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妖博物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一百九十一章 称呼吾名(感谢逗比式的万赏)
    清脆的声音,像是于心底响起。

    武昱的脚步骤然止住。

    耳边那声音缓缓地弥散开,余韵不绝,他几乎要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屏住呼吸,缓缓转过头去,他的吐息骤然粗重,然后看到在殷商之民代代相传的那古代祭坛上,浮现出一道笼罩着光的身影。

    看到他手边有古朴的青铜爵,有纹有丹鸟纹的古鼎。周围燃烧着青铜一样色泽的火焰波涛,散发出如同神灵一样古老的气息,至少那燃烧般的光芒,有类鬼神,或许是这变故过于地超过他的预料,武昱一时间有些失神,当下的不敢置信甚至于超过了狂喜,过了好几个呼吸,才呢喃道

    “您是‘帝君’?”

    卫渊勉强听懂了他的话,摇了摇头,在这一点上没有隐瞒,语气坦然平和地解释道

    “我并不是你们所信奉的帝。”

    “我只是一个,嗯,喜欢收集古物和故事的人类,与你来说,不过是个过路人,机缘巧合之下和你们联络上,仅此而已……”

    不是帝?

    武昱心中的希望不可遏制地沉郁下去,他看着那散发着光芒的人影,以及那和记录中鬼神气息相似的力量,看着在代代相传的典籍里所描绘出的青铜祭器,心中却有狐疑。

    卫渊没有在身份这个问题上面太过于深入下去。

    也没有说出自己是来自神州这个消息,他还没能确认这些殷商遗民对于神州土地上的人保持着什么态度,有些东西就必须保密,他声音顿了顿,用自己所知道的语言,微笑道“我刚刚听到你说了一个我很感兴趣的话题。”

    “你们要重新开启血祭?”

    卫渊现在相当庆幸,商末的语言,和他所在的三皇五帝末年竟然相差不大,他还能够和武昱交流,否则的话,这个时代恐怕再也没有人能够和这些殷商遗民交流了吧。

    当然,活了不知多少岁的女娇肯定不在此列。

    血祭,很感兴趣。

    武昱闻言心中一沉,他的大脑有些懵,许久后,才道“是……,帝君,不,您真的只对血祭感兴趣吗?”他想到质问这位帝君,可是好友所说的话在他的心理盘旋缠绕,武昱最终还是低下头,艰难道“那么,我们会以鲜血祭祀您,恳求您的回应。”

    不,我是为了阻止这破事,卫渊神色平和宁静,道“不,我对血祭没有兴趣,我是要阻止你,以及……解决你们的问题。”他的声音顿了顿,问出了一个自己一直奇怪的问题“当年帝辛究竟做了什么?”

    “你们,又遇到了什么麻烦?”

    帝辛……

    直呼其名?

    武昱徐徐吐出一口气,整理自己僵硬的思绪,许久后,答道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当年商已经内外交困,姬发的军队直逼朝歌城,他们的军队中有类似鬼神的存在,王决定要保留好商的火苗,于是打开了禁忌的地宫,用禹王所创造的方法,尝试把真正的朝歌城送出人间界,以等待后世再来。”

    “而王则没有一同离开,他选择和恶来将军一起断后,抵挡住了姬发的军队,先辈的人们等了九天九夜,而王没有归来,于是我们知道,王和将军已经尽了职责,战死在外,只好让朝歌城远离此刻的人间,避开战火。”

    “我们要继承先命,修身养性,等到有朝一日,回到人间。”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做了数十年的准备,甚至于节省些,那些储藏起来的东西支撑百年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一百年过去了,我们没能发现回到人间界的方法,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我们遇到了更大的问题。”

    武昱语气痛苦,而卫渊则从他们的现状就推测出了当年他们大概遇到了些什么,心中暗叹口气。

    果不其然,武昱勉强整理情绪,低声道

    “我们迷失了道路和方向。”

    “最重要的是,食物和水已经不够了,我们不得不向外寻找,最终在鬼神们的努力下,我们在苦苦支撑了两百年后,终于让朝歌城能够和另外的‘国土’接壤,寻找到了土地和水源,能够赖以为生。”

    “但是很快,来自于山海经中的凶兽出现了。”

    “那个时候我们才知道,我们是抵达了先前禹王流放山海世界的地方,那是蛮荒的时代,甚至存在有和鬼神一样强大的妖兽,我们是当年那些流放他们的人的后裔,它们对我们充满仇恨。”

    “我们经历厮杀,建立屏障,最后才勉强立足下来。”

    武昱脸上浮现出悲伤无力的神色,道

    “但是那个时候,另外一个矛盾越来越凸显出来,祭祀是需要血祭的,一开始的传统,是以奴隶,以战败的战俘来取悦祭祀鬼神,但是王将我们送出来,留下的都是商的种子,又怎么能够用自己的同胞来血祭?”

    “当时大家分成了两个部族,一部分支持继续血祭,以繁衍生息,另外一部分决定要大家彼此扶持,废除血祭这种蛮荒的方式,双方经历过很长的争斗,于两千年前,终于彻底废除了血祭。”

    “历代的先民不断改良祭祀的仪程,最后能够以杀死的山海凶兽进行血祭,同样能够取悦鬼神,得到赐予,我们终于能在这里生活下去,但是后来,我们开始发现不对,鬼神的赐予效果越来越微弱。”

    “即便不断锻炼,修行的成果也无法和原本的效果比拟,这些变化,一年,十年都看不出来,但是过去一千年,两千年的时候,就变得越来越清晰,尤其是最近这百年里,不知为什么,那些山海凶兽变得越来越狂暴了,而我们却越来越弱。”

    “不提和古代的先祖媲美,现在已经连三代前的人都比不过了。之前还能靠着青铜机关兽和山海异兽抗衡,现在凶兽越来越强,我们的收货越来越少,质量也越来越差,祭品不够,就更不能够去取悦鬼神,导致下一代的资质也越来越差。”

    “这样一代代下去,可能不出百年,我们商人就要死绝了。”

    武昱满脸痛苦和不甘,卫渊也终于知道了他们为什么要选择血祭。

    这是已经被逼迫到绝境之下,不得不做的最后尝试。

    卫渊微微皱眉,分析这一情况的缘由,他历经数世,不管是先秦的方式,还是最初的道门,都有所涉猎,有所了解,再加上现在天师府对于很多典籍都属于放开的状态,所以他现在可以说是在认知层次上,绝对的高深。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伐山破庙的事情做得太多了。

    最了解你的,肯定是你的死对头。

    反过来也一样。

    那些邪神淫祀都模仿着商的鬼神祭祀。

    通过活祭血祭之类残酷的方法,取悦鬼神,而后将祭品的一部分力量转移到主持祭祀者的身上,作为奖励,而另一部分则是被鬼神吞噬,作为其存在的基石。

    那些奖励可能是气血,可能是修为。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要以战俘作为祭品的原因之一。

    那些都是战场上的精锐,其气血和力量肯定抵达了一定程度,经过祭祀,其中一部分气血转移到主持者身上,能够极大地帮助后者修为增长,假如以这个逻辑去分析,那么殷商移民的衰亡就很清晰了。

    他们断绝了血祭,相当于令鬼神失去了存在的基石。

    长时间地没有祭祀进补,再强大的鬼神也会逐渐虚弱,终有一日消散于天地间。

    卫渊甚至能够判断出,现在殷商的鬼神肯定已经散去。

    武昱刚刚说,经过先辈不断地摸索,能够以山海异兽完成血祭,按照现有的逻辑去判断的话,这很可能是一种,不需要鬼神主持,而单纯以气血来强化人体机能和资质的仪式,但是缺乏鬼神引导,这种仪式的转化效率必然会很低。

    只是因为当时人族还有强者,能够击杀强大的凶兽,那些凶兽的强大程度弥补了这一点,但是伴随着一代代继续下去,每一代比上一代弱一些,就难以击杀强大的凶兽。无法以强大凶兽进行洗练,就会导致下一代又弱一些,便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直到现在,异兽暴动,彻底将他们逼入了绝境。

    卫渊微微沉吟,突然想到了一股可能性——

    山海异兽暴动也是百年间的事情。

    灵气复苏也是百年间的事情。

    这两件事情之间是不是有关系?

    武昱几乎遏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悲怆无力,面容痛苦,道“无论您是不是帝,都还请您帮帮忙吧,一旦开始了血祭,我们又要沦落回必须自相残杀才能活下去的时代吗?”

    卫渊沉默思考,既然殷商仪式的缺失是因为缺乏主持仪式的存在。

    那么只需要想办法代替鬼神的作用就可以。

    他想了想,问道“朝歌城中,可还有代代祭祀的山川?”

    商代有‘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的记录。

    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的祭祀不可能缺少山脉,但是现在的情况毕竟特殊,卫渊还是问了一句。

    武昱急忙道“有的,有自先祖商汤年间就代代祭祀的祖脉。”

    此刻樱岛神性已经快要被彻底地燃尽,卫渊得到武昱的回答之后,安松口气,不再犹豫,并指落在了那青铜盘上,微微凝神,将自己所创造的那一道敕令一气呵成地写出来,而后手掌微张,印玺浮现,缓缓在上面应下印记。

    敕令上泛起流光。

    而后,这极为奢侈,直接消耗神性所绘制的敕令,穿过了这青铜盘。

    直接在祭坛上浮现出来。

    卫渊感觉到印玺中力量的大幅消耗,而樱岛神性则更是飞快地消耗,连带着他自己都感觉到了一种疲惫,而武昱则看到祭坛上,一道从未见过的敕令浮现,有着如同山般厚重,如风般悠远的气息,而后缓缓落在自己的手掌上。

    他呼吸几乎凝滞,小心翼翼地捧着那敕令,祭坛上的画面缓缓开始消失,武昱听到那声音道

    “在血祭之前的祭祀当中,将此令放入诸上下帝帝位之间,而后……”

    声音微顿了顿,平淡道

    “而后,念诵吾名。”

    “渊。”

    ps:今日第二更………三千四百字,感谢逗比式的万赏,谢谢~

    另外推一本书,异世界征服手册,喜欢这一类的书友们可以移步观赏哈,传送门在作家的话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