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慕浅霍靳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1022章 你男朋友说得对
    第1022章你男朋友说得对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因为容隽在,乔唯一每天的时间都被安排得满满的。

    明明她才是在淮市自小长大的那个人,但是容隽却为她安排了许许多多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活动,搞得她都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淮市人的身份了。

    两个人在几天的时间里几乎去遍了淮市的东南西北,每天在一起的时间多到乔唯一都觉得有些过分。

    腊月二十七,容隽依然身在淮市。

    “马上就要过年了,你还不回桐城吗?”

    乔唯一问。

    “你很想我回去?”

    容隽说。

    “不是我想不想你回去的问题,是你应该回去。”

    乔唯一说,“过年哎,就该和家里人在一起嘛。”

    “说得对。”

    容隽转头看向她,说,“所以,我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去拜访一下我的其他家里人?”

    乔唯一不由得一噎。

    两个人刚刚交往一个月,容隽就带着她见过了他的妈妈,而来到淮市之后,他则总是将拜访她爸爸提在嘴边。

    可是对乔唯一而言,这一切都是超出她的预期的。

    在她的思维意识里,循序渐进的发展不是这样的。

    可是容隽却似乎总是走在她前面很多很多……

    “容隽,太快了,我还没准备好——”

    “你爸爸都已经知道你在谈恋爱了,也没有表示出任何反对的意思,为什么我还不能现身?”

    容隽说,“我有这么拿不出手吗?”

    “不是你的问题,是——”话到嘴边,乔唯一又顿住了。

    容隽却固执追问道“那是什么原因?”

    乔唯一说不出口。

    虽然已经跟他亲密如斯,可是有些事情,她终究还是觉得难以启齿。

    “容隽,我爸爸那边,还有些事情我没处理好。”

    乔唯一说,“你给我点时间,等处理好了,我就带你去见爸爸。”

    “什么事要处理?”

    容隽说,“跟我说,我来帮忙处理。”

    乔唯一闻言,忍不住重重拿手捏了他一下,说“你别问,你也别管,如果处理好了,你会知道的。”

    容隽听了,只能不再多说什么,笑着耸了耸肩。

    事实上,从乔仲兴跟她说了不再考虑那件事之后,父女俩之间就再没有提起过那件事或那个女人,而乔仲兴也一直表现得很正常,没有任何异样。

    可就是因为乔仲兴表现得太过正常,才让乔唯一更觉得难受。

    他是她的爸爸,他们父女二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太了解他了。

    如果不是真的动了心,他不会跟那个女人有任何发展;

    如果不是认真的,他不会想要把那个女人介绍给她;

    如果他已经考虑到这一步,那么再要放手,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可是乔仲兴却说放手就放手了,仿佛只是一句话的事,仿佛事情就那么过去了。

    这不寻常,这不太寻常了。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却每天只顾着和容隽约会玩乐,所以她才会觉得自己过分。

    因此第二天,乔唯一才终于暂时停掉了和容隽的约会,找时间上了一趟乔仲兴的公司。

    这个时间,她知道乔仲兴有应酬不在公司,所以她才特意挑了这个时间上来。

    她记得那天那个女人坐在角落的位置,可是今天朝那个位置看去时,却发现那里是空的。

    不仅仅是座位空,是连那张桌子都空了,只剩了一盆不起眼的盆栽放在那里。

    乔唯一忍不住走上前去,看着那张空荡荡的桌子发了会儿呆,直至身边有人喊她“乔小姐,你看什么呢?”

    乔唯一这才回过神来,拿起那盆盆栽,说“这是谁养的风信子啊?

    养得真不错呢。”

    “哦,这个是林姐养的。”

    旁边的人回答她,“估计是她刚才忘了带走了。”

    “刚才?”

    乔唯一蓦地回转头来。

    “是啊,林姐办理了离职手续,刚刚收拾东西走了。”

    乔唯一转头就往外走去。

    可是出了这幢办公楼,外面的马路四通八达,她可以到哪里去找那个女人?

    乔唯一有些发怔地在楼下的广场站了片刻,有些茫然地转身想要回到乔仲兴的公司时,一转头,却忽然就看见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是那个女人,林瑶。

    她正抱着一个箱子从大厦里面走出来,眉目低垂,失魂落魄。

    原来她还没有离开。

    乔唯一蓦地僵了一下,随后她缓步上前,径直站到了那个女人面前。

    林瑶有些恍惚地抬起头来,看到她的瞬间,神情赫然一变,顿了顿,才有些艰难地开口喊了一声“乔小姐。”

    “林女士,你好。”

    乔唯一也有些僵硬,顿了好一会儿,才又道,“我听说,你离职了?”

    林瑶似乎有些拿不准她出现在这里的意图,又看了她一会儿,才缓缓点头道“对。”

    “为什么?”

    乔唯一问。

    听到这个问题,林瑶似乎觉得有些惊讶,又有些好笑。

    然而她脸上的笑意苍白到极致,不过一瞬而逝,随后道“我儿子在安城病了,我要回去照顾他。”

    回去照顾生病的儿子?

    “那……那你也不用辞职啊。”

    乔唯一迟疑着开口道,“你可以把他接来淮市,又或者请假……”

    林瑶听了,又苦涩地笑了笑,随后才道“我儿子病得很严重,不是三两天的事情。

    虽然离婚的时候他判给了他爸爸,可是到底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他现在生病了,希望我能陪在他身上,我这个做妈妈的,怎么能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他呢?”

    乔唯一闻言,又沉默了片刻。

    所以,乔仲兴之所以说不考虑就不考虑,是因为林瑶要离开淮市,回去她前夫和儿子的身边?

    “你儿子多大了?”

    乔唯一顿了顿,又道。

    “六岁了。”

    林瑶说。

    乔唯一原本还想问他什么病,可是话到嘴边,却又问不出来。

    林瑶顿了顿,却又呼出一口气,道“不管孩子多大,永远都是会父母的心头肉,掌中宝。

    乔小姐,你放心,我不会跟乔总有任何瓜葛了……你男朋友说得对,为人父母者,始终要以孩子为第一位,孩子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你爸爸是这样,我也是这样,所以,我很快就会离开淮市回安城,你爸爸也永远是最爱你的爸爸,你放心吧。”

    说完这句,林瑶又低低说了句“再见”,随后才红着眼眶匆匆离开了。

    而乔唯一僵立在那里,却是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林瑶刚刚说什么来着?

    她男朋友……说得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