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妖博物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一百九十七章 礼物(感谢岁与时逝的万赏)
    龙虎山上,张若素看着那一句大概是飞着来的,满脸狐疑。

    然后本能做出猜测。

    嗯,飞来的,难道是加急快递,直接航空运输?

    这帮点小忙就帮点小忙,还送什么礼物。

    实在是太客气了。

    老道士手指飞快,打开手机p,满脸期待,却发现根本没有给自己这个号码发的快递。

    心底越发狐疑。

    很快,张若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初时,是那位年轻道士心里放心不下,又去看了泉市附近的状况,然后发现又一道强烈法力反应从泉市离开,让他心里咯噔一下,再定睛一看,这次竟是直接奔着自家来的,当即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连忙跑去找了张若素,把事情一说。

    老道士先是一怔,而后这才反应过来那句大概是飞着来是什么意思,嘴角一抽,险些把胡子给揪下来,可看着有些慌乱的晚辈,还是面色温和,安抚道“这很正常,不必大惊小怪的。”

    “只是道友给送个礼物。”

    “瞧,这不是来了吗?”

    伴随着长风呼啸,一柄八面汉剑自远处而来,周围萦绕大团风气,一位位道人都察觉到这不速之客,各自抬头,却又听到张若素轻描淡写的声音,老者只在山巅,声音却在整座龙虎山每一名道人耳边响起,道

    “都散了吧,不就是一把飞剑,道友送点东西过来罢了,看什么看。”

    “且去修行。”

    于是众人这才安下心来,张若素风轻云淡,心头暗爽,得意洋洋,飞剑送礼,谁人见过?抬手一招,那柄八面汉剑低声鸣啸,被流风牵引,落在了张若素手边,手机上悬着个手机,有导航声音道

    “此次导航已经结束,路程五百八十二公里,您一共在三百一十段路程超速,违章拍照一千三百次,导航提醒您,安全驾驶,为人为己,请尽快到就近派出所自首……”

    “已经自动联系到龙虎山派出所。”

    张若素“…………”

    年轻道人“…………”

    老道士呆了下,倒是忍俊不禁,豁达一笑,道“倒还真是跟着时代”,将手机摘下来,递给旁边年轻弟子,吩咐道“去给他充满了。”

    那道人接过手机,却还心底好奇,不知这飞剑传讯来的是什么礼物。

    张若素也不赶他走。

    施施然打开了快递盒子,看到了一颗满面不甘的人头。

    老道动作一顿。

    旁边那两个年轻道人更是骇地面色发白。

    老天师眉头微掀,下意识以为,这个才是那馆主口里的动静和麻烦,旋即否定这一可能。

    并指一点。

    已是发现了那隐蔽的真灵,将其取出。

    五指微张,画面演化。

    ………………

    卫渊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来自于龙虎山,来自于张若素。

    卫渊看到打来的人是谁,动作顿了顿,接通了电话,两人沉默了下,然后他第一次听到了张若素的声音,苍老而沉稳,缓缓道“卫道友,神交已久了啊。”

    卫渊之前就猜测过张若素的身份。

    毕竟,之前淮水改道的事情,就不是一般天师府弟子所能遮掩的。

    对于这声音的苍老,虽然有些微诧异,却也能够接受。

    道“道长看来已经看过那道真灵了。”

    张若素缓声道“自然如此。”

    “这人是樱岛扶桑京都名寺的下一代主持人选,当代主持的独子,茂木义行,这一次他亲自来我神州,竟然盯上了神州的神性和灵脉,也就是他口中的所谓不死不灭之物,此事多谢道友,以雷霆霹雳手段,将其拿下。”

    卫渊嗯了一声,询问道

    “我将其击杀,是不是给道友添了麻烦?”

    “呵……当然不算。”

    “那道友打算怎么处理这扶桑的大派弟子?可是要抹去天机,防止被扶桑那边寻来?”

    这也是卫渊先前所想,官方最有可能选择的方案,这样直接来个死无对证。

    天师府中,慈眉善目的老道人平淡答道

    “抹去天机?”

    “当然不,应当把这颗人头好好包装一下,然后送给京都寺庙。”

    张若素道“他们觊觎神州,行此腌臜手段,已经是犯我神州之事。”

    “于此家国之事上,我等自当寸步不让,十倍偿还。”

    他笑了笑,道

    “其实这也算是有点讲究的。”

    “咱们毕竟是礼仪之邦,堂堂华夏。”

    “他把自家子弟送来,我们就把他子弟再送回去,这个,就叫礼尚往来;表面上可以稍微给他们留一点,这叫大国风范,里子上半点不让,而这叫规矩底线;他们若不识趣,那就连这面子也不用留了,这个叫先礼后兵。”

    “咱们神州不少人读书,总觉得要儒雅要温和,要走中庸,这不对……”

    “中庸是强大者对自我力量和欲望的克制和约束,是我可以轻易做到其他的,可以霸道行事,恣意掠夺镇压弱者,但是我克己为善,自我约束,走规矩,这个叫中庸;而不是没得选只能这么做,给人排挤欺负了,还安慰自己说这叫中庸,是祖宗之法,就滑天下之大稽了。”

    “一手书本一首刀剑,满腹经纶下面是刀枪剑戟,这才对。”

    卫渊道“他们会如何?”

    张若素微微一笑,答道“他们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客客气气收下礼物,然后送出上等灵材作为回礼和赔罪,表面上和气谦恭,不知情的人会觉得他们和我们关系很好。”

    “他们一贯如此。”

    “善良会被当做软弱,大度会当做可欺,像是豺狼,有小礼而无大义。他们只认得刀剑和疼痛,只有唯独堂堂正正地打服,让他们知道永不可犯我神州,才能学得乖巧。”

    “无关紧要的面子上可稍微留些,给他们个台阶。”

    “可里子里,我神州的每一寸都是淌着鲜血的,一步不让。”

    卫渊道“张道友对他们倒是了解。”

    张若素笑呵呵道“老道没什么天赋,只能苦练,少时曾去战乱国界磨砺拳脚,而后封去法脉,自东而西,游历东瀛,高丽,雾都,一路打了回来,而立之年回了龙虎山,这才继承了师父的衣钵。”

    “床底还扔着两把折了刃的东瀛名刀。”

    “在古时候,龙虎山要压神州法脉;而今这地球各国之间都有联系,龙虎自然要压覆天下法脉,才能有资格继承衣钵啊。”

    卫渊沉吟了下,张开手掌,那一枚印玺在掌心之上起起伏伏。

    他道:“张道友,这件‘礼物’,过几日能不能由我亲自送去?”

    他还记得,那扶桑人打算和太平部结盟的打算,此事无关于其他,作为神州太平道弟子,他现在一身道行有一半都是太平嫡传,此事必须亲自去一趟,还可以顺便打探打探徐巿的情况。

    当然,要等到殷商祖脉和山神印玺联系起来。

    要有自己的底牌,能有一定把握遭遇徐巿全身而退。

    张若素讶然,而后颔首应道“当然。”

    老道士笑道“到时候,道友你亲自来龙虎山,取了此物,老道虽然没有办法下山太久,不过倒是也能让师弟陪着道友去一趟扶桑京都城。”

    两人又寒暄了一会儿,才结束通话。

    张若素抚须叹道“还是手机方便,以前养着灵兽太慢了。”

    他又看了看快递盒子里的人头,白眉微微皱起,拂袖让另一名道人将这盒子抱着,吩咐道

    “去用冰符冻了,等他来取。”

    “是,天师。”

    那年轻道人捧着盒子离去。

    才走数步,张若素便又凝眉唤道“唉,回来回来。”

    “罢了,用什么冰符,去找个福尔马林泡了就行,待遇那么好做什么。”

    “这……明白了,师祖。”

    又走数步,年轻道人脚步放缓,心中默默数着数字,果不其然,不过数步,张若素又开口道

    “等一等。”

    老道士白眉纠结,最后道“用福尔马林也太便宜他了。”

    “你且下山去,随便寻个工地,提桶石灰回来,腌一腌,别发霉发臭了就行,天气热,别弄得哪里都臭,这儿可是龙虎山清净圣地,太臭了丢人。”

    年轻道人应一声道

    “得嘞,太师父!”

    转身快步离去。

    张若素摇头,自嘲一把年纪,竟又有些收敛不住脾气,屈指在八面汉剑上敲了敲,连敲三下,刚刚奔走千里而散去的狂风敕令又重新汇聚,密布在整个剑的剑身上。

    然后把手机往上面一放,随手一抛,八面汉剑鸣啸,转眼便自龙虎山飞出。

    ……………………

    当日下午,卫渊给行动组打了个电话,询问先前那太平道弟子的状态。

    张浩沉默,语气低沉回答道“……没能救回来。”

    “他全身的内脏都快被毒物腐蚀成黑色的了,还能活着撑过去已经是奇迹了,不管是现代的医学,还是说道术,都没法子把他救下,抱歉。”

    卫渊反倒安慰张浩道“无妨。”

    “你们也应该尽力了。”

    想了想,他岔开话题,“对了,先前那摊位上的邪物都处理了吗?”

    张浩答道“大部分都解决了,只是有一件事情还有些棘手。”

    “那些邪物本身被那老东西下了手脚,不管诞生出的灵性是善是恶,邪物本身都会牵引他们作恶,其自身良知能够制衡一段时间已经是极限,时间越长,就越容易被影响,最终导向邪灵这一存在。”

    “有一件五十年前送出的邪物,灵性已经继续到极限。”

    “我们担心会出现问题。”

    卫渊怔了下,他想到前一段时间见到的画中灵,询问道

    “那和这件邪物有关的人。”

    “是不是叫做安旭阳?”

    ps:今日第一更………三千两百字,感谢岁与时逝的万赏,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