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慕浅霍靳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1025章 机会
    第1025章机会

    晚上,乔唯一和乔仲兴像往年一样,吃完年夜饭之后便坐在沙发里看春晚。

    只是往年看春晚的时候,乔唯一都会拿着手机不停地跟朋友发消息,今年却是两手空空,乖乖巧巧地盯着电视,时不时跟着电视机里的观众哈哈哈一下。

    乔仲兴看在眼里,心头微微叹息了一声,却也没法多说多问什么,再想起容隽的态度,他只能按捺住心疼与着急,只当什么也不知道。

    春晚结束已经是凌晨一点,伴随着最后一首歌曲响起,乔唯一猛地站起身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后,打着哈欠道“终于看完了,爸爸我先去睡啦,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乔仲兴微笑着应了一声,道,“去睡吧。”

    乔唯一点了点头,走到房间门口,却又突然想起什么来,回头道“爸爸,我明天约了同学出去玩,晚上不知道回不回来,到时候再给你打电话啊。”

    “好。”

    乔仲兴回答。

    乔唯一这才推门走进卧室,关上房门,就此安静无声。

    第二天早上,乔唯一早早起床,跟乔仲兴打了声招呼之后便出了门。

    下楼之后,她打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儿的时候,乔唯一张口便答“机场。”

    几个小时后,乔唯一所乘坐的飞机抵达了安城。

    对她而言,这是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因此即便手里有地址,她还是费了好一番工夫才找到林瑶身份证上的那个地址。

    找到那个地址之后,便很顺利地问到了林瑶的所在。

    她的儿子因为白血病住在安城医院,今天虽然是大年初一,但她也只会在那里。

    乔唯一又打了个车匆匆来到安城医院。

    年初一,医院也空前冷清,大多数不怎么严重的住院病人大概都被家里人接回家过年了,只剩下少部分必须要待在医院里的。

    乔唯一站在电梯前仔细查看着科室分层,记住楼层之后才按下电梯键。

    电梯正好停留在她要去的那层,她数着楼层看着电梯下到一楼,本以为电梯里没人,因此门一开就准备进去,谁知道一下子就跟从里面走出来那人撞在了一起。

    这一撞之下,乔唯一愣了,对面的人也愣了。

    反应过来,她蓦地掉头就要离开,那人却一下子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直接将她圈进了怀中。

    “容隽!”

    乔唯一又急又气,“你放开我!”

    容隽也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撞上她,从昨天接到乔仲兴的电话起,他就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发了无数条短信,却都是石沉大海的状态,这会儿好不容易将她抱在怀中,哪里肯轻易放手?

    “不放,就不放。”

    容隽紧紧地圈着她,说,“反正我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在我的梦里,我凭什么听你的?”

    他惯常会使这样无赖的手段,乔唯一哪能不知道,因此伸出手来就在他腰间重重一拧。

    那一下她真是下了狠劲,容隽蓦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却只是将她抱得更紧。

    “放开。”

    她说。

    “不放。”

    他答。

    两个人又角力了一阵,乔唯一始终没办法挣开容隽,身上的力气也没办法一直跟他抗衡,只能暂且放松了一些。

    容隽这才低低开口道“我昨天晚上就想到淮市找你的,可是机票都卖完了,一张都加不出来,所以才没去。”

    乔唯一只觉得脑子隐隐涨得疼,咬了咬牙之后,才又道“那你跑来这里干什么?”

    “买不到淮市的机票,反而飞安城有机位,我想了想,干脆买了张票飞过来。”

    容隽顿了顿,才又道,“我错了,我来弥补自己犯下的错,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乔唯一一愣,登时再说不出别的话来。

    其实容隽昨天晚上连夜飞到安城,就已经来医院找过林瑶了,只是年三十的晚上,林瑶也带着自己的儿子回家过年了,他扑了个空,并没有见到人。

    只是来都来了,他并不打算就此放弃,因此今天一大早就又来到了医院。

    林瑶一早带着孩子来医院,就看见了站在住院部门口的他。

    只是林瑶并不认识容隽,然而容隽却一眼就认出了她,主动上前找了她。

    “我已经问过她了,她和她前夫目前就是在共同照顾孩子,并没有复合的打算。

    可是如果孩子的病情好转康复,她还是有机会再回去淮市的。”

    容隽紧紧握着乔唯一的手,说,“到那时候,如果你爸爸和她的缘分依然还在,那他们就可以再续前缘。”

    乔唯一听了,一时却仍旧没有说话。

    事实上,她之所以来这边,也是想要知道林瑶这一头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她愿意接受她爸爸的第二段感情,那林瑶是不是还有机会可以回头。

    没想到容隽却先她一步到来,帮她确定好了她想确定的事。

    她心中原本对他怪责到了极点,甚至连他的手机号码都加进了黑名单,这会儿却突然接收到这样的信息,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正在她愣神的当口,电梯门又一次打开,两个人同时转头看去,却正好看见从里面走出来的林瑶。

    林瑶似乎是下来找容隽的,她大概是还有什么事情想要跟他确认一下,却在看见乔唯一的时候愣在那里。

    一分钟后,容隽暂且回避了一下,留下乔唯一和林瑶坐在走廊的休息椅上。

    沉默片刻之后,乔唯一才开口道“关于之前让您承受的那些,我很抱歉。

    我对您并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一时之间没能想明白一些事情……但是现在,我都已经想明白了,您是什么样的人跟我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您是我爸爸喜欢的人。”

    林瑶一愣,眼泪随即就掉了下来。

    “这么多年,我爸爸尽心尽力地照顾我,他身边没有任何女人,您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所以我知道,您对他而言有多重要。”

    乔唯一说,“所以有些话,应当由我这个女儿来说——我想帮我爸爸问一句,他还有机会得到自己的幸福吗?”

    林瑶闻言,已经控制不住地泪流满面。

    眼见她这样的反应,乔唯一就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她六岁儿子的病情并不是影响她和乔仲兴之间的主要因素,因为她记得她那天推开乔仲兴办公室的门时,乔仲兴握着她的手的模样,就像是在宽慰她——那个时候他们应该就知道她孩子的情况,可是乔仲兴却依旧打算把林瑶介绍给她,也就是说,他们是准备一起度过这个难关的。

    可是这一切却都在容隽出面之后发生了变化。

    所以乔唯一是真的生气,哪怕明知道容隽是为了她,这种怒气却还是控制不住地越烧越旺。

    可是现在,那个男人就站在不远处的位置,倚着墙,有些眼巴巴地看着这边。

    而她只剩了满心无奈。

    谁叫她就是遇上了这么个男人呢?

    感动的时候能让人感动到死,气人的时候也足以将人气到死——

    乔唯一忽然有些恍惚。

    也不知道以后,她到底会是哪种死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