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妖博物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名字 (感谢归尘三千的万赏)
    祭坛上的异象逐渐的消失。

    武昱孤零零站在这古朴的祭祀之地,千万年不变的长风吹拂过已经有了裂痕的台阶,发出低沉的呼啸,一切就像是一场幻梦,如果说他手中没有这一道充斥神性的敕令,如果他耳中没有残留着最后那一个名字,那么他绝不会相信自己刚刚的经历。

    武昱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敕令,上面的文字泛起流光。

    一种极为高邈的气机萦绕在上面。

    像是鬼神。

    不,那就是鬼神。

    过了好一会儿,武昱才勉强回过神来,他小心翼翼地把这一道来自于神灵的敕令收好,收拾了心情,面色恢复沉静,一步步走下祭坛,回到了朝歌城中——历经了快要三千年的繁衍生息,原本的朝歌本来已经发展出小国一样的规模。

    但是代代都经历和山海异兽的厮杀,这里的人们无法向外扩张,最终维持到一种类似于城邦要塞的平衡状态,以古代朝歌城为中心,周围建造堡垒卫城一样的格局。

    在城池当中,有以山海巨兽的骸骨,以及被这些具备传说和神话的生物鲜血侵染的青铜所创造的青铜机关兽,迈步巡逻,防止凶兽袭击。

    武昱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沿路的商朝百姓们神色匆匆,面容之中有的欣喜,有的悲苦,武昱记起来,今天是外出狩猎异兽的队伍回来的时候,每一次都是如此,有的能够活着回来,受点伤已经是最大的运气,有的却只能带回来兵器。

    他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抱着自己父亲的兵器而痛哭。

    也看到白发苍苍的老者昂首从外出队伍中走回来,手中提着猎物,他的儿子已经在和凶兽搏杀当中战死,而他接过了自己儿子的兵器,踏入外域去复仇。

    鲜血,哭泣,挣扎,这就是朝歌。

    这些人交流的语言,是更为简单的语调,和祭祀时候用的巫祝之言不同,前者是一代代逐渐改变的,后者则是自三皇五帝所代代传承下来,据传说,能够让人和神沟通的语言。

    相较于庄重晦涩的后者,还是前者更让他有熟悉温暖的感觉。

    武昱视线扫过这些画面,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带起兜帽,匆匆赶赴到了祭祀的祖脉山上,他们的祖先商汤,在这里写下了汤誓,讨伐传说中的桀,而后代代的王都在这山顶祭祀天地万物。

    当年帝辛将朝歌城送出去的时候,连带着商王的祖脉也送出。

    他显然是不愿意这一座山受辱。

    武昱是巫士,有资格进入这里,他神色沉静地和收尾在这里的战士点了点头,一步步走到了最高处,虔诚得祷告了历代的先祖后,从怀里取出了那一枚敕令,而后将其放入到原本祭祀上下帝的地方。

    他之前还担心要怎么隐藏,但是当敕令接触这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山脉时候,其上文字散发出流光,而后就化作细碎的光尘,没入到了山脉之下,武昱心中既怅然又有些本能的懊悔,但是很快就定了定神。

    无论如何,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武昱定了定神,接下来就只剩下最后一步了,要在下一次祭祀的时候,让祭祀的众人都高呼其名,这件事情的难度,要远远超过把敕令放入祖地,后者只需要他小心谨慎,找寻机会,就总能做到,前者则是涉及太多的人,需要说服宗族长老。

    或者说,古时候的太师。

    武昱迟疑挣扎,还是选择找了过去,他过去的时候,那位已经白发苍苍却尤自有力的老者正在将一头捆缚着的凶兽拉过来,今天是狩猎收获的时候,他要将这凶兽杀死,以此来准备下一次的祭祀。

    武昱进入院子里,开口道“太师。”

    老者看了他一眼,似乎从这位不再年轻的巫士身上看出来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平淡地道“过来了,坐吧。”

    “嗯。”

    “听说你和飞御他们吵了一架?”

    “……是。”

    老太师没有继续问下去,沉默了会儿,只是摇了摇头,道“先不说了,你这一次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吧?直说好了,呵……你之前就一直心里藏不住事情。”

    他一边说一边尝试给这一头凶兽放血,却一直没有成功。

    这是一头穷奇,更准确地说,是掺杂了一丝穷奇鲜血的凶兽,能够在遥远的古代被禹王和他的臣属们准确记录下来的,都是各个种族最强的个体,现在过去几千年,沧海桑田,它们留下了很多后裔。

    这些后裔不一定有祖先的力量,但是至少在外貌上是很相像的,这一只穷奇后裔,就是身躯庞大,长有双翅的狰狞恶兽。

    老太师年迈了,一时间还没法把这凶兽给压制住。

    武昱帮着忙,两人合力压住这穷奇的后裔,武昱擦了擦额头的汗,低声开口道“我记得,十天之后有一场祭祀,太师,我之前翻阅古籍的时候,找到了一个新的祭祀的祷词,里面涉及到一位古代存在,我们要不要试试,把这一句加进去?可能会有效果。”

    “新的祷告?古代存在?”

    太师看了他一眼,果不其然地摇头道“我们现在的祷词都是经历过一代一代试验过,全部都是最有效的,如果你在古籍中找到了没有见到过的祷词,可能是以前被废弃不再使用的吧。”

    “这不是儿戏。”

    “每一次祭祀都要消耗大量猎物,都意味着许多族人受伤和战死,规格和仪程都不可能轻易地改变。”

    武昱预先猜过太师的回答,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事到临头还是心中失落遗憾。

    他咬了咬牙,上前一步,低声道“尝试一次,哪怕只是尝试一次都不行吗?”

    老人的回答毫无商量的余地,再度拒绝“不行。”

    “我们已经没有做这种尝试的余裕了。”

    他取了青铜短剑,剑柄上有玄鸟振翅纹路,顿了顿,并不在意地询问道

    “对了,你说要增加的文字和仪式是指向一位古代存在,是谁?”

    “叫什么名字?”

    武昱想着,可能太师会知道那位的真身,也或许那真的是商的那一代帝神,于是略作回忆,以传承自三皇五帝时期的语言答道“渊。”

    太师皱眉呢喃“渊?”

    他摇了摇头“没有听过。”

    然后准备动手杀那穷奇,却发现那穷奇后裔突然暴动起来,它的瞳孔怒睁开,不断焦躁不安地低声咆哮挣扎,整体呈现出一种极端仇恨和畏惧所结合起来的复杂的情绪,双翼拍击,爆发出的力气之大,几乎将老人直接掀飞出去。

    武昱连忙把老人搀扶住。

    两人警惕地看着前方无比愤怒,但是恐惧显然占了更多的穷奇后裔,一时间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过了一会儿,那老人神色微有变化,挣开了武昱的搀扶,站直身子,试探性地道

    “渊……”

    ?!!

    穷奇显然惊惧异常,毛发耸立而起,不住地怒咆狂吼,回头去看,如同是遇到了天敌或者仇人。

    但是这样凶狠的猛兽,又怎么会有天敌?

    老者踏步上前,口中连连呼喊这个名字,而独自被捕获的穷奇后裔惊怒恐惧,不住环顾周围,暴躁不安,最后老者踏前一步,手中的剑刺穿了穷奇的咽喉,退后两步,看着因为恐惧甚至于没能做出有效反抗,就被杀死的穷奇,突然心胸开阔。

    他长呼口气,看向武昱,道“我答应了。”

    “十天之后的祭祀,会在其中加入他的名字。”

    “您答应了?”

    “嗯,是的。”

    老人看着死去的穷奇后裔,忍不住低声感慨道

    “能够令这种山海异兽都感觉恐惧,这个名字一定是位强大的帝神吧。”

    武昱点了点头,终于松了口气,心中不可遏制地期冀着十天之后。

    十天之后。

    祭祀能够得到回应吗?又会得到怎样的回应?

    ps:今日第二更…………缓冲章节。感谢归尘三千的万赏,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