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妖博物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一百九十五章 阴差阳错,错打正着(感谢Ho先生的盟主)
    天师府,张若素正在忙里偷闲。

    这段时间,神州各地已经开始普及基础的养气修行法门,一开始自然是从各级官方机构开始,挑选身体强健,资质中等偏上的人开始入门,现在已经初见成效。

    接下来还需要通过军方反馈的数据,将这修行法门不断地修缮。

    直至能够达到义务普及的安全性。

    到时候就是从小练气,用修行取代体育课,而且纳入中高考。

    当然,这一部分仅止于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想要得到进一步各派真传,或者军方武门招式,就需要考量各种各样的因素,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修行者对于这片大地的忠诚,这是底线。

    瞅着其余几位年轻一辈的弟子正忙着处理文献。

    张若素吸收经验,悄悄把手机静音了,然后点开了一个游戏,准备来一把,心情愉快地很,可才刚刚进入界面,手机上就突然弹出一个消息。

    “道友,等会儿可能会有一点点动静。”

    看到发出消息的人,张若素右眼皮突地跳了跳。

    紧接着又弹出一个新的消息。

    “有劳。”

    老道士张了张口,旋即苦笑。

    现在是连多余的解释都不说一句了吗,直接有劳。

    你至少要说一说,你这是一点点动静,还是亿点点动静啊,道友你莫不是用的拼音输入,打错字了。

    一想到前次所谓的动静大小,张若素就觉得自己的额头都在痛,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招来门下弟子,吩咐道“你且去用万里圆光镜去看看,泉州一地可曾出了什么动静?”

    那名弟子虽然不解,但是祖师发话,自然也就点头应下。

    转身快步出去。

    留下张若素在这儿等着,老道士难得又有了年少时被逼着做术数的感觉,过了一会儿,眼见着那年轻道士面色煞白,快步赶过来,张若素也是心里头一个咯噔,当下头大如斗。

    那年轻道士顾不得行礼,急促道

    “师祖,不好了!”

    “定神,定神,说说,又出什么事了?”

    年轻道士也没注意到祖师那一句又,只是急声道“泉州那边,突有一道雷光飞出,速度极快,转眼就已经飞过泉州地界,此刻往西而去,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其上雷痕遍布,每过云雾,剑上雷劲就多一丝,肉眼已难锁定。”

    张若素怔住。

    旋即长呼口气,道“原来是这样。”

    “还好还好,动静不算大。”

    那年轻道士瞪大眼睛,声音都忍不住提高了几个度,道

    “祖师,那可是一道不比咱们天心五雷咒法差的神通啊。”

    “已经飞出上百里了,跟战斧导弹一样。”

    “这还不算大?!”

    张若素神色松缓,安慰道“你还年轻,还不懂。”

    “真不算了。”

    年轻道士嘴角抽了抽“…………”

    张若素低下头,找到卫渊的聊天框。

    轻松愉快地发出一个猫猫比耶的表情包。

    ……………………

    在神州中原偏西的方向,在层层太行山脉之中。

    茂木义行艰难跋涉,手中的古代玉符给他指引了方向,即便如此,他也是花了好几日时间才摸到这里,扶桑所特有的僧衣已经有些污浊,年轻僧人吐出一口气来,在这山上站定,取出这一道古代符箓。

    口中高声道“不知太平道高人何在?”

    “小僧应长辈之令前来。”

    这是他这赶路几日所学的神州语言,也就会这么几句,声音远远传出,却毫无反应,正当茂木义行觉得是不是自己找错地方的时候,突地听到身后传来轻描淡写的声音,道“扶桑人?”

    茂木义行心中大惊,转身去看,眼见着那是身穿黑衣,须发颇乱的男人,看上去似是有三分狼狈,但是气度俨然,鹰视狼顾,显然有着极为高深的道行在身,于茂木义行见过的修士里,算是绝对的顶尖存在。

    哪怕是自家寺庙里静修的祖父,也未必是这中年道人的对手。

    当即不敢怠慢,又是双手合十一礼,面容尊敬谦卑,道

    “正是,贫僧来自京都。”

    中年道人并不在意这些,道“我和那老头儿有约定,这符箓算是我给他的信物,你持此符过来,可以换取我的一个约定,我太平部也是大宗正派,一言九鼎,你想要什么,且说吧。”

    这道人口中竟然能说一口流利的扶桑话。

    茂木义行讶异之后,微笑道出了一路想好的话

    “贫僧想要和施主结一个善缘。”

    “哦?善缘?”

    茂木义行点头道“世事变化,千古未有之大变局将来,往后定然有各种大事大变故,道长修为高深,贫僧只盼结下善缘,有朝一日,若贫僧落难,希望道长能相助一番,而道长若有需要的,茂木家也定当鼎力相助。”

    道人直直盯着茂木义行,道“哦……你们也想和我太平部结盟。”

    “若是我不答应呢?”

    茂木义行坦然道“那么,贫僧双手奉上符箓,转身就走。”

    道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原先听闻对方是扶桑人,本有杀人夺宝之心,但是一则顾忌那老者存在,二来这等事情,多少面上挂不住,之后听到这僧人是世家出身,又有结盟联手之心,当下动摇,沉思片刻后,哈哈大笑道

    “好好好,心性算是不错,难怪樱岛扶桑会让你来我神州。”

    “好!那我就答应了你们这茂木家,太平部就和尔等结盟,你在这神州行走,若有危机,吾必来救你。”

    茂木义行松了口气,双手托着那古代符箓递过去。

    道人伸手去取符。

    正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动作一顿,一身道行,心血来潮,突觉得眉心刺痛,有种说不出的慌乱之感,就仿佛有大祸临头,不由迟疑了下,可这古代符箓在前,也不能放过,伸手拈起符箓。

    几乎是在他触碰符箓的瞬间。

    那种极端的不安和慌乱感瞬间吞没了他。

    毕竟也是在神州这等地界,生生闯荡出名号的真修,道人毫不迟疑,右手一挥,直接将那珍贵无比的符箓抛回去,而后本能施展道门护身咒,脚踏禹步,跌步后退,张手,一柄古伞出现,瞬间展开挡在身前。

    茂木义行还茫然不解,下意识接住符箓。

    忽然,

    气压仿佛骤然压低了。

    秋日的山林,原本是热热闹闹的。

    各类的虫子,鸟儿,小兽,发出不同的声音,总之啊,是一刻都停不下来,可现在,鸟儿收敛了翅膀,虫子再不敢吱声,僧人刚刚看到,一头山林中硕大的野狼,此刻趴伏在地,夹着尾巴,只有呜咽的份儿。

    茂木义行手掌下意识收回,擦过衣服。

    突然觉得刺痛,就像是出现静电感应。

    可现在明明是湿润闷热的秋日。

    他下意识低下头。

    咔啦啦,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细微的电光在那僧人衣服上腾起,彼此纠缠,而那中年道人低下头,看到自己手臂上汗毛自然地全部竖起,他眼瞳瞪大,心中惶恐惊怒。

    “这是……”

    “雷法!”

    耳畔有可怖的呼啸声音穿梭而来。

    天地大亮!

    极致的光芒,带来的却是两人视野骤然变黑。

    茫茫然间,有平淡的声音徐徐落下

    “当诛……”

    而后,

    一声极端暴烈的雷霆,仿佛铁锥,死命地砸在耳膜上。

    让他们的大脑瞬间嗡地一声,失去思考判断能力。

    雷光伴随着浩浩雷霆,降临此地。

    充塞万物耳目。

    继而,

    一剑堂皇斩下。

    ………………

    道人只觉得双手一热,再握不住法宝,整个人被抛飞出去,后背重重撞击在了岩壁上,喉头一甜,咳出鲜血,眼前尽数灿灿的白光,耳中轰鸣,甚至出现了耳鸣失聪的迹象。

    过去许久,那黑衣道人才挣扎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刚刚情急抛出的法宝,竟然已经被劈做焦炭,鼻子里有肉类焦灼的味道,看到刚刚还意气风发,似乎要在大世大脑一翻的茂木义行半边身子已化作焦土。

    一柄长剑悬空,铮铮鸣啸。

    与其说是剑气剑意,不如说是浩浩雷霆,充塞剑身,冲天而起。

    道人咳血,眼见着那剑上雷痕,只觉得浑身发寒,再不敢动,

    那法剑悬空一周,剑光裹挟住那符,又在茂木义行脖颈上一旋,直接将这扶桑僧人斩首,从容遁回,只剩下道人许久后面色煞白,回过神来,暗恨咬牙,他认出那柄剑,乃是正一道形制。

    虽然不知为何极为古老,但是绝不可能认错,形制相似,那是龙虎山的法剑。

    而雷法,雷法也是符箓派的拿手好戏。

    竟然追杀了来,是因为这和尚,还是自己?道人眼神变化,吐出口气,踉跄起身,原本还觉得还可以在外游荡,以自身的一身本领,当可以无恙,眼见着这飞剑千里斩首的手段,骇得头皮发麻,哪里还有胆量再在外头逗留。

    当即勉强起身,回了阵气,赶回了先前所隐藏之处,将代代传下的太平道之物收好。

    其中有法杖一柄,符箓数套,并师祖牌位。

    又因为大贤良师是殁于战场,当时的灵位乃是次天师亲手所刻,又和次天师自己的灵牌放于一处,这正是最重要之物,需得日日早课晚课祷告,而这代代相传之物,效果自然最好,能称得一句宗门传承重器,这道人把这些东西收好,其余的杂物则置之不理,匆匆离去。

    直奔着他得到太平道传承,也即往日太平道法脉之一的地方赶去。

    因宋代太平道落寞。

    那法脉便被封锁,天下只他知道,足够安全。

    ps:今日第一更…………,三千两百字,感谢ho先生的盟主,谢谢~

    在第一百八十七章,勾连如网里,那摆摊的把符箓给了这个僧人~毕竟,还得找回老家祖脉才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