

    有些年纪的老人怒目,抄起旁边放着的扫帚,就将几名身穿便衣的青年往出打,祝宏邈也在里面,他将那道人送到医院,就一口气地出了外勤,可现在却有苦说不出。

    一来他们几个不敢对这老人动粗,二来,也生怕真的弄出大动静,反倒是把那个邪灵给惊走了,当下明明是有了点修为的修士,也都被个老人用扫帚扫地出门。

    一个个面面相觑,满脸狼狈。

    祝宏邈道“邪灵还在里面,咱们散开围着,防止它轻举妄动,拿出符来,一旦对面儿妖气有变,咱们直接冲进去。”

    一时又有些恨得牙痒痒。

    现在还没有到全民普及的阶段,他们修行了基础功法还得签署条约,保守秘密,尽可能不让这事情的影响扩大,以免这从普通社会阶段到全民义务修行社会的过渡阶段出现不必要的麻烦,拖慢整体进度。

    祝宏邈揉了揉刚被老人一扫帚打到的地方,咧了下嘴,一摆手,道

    “散开。”

    ………………

    安旭阳把祝宏邈几人赶了出去。

    气喘吁吁地把扫帚放下来。

    转过头来的时候,见着了身穿红衣的妻子,老人下意识把扫帚往身后一藏,笑着解释道“有几个小年轻进来,走错地方了。”

    画中仙嗯了一声。

    安旭阳走过去,牵着妻子的手,道“走吧,去屋子里头。”

    “儿子工作那么忙,都还抽出时间来把老屋子给打扫了一遍,就是要给过个热闹点儿的生日,咱两个在外头留着不合适,来,进去逗逗小荣荣。”

    画中仙跟着他走进屋子。

    这是个老房子了。

    是安家老宅。

    安旭阳还小的时候,就在这儿住着,住了大半辈子,后来才搬出去。

    今儿个是他六十岁生日,他儿子安升明非要大办,好多老朋友们也都来了,还都带了点礼物,不是什么多值钱的东西,但是至少也是一片心意,在院子里摆了几桌子的酒菜,安升明亲自掌勺。

    安旭阳二儿子把那些亲朋好友送来的东西给列了个清单。

    倒不是攀比什么,就是念着这一份情谊,可别忘了。

    安旭阳换了一身稍显得严肃的立领衣服,画中仙也演化出了个老太太的障眼法,按着他老家的习惯,六十岁,七十岁,生日得要好好办一场,要有火盆,跨过去把不干净的东西烧掉,也要祭祀先人,等到八十岁,九十岁,就要过‘忘生日’,意思是年纪大了,年岁往上涨也不是个好事。

    有时候到了一个岁数,人自己就觉得自己快不行了。

    忘了自己有多大,老人就能活得更长,更健康些,这也算是难得糊涂。

    老人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了那一副古画,画卷本身就已经泛黄,画上红衣女子眉眼清丽,一点朱唇含笑。

    安旭阳抚着这画卷,跟旁边妻子商量道

    “总是压着也不好。”

    “要不然,今天把这画也挂出来?”

    画中仙面色一红,瞪他一眼,道

    “今天儿子孙子都在,你把画挂出来,不是不给我面子么?”

    安旭阳尴尬一笑,突又想起今天的几个警察,便又道“也是,这画还是你拿着吧,好好藏着,藏隐蔽点,可不能给别人看了去。”

    他直接将这画卷递给了画中仙,然后不复如当年那样有力的手掌在画中仙手掌上拍了拍,微笑道“安旭阳这辈子不后悔娶你。”

    画中仙道“说这个做什么?”

    安旭阳哈哈大笑,转过身来走出门去。

    安升明上菜,自家做的,各种菜色简单,比不上饭店里的讲究,就是用料实在,量大味浓,众人一边大声谈笑,小辈们则是自己聊自己的,是所谓其乐融融。

    祝宏邈蹲在外面,恶狠狠地啃了口鸡蛋灌饼。

    他已经申请了行动组强者来援。

    他们制不住那邪灵,软的谈不下来,也没法子硬来。

    但是行动组自然有高手。

    转过头来,他看到了一个没有预料到的身影。

    “卫馆主?”

    ……………………

    卫渊先前说,正统的神灵看不起幻术。

    这话不假。

    可他又不是神灵。

    障眼法这手段还是很有用的。

    只是恰了个法决,他就轻而易举地走进了屋子里,院子里老老少少,生生就没有一个人发现了他,卫渊相信之前见到的画中仙是善良的,但是在古代那复仇的画皮向卧虎恳求一些时间,说她只希望能够给父母颐养天年,那时候的画皮也是真心实意的。

    那个善良的富贵小姐,最终没能对抗了妖物的嗜血天性。

    手中留下了上百人的性命。

    画中仙呢?

    卫渊走入院子里,安静坐在一旁的桌子上,桌子上有没用过的酒杯,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抿了一口,现在酒桌上已经吃得尽兴了,而尽兴之后,就是祭祀祖先,脚跨火盆,安旭阳屏住呼吸,跨了过去。

    小孩子们不知所以,但觉得热闹,拍手笑着。

    安升明抓出糖果来分给他们,叫这些孩子们说些漂亮话。

    卫渊抬眼扫过这个院子,纷纷扰扰的热闹,老太太,亦或者说画中仙,怀里抱着那一副张浩口中已经被做了手脚的古画,露出来的一末红衣鲜艳地惊人。

    卫渊想起画皮妖的教训。

    轮到她跳火盆了。

    安旭阳转过头和朋友们笑着聊天。

    忽然,

    红衣女子跨过脚,障眼法所做的老太太也轻巧地跨过了火盆,而画中仙手里的画卷却被一下抛进了火盆里,哗啦一下就点着了火,安旭阳突地转过头来,看到火苗撩动,那纸张已经发脆发黄的画卷一下被烧去,似是不敢置信,先是本能地愣了一下。

    然后突地像回到了十七八岁的少年时,剧烈挣扎,将旁边的人推开。

    几个大步跑过去,弯下腰,伸出手,不顾火焰烧着,伸出手就去烧得正旺的火盆里去抓那古画,安升明几人给吓了一大跳,那火里可还倒了助燃的东西,这一下不得要把手上的皮都给烧掉,连忙把老人拉着。

    可谁也不知道,这已经耳顺之年的老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像是发了疯的牛,几个人都拉不住。

    安升明拉得吃力,连忙对那仍旧存在的障眼法老太太喊道

    “妈,你快劝劝爸啊,这突然发什么疯。”

    众人知道安旭阳一向都听他家老婆的话,一个个都回过头,看向那老太太。

    安旭阳双目瞪大,通红地流泪,却只是盯着火盆里。

    红衣女子站在火焰里面,看着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微微笑了下,而后就烟消云散,只剩下大片大片画卷被烧尽之后的灰烬,随着火苗的舔舐而飞落下来。

    安旭阳伸出手,其中被火焰烧灼地金红的灰烬落在他掌心。

    老人失了力气,被子孙们拉开,却突地嚎哭。

    终于得以拉住老者的年轻人们露出微笑,孩子们捧着五颜六色的糖果满脸茫然,脸上还残留着刚刚的开心,唯独安旭阳独自坐倒在地,对着火盆嚎哭。

    卫渊沉默,旋即自嘲一笑。

    他只是想到了画中仙或者还能自持,或者化作妖魔,如果还能自持,就带回到龙虎山,如果化作妖魔,就只能动手拔剑斩妖,但是却没有想到第三种可能。

    画中仙发现了自己的异变,宁愿自毁,彻底断绝自己妖魔化害人的可能。

    他把手里的杯子轻轻放在桌上。

    幻术以自身为圆心施展开来,所有人都陷入障眼法里,只有安旭阳自己还清醒着,他下意识抬起头,看到了身穿黑衣,神色略有苍白病弱,眉宇锋利的博物馆主,却只余下悲怆,双目神光涣散,悲从中来,说不出话。

    卫渊迈步走过院落,看着被焚尽的古画。

    道“果然,她既然是画中所生的灵性,当然知道古画被做了手脚。”

    看着泪流满面的安旭阳,卫渊暗叹口气,五指微微张开,双目收敛,太平要术之上法术随心而动,并指在那一杯酒水里画符,旋即只是一引,酒水化作白龙,落于火盆,先前自然散去的魂魄,尚且还没有回到天地就被招了出来。

    复又化作了红衣女子,只是身形飘忽,没有了实感。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手掌,看向安旭阳,一切如在梦中。

    复又看向卫渊,道“您是……”

    卫渊开口道“这只是呼魂引魄的道术而已,你本来是古画生灵,寄居在画上,现在寄托你魂魄的画已经散去了,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个折中之法,得要问问你们二位。”

    安旭阳死死盯着卫渊,满脸恳求。

    卫渊看着画中仙和安旭阳,先望向画中仙,问道

    “你愿意放弃性灵的漫长寿命,和他同老共死吗?”

    “自此舍去根基,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会生病,会困倦,也会饿,会累。”

    画中仙点头答应,毫不犹豫道

    “当然。”

    卫渊一笑,又看向安旭阳,问道“那么,安老,我看你身体很好,估计能活到八十多岁,如果让画中仙和真灵和你的魂魄联系起来,恐怕至多只有十余年寿,你愿意付出十年寿命,和她同老共死吗?”

    安旭阳几乎是生怕这是一场幻梦一样,重重点头。

    卫渊看着一人一灵,抬手起符,耗去了画中仙的根基,耗去了安旭阳的寿数,符箓缓缓成就,拂袖一分为二,飞入了安旭阳和画中仙的眉心,安旭阳只觉得稍微虚弱了下,而后,那红衣女子散去了数十年不老的容貌,脸上出现了周围,她的黑发变得花白,站在安旭阳旁边,没有了任何的违和感。

    卫渊收回手指。

    那画中仙心潮起伏,对着这几乎一定程度违反生死的手段失神。

    她鼓起勇气,询问道“道长你们不是,来斩妖除魔的吗?”

    年轻的博物馆主讶然,而后温声笑道

    “此亦是,斩妖,除魔啊。”

    他道“上一次离开的时候,我说过祝两位金婚快乐,倒是记错了时间,还有十年,就当是我提前祝福了。”

    他在安旭阳用力握着画中仙手掌的时候,转身离去。

    在踏出这个院子的时候,看到那记录礼物的书册,一种冥冥感应让卫渊脚步微顿,沉吟了下,然后拈起笔,顺内心之激荡,应天地之痕轨,在后面增加了一句话,像是画符的时候完成了最后一笔,气机顺畅。

    原来这也算是符箓。

    卫渊若有所悟,又知道,这不止是符,也是一语成箴的箴语。

    他看了看自己所写下的东西,转身离去。

    幻术在他走出院子的时候,骤然消散,安旭阳转过头,看到那原本是障眼法的老太太还站在那里,真实不虚,他猛地站起身来,几步跑去,局促着说不出话,老太太伸出手给他拍了拍衣服上的土,眼眶微红,轻声道

    “一幅画而已,急什么。”

    “是,是,一幅画而已。”

    而这个时候,一个捧着糖果的孩子低下头,看到记录礼物的书册上一行语气平淡如白描的文字——‘十五年姻缘,泉州卫渊’

    他眨了眨眼,那一行文字竟又奇异地消失不见,仿佛只是他的错觉。

    卫渊步步走出,背后有欣喜和压抑着过往压力忧思的啜泣。

    有真正的僧人说过,要度化一切有情众生。

    但是却无一众生可度。

    是众生自度。

    十五年同生,最终共死。

    忘川之畔,与君长相憩;烂泥之中,与君发相缠。

    ………………

    在遥远的山脉,在远离人间的所在,只存在于过往岁月的猛兽发出震天撼地的咆哮,神话的异兽掠过天际,插翅的猛虎低沉嘶吼咆哮。

    静坐着的武昱睁开了眼睛,他换上了巫士的衣服。

    取出了庄严,诡异却又神圣的青铜面具。

    祭礼,马上就要开始。

    ps:今日第二更…………四千字。

    大家端午节吃粽子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