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慕浅霍靳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1021章 理智
    第1021章理智

    两个人下楼离开的时候,容隽那群朋友正坐在厅里玩乐,一见到两个人下楼的姿态,顿时起了一阵嘘声。

    “小雏,你行不行啊小雏!”

    有人笑喊道。

    乔唯一微微红着脸躲在容隽怀中,容隽懒得回应他们,在嘘声中拉着乔唯一出门上了车。

    一通折腾下来,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乔唯一还想着这么晚到家乔仲兴会不会担心,没想到刚到家楼下就接到乔仲兴的电话,说自己还在应酬,让她先睡。

    乔唯一没敢说自己也还没到家,嘱咐乔仲兴别喝太多酒早点回家之后就挂掉了电话。

    随后她才又转过头来看着容隽,道“我回去啦,你到了之后给我打电话。”

    说完她又亲了他一下,转头推门下车。

    没想到她刚刚下车,容隽却紧跟着她就下了车。

    “干嘛?”

    乔唯一心头忽然升起一股子预感。

    果然,下一刻,容隽就开口道“你爸爸还在外面应酬,我得亲眼看着你进家门,才能放心。”

    乔唯一听了,不由得微微咬了唇,道“我已经酒醒了,可以自己回家。”

    “不行。”

    容隽说,“你第一次喝这么多,谁知道会有什么后遗症?

    万一突然倒在电梯里,岂不是要担心死我?”

    乔唯一闻言,一时没有说话。

    如果是在平时,她大可以不管不顾他这些五花八门的借口理由扭头就走,可是刚刚经历了在别墅里的事,她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一时半会儿,还真说不出拒绝他的话来。

    “那你看着我进门就走。”

    乔唯一说。

    容隽险些就笑出声来了,面上却依旧平静,道“好。”

    事实上,哪有这样顺利的事情,可以让他看着她进门然后转身就走——

    结果是,容隽不仅登堂入室,还趁机进入了她的闺房。

    乔唯一去了一下卫生间,再出来,容隽就已经坐在她的卧室里翻她书架上的藏书了。

    “喂!”

    乔唯一立刻进屋,拿走他手上正翻着的那本书,说,“你该走啦!”

    容隽却顺势就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腿上坐着,紧紧圈住她,道“我来都来了,还不能好好参观参观自己女朋友的房间吗?”

    “这房间就这么点大,一眼就能看完。”

    乔唯一说,“你现在参观完了,可以走了。”

    “只看一眼怎么够?”

    “那你还想看几眼?”

    “至少……也得把我女朋友喜欢的风格研究透彻吧?

    要了解清楚你喜欢什么样的装修,什么样的摆饰,以及床和枕头的软硬度——”

    乔唯一蓦地伸出手来捂住了他的唇,“我就知道你说不出什么好话来!跟你的那些朋友都是一丘之貉!”

    容隽也不辩解,只是在她的手底下一直笑,伸出舌头来舔她的手心。

    乔唯一身子蓦地一软,手一松开,便已经被容隽扣住后脑,亲了上来。

    两个人手脚交缠,耳鬓厮磨,一时就忘了情。

    容隽今天是真的难受,骑马那会儿就难受,她喝多了抱她上楼的时候也难受,这会儿就更难受了。

    但凡他再混账一点,可能就已经直接将她压倒在床上了。

    只可惜,难得她都忘怀了时间空间地点的时刻,他居然还该死的有理智!

    下一刻,乔唯一就听到了他略带喘息的声音,带着无法言表的暧昧“给我吗?”

    给?

    给什么?

    乔唯一脑子空白了两秒钟,忽然就瞬间清醒,一下子直起身子,推开容隽从他身上跳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所以她刚才失去理智的那段时间,是被什么蛊惑了?

    “容隽!”

    她红着一张脸,气鼓鼓的样子,“你快点走了!再不走我爸爸要回来了!”

    容隽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来,道“我也想走,不过走之前,我得借一下卫生间。”

    他一边说,一边拉过她的手来,一下子按在了自己身上。

    乔唯一蓦地尖叫了一声,下一刻,她用力将他推出门,再把他推进卫生间,随后从外面重重带上了门。

    “唯一……”容隽却还在里面喊她,“要不你进来——”

    “闭嘴!”

    乔唯一几乎羞到跳脚,“容隽,你出来赶紧走了!不然我要叫保安上来抓你了!”

    说完这句,她没有再在卫生间门口停留,转而小跑进主卧的卫生间,拧开水龙头用凉水洗起了脸。

    等到她确定自己脸上的温度降下去,擦着脸走到客厅里时,却一下子僵住了。

    大门正缓缓打开,而乔仲兴正从外面走进来。

    乔仲兴关上门,回头看见她,不由得道“怎么还没睡?”

    乔唯一张了张口,好一会儿才艰难发出声音,道“我还没洗澡。”

    乔仲兴看了看她来的方向,又看了看紧闭着的卫生间门,似乎也怔了一下,随后道“有……客人?”

    “没有啊!”

    乔唯一几乎抢着开口,随后道,“我正准备洗澡,发现水不够热,所以去爸爸你的卫生间看了看……现在已经好了。”

    乔仲兴听了,点了点头,道“好,那爸爸也先去洗澡。”

    说完,乔仲兴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

    乔唯一只觉得一颗心跳到了极点,大气也不敢出,走到卫生间门口,几乎只是用手指甲抠了抠门。

    下一刻,卫生间门打开,容隽直接将她拉了进去,又关上了门。

    乔唯一只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偏偏容隽还像个没事人一样,一把抱住她,压低着声音开口道“说谎话挺溜的嘛,乔唯一同学。”

    乔唯一忍不住伸手拧上了他的胳膊,“你还说!趁我爸在洗澡,你赶紧走了!”

    “我又不是见不得人,不如等叔叔洗完澡,我跟他打个招呼再走?”

    乔唯一瞬间又要跳脚,容隽又伸手紧紧抱了她一下,随后笑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这就走。”

    眼见他就要大喇喇地拉开门走出去,乔唯一连忙拉住他,轻手轻脚地开门朝卧室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才推着容隽走到大门口,悄悄打开门把他推了出去。

    偏偏容隽又回过头来,低头就又亲了她一下,低声道“明天见。”

    乔唯一强忍着甜蜜喜悦又推了他一把,这才慢慢轻轻地关上了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