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妖博物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一百九十三章 来访者(感谢龙虎山下小韭菜的万赏)
    三件青铜器最终散去了光芒,收敛了灵性,缓缓坠在桌子上。

    原本如同怒涛一样在整个房间里不断涌动的青铜色涟漪异象也消失,回到了青铜古器本身,化作了原本就有的纹路,看上去仍旧古朴厚重,有着经历漫长岁月所独有的沧桑感。

    卫渊吐出一口气。

    旋即有些遗憾,刚刚那樱岛神性的纯度是真的不靠谱,还指望能够多撑一会儿,没有想到,才烧了不到十分钟就已经燃尽了。

    这一次好歹将敕令传递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能不能成功。

    可惜,现在手里的樱岛神性已经消耗完了,第五件青铜器也没能找到,如果没能成功的话,接下来想要开启和朝歌遗迹的联系,恐怕就要燃烧印玺的神性了。

    这东西和樱岛神性不一样,宝贵地很,烧一点没一点,划不来。

    不过,如果成功通过敕令让印玺和朝歌的祖脉联系起来,或许就能想到其他办法联系到那边,也或许可以想办法先找到最后一件青铜器,以及,需要苏玉儿的帮忙……

    卫渊把三件青铜器收好,摆放在了一起,关上透明的玻璃柜门,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朝歌城和人间界隔得太远了。

    神力的传递会不会有延迟……

    卫渊觉得这个想法很有必要验证一下,否则以后用这一类手段的时候,就很有可能出现预想出错,出现明明已经摆出pose,调动了法力,却死活什么都放不出来的尴尬情况。

    如果出现那种情况,恐怕只能把对手尴尬死了。

    当然,在这之前可能他自己就得用脚趾扣出一套三室一厅。

    卫渊把这杂念抛出脑后,退后两步,看着青铜器,徐巿还活着,只是不知道实力如何,此刻在哪里;也不知道殷商那边下一次大型祭祀要什么时候,不知道那种古代的山脉和印玺相连,效果如何。

    卫渊看了看时间,天色已经晚了,吃过晚饭,回去修行吐纳,眼下他的实力相比起徐福还差得太远,至少也要把修为提高到曾经铁鹰锐士的程度,才有资格去想这些事情。

    卧虎决是汉武时代所创造的功法,比起源初的黑冰台功法,这一门经历千年代代卧虎改良的卧虎决,显然要更成熟一些,不过经验上是可以共通的,卫渊修行起来更为纯熟,在行气的时候,短暂避开了心口的伤势。

    或许是因为得知仇敌还活着,卫渊这一夜沉思许久。

    然后,第二天。

    他赖床了。

    ……………………

    卫渊瞪着一双黑眼圈,勉强起来。

    把水鬼都吓了一跳。

    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刷牙,镜子里的卫渊无精打采。

    事实证明,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仇人也得一个一个宰,哪怕是武者,你当天晚上不睡觉第二天也会困,一顿不吃也会饿得前胸贴后背,卫渊洗了把冷水脸,刺激精神,这才呼出口气,觉得精神了点。

    接下来一边等待行动组对于那樱岛老头儿的审问结果,一边疗养伤势。

    心口上那个贯穿式的伤口相当严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利索。

    卫渊一边想一边晃动手中的平底锅,把里面的鸡蛋煎饼翻了个面。

    鸡蛋饼金黄,里面加了切碎的葱段,所以有那种香葱和油发生反应时候特有的香味,用筷子按着鸡蛋饼,让鸡蛋饼的底面和高温的油亲密接触,卫渊有些发呆地想到,也不知道殷商那边的祭礼还有几天。

    既然是山海界,那么那里的时间和人间界的时间是相同的吗?

    山海诸界啊……

    卫渊把煎好的鸡蛋饼放到盘子里,做了一碗冬瓜海带汤,随手撒了一把虾皮,顺便把昨天晚上剩下的排骨拿出来热了热,算是香气扑鼻,一口咬下去,在汤里放了一夜的排骨更加入味,按照卫渊自己的判断,能打七分。

    但是卫渊却有些莫名地觉得食之无味。

    他咬了一口口感柔软的蛋饼,呢喃道

    “山海异兽啊……”

    他脑海中也不知怎么得就想到一类一类异兽的模样,忘都忘不掉。

    首先,大部分异兽是他画出来的,而其中相当一部分凶兽是伤人的,甚至是会吃人的,这种危险的东西,画完之后又不可能把它们放回去,养着的话,部族里还缺肉的呢,当时的人们就只好‘含泪’解决掉。

    现代科技提取出了能够增加食物鲜美味道的各类调味品。

    但是古神话时期的肉,只要随便烤烤味道都会很好。

    就像,就像是之前从淮水里抓的那两条鱼。

    一股一股潜藏在遥远记忆里的味道一下就浮现出来,让卫渊觉得口中唾液大量分泌,胃里的胃酸翻腾几乎有些发烧,只能大口吞咽饭菜填满胃部,只要一回忆起哪个味道来,什么都味同嚼蜡一样。

    这个时候就更想念禹了,他虽然做饭只会烤这一种法子,但是耐不住什么东西都能抓来啊。

    吃饱喝足的时候,卫渊念叨着山海异兽的某些名字。

    看了看时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都又过去了一天,无支祁居然没有催促他去送新的备用电池?暂且不说电脑备用的电池,手机的充电宝应该也已经用完了才对。

    卫渊给自己倒了杯茶,顺手给无支祁发了消息。

    “需要电池吗?”

    差不多五分钟左右,无支祁回答“不用。”

    卫渊诧异,狐疑道“真不要?”

    无支祁平淡回答“吾乃天神。”

    神,是无所不能的。

    卫渊好笑地摇了摇头,好吧,既然不用那就暂且先不给送了,难不成无支祁转了性子?既然想不清楚,当即也不在管这件事情,自顾自吐纳修行,打坐练气。

    淮水水底。

    无支祁放下了手中的手机,专注着看着电脑。

    祂还记得自己之前尝试以阴水雷给手机充电时候,把手机给弄爆掉的事情,现在却已经找到了缘由。

    祂手指在键盘上敲击。

    ‘充电时候,手机爆掉的原因’

    “原来是电压不稳……”

    想了想,无支祁继续搜索稳压器工作原理。

    变压器工作原理。

    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去看。

    在祂生活的年代,对于神通和法术的使用都还极为粗狂和原始,大和强就是权威,力量就是一切,而现在人族利用各种机关驯服了雷霆,做到各种各样精妙的事情,在祂看来也算是法术的一种,既然是对雷霆的运用驯服,人类能做到,没道理祂身为神却做不到。

    祂可是天神!

    无支祁心底有自己的傲然。

    祂乃是天生神圣!

    是强大无比的神系之主,是四渎之一。

    淮水神系的水君,被万物称呼为祸君。

    然后低下头,继续研究电压稳定的原理。

    没有人知道,淮涡水君第一次主动研发法术,目的是为了打游戏的时候不会断电。

    所以要开发给自己的电脑充电的方法。

    最好是一道法印直接充满那种。

    无支祁看了好一会儿,顺便瞥了一眼,看到了旁边的关联搜索——

    水力发电系统。

    “水?还能发电?”

    这是个好东西啊。

    无支祁看了一会儿,陷入沉思。

    卫渊能弄一套过来吗?

    想了想,搜索——

    ‘如何让家长给自己弄一套水力发电系统?’

    顿了顿,在后面补充道‘要大的,图片搜索出的那种。’

    点击,搜索!

    …………………………

    不知道无支祁正在打算为了节省充电时间而开始研究以法术给电器充能的法术,卫渊在之后的几日进入一种极为规律的生活,每日修行,饮食,先前的神灵敕令用完后,用印玺中残留的神力再度画了一道敕令护身,就再没有动过。

    只是安静地等待着武昱和殷商祭祀之礼的完成。

    但是在祭祀开始之前,却有另外没有预料到的客人上门拜访。

    叮铃——

    伴随着清脆的铃铛声音,博物馆的门被推开。

    门外是张浩,以及卫渊前几天曾经见到过的,追查那樱岛老者的警员,两人走进门来,张浩已经熟门熟路,祝宏邈却有点拘谨,当看到卫渊的时候,才有些惊讶,这才知道,张浩所说的拜访一位前辈就是当天出现的人,忍不住低声道

    “是你?”

    卫渊也有些讶异于祝宏邈的出现,微笑点了点头。

    邀请他们坐下,然后给这两人倒了杯茶,想起一事,玩笑般问道

    “张浩,我之前和你说的有用吗?”

    他所说的是之前对张浩,约自己喜欢女生时候不妨提议实验组减半的意见,张浩面色微红,显然之前卫渊的建议起了足够的效果,然后他很快收敛了自己的情绪,道谢道

    “咳咳,卫馆主,您的经……不,我是说,玄学,确实是很有效果。”

    “不过我们这一次来找你,是因为另外的事情。”

    他神色一正,道

    “应该是卫馆主你之前捉拿了那个樱岛来的人吧?”

    “我听宏邈说过情况,想了想,只可能是馆主你了。”

    卫渊点了点头“嗯,是我,怎么了?”

    张浩道“馆主你捉拿住的那个人,应该是樱岛一处修行神社的执掌者,悄悄潜入神州,蓄意为害,我们搜查处理了他携带的那些可能会蕴出邪灵的东西,最后发现了一些特别的,‘人’”

    他伸出手,手里有一个倒扣着的法器,然后向上一抛。

    打出法印,这法器发出流光。

    而后,这博物馆里就出现了一名面色煞白,衣服上有鲜血痕迹的青年道人,他双目煞白,没有瞳孔,脸上有氤氲的黑气,从脖子上开始有贲起的血管痕迹,像是盘旋在脖颈上的蟒蛇,一起一伏,望之令人畏惧,这个人似乎还要挣扎,却被一道道符咒所化的锁链捆缚住,动弹不得。

    张浩道“这是在那老家伙身上找到的,是药人。”

    他的声音顿了顿,道“他是太平部一脉的修士。”

    “是真传。”

    在这一瞬间,张浩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气机变化,让他背后发寒,他控制着自己不要扭过头,不要去看旁边那一把古朴的九节杖,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目不斜视,只是双目死死盯着前面,道

    “按照天师的吩咐,这个人,先交给卫馆主你。”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张浩觉得有些难言的压抑,有些喘不过气来。

    许久后,他听到前面的博物馆馆主开口说话,语气平和,落在心底却让他手掌都忍不住颤了颤

    “……原来如此。”

    “是修太平道的啊……”

    ps:今日第一更………三千五百字,感谢龙虎山下小韭菜的万赏,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