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慕浅霍靳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1019章 不一样
    第1019章不一样

    跟容隽通完电话之后,乔唯一心头轻松了一些,却仍旧是整晚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她起床时乔仲兴已经去公司了,她起身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发了会儿呆,这才洗漱收拾,化妆换衣服出门。

    刚刚走到楼下,就看见路边停了一辆半新不旧的商务型轿车,普通牌照的。

    乔唯一一看到那辆车,再看到车边站着的那个人,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

    容隽原本正低着头发消息,听见动静,抬起头来看向她时,乔唯一顿时笑得更欢乐。

    不为其他,只是因为容隽那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模样,配上身后那辆老气横秋的车,实在是过于不搭。

    容隽微微偏了头看着她,说“要带自己的男朋友去同学会炫耀就这么开心吗?”

    “是啊是啊,开心得不得了呢。”

    乔唯一随口应了一句,被他伸手抱进怀中,抬起头一看,忍不住又笑出了声,“你还弄发胶了呢?”

    “那当然。”

    容隽说,“我必须得好好拾掇拾掇,才不会给你丢脸不是?”

    乔唯一抬起脸来在他唇角亲了一下,很快又被容隽亲了回来。

    其实她一向不是刻意高调的人,只是很多事她都觉得没什么藏着掖着的必要,因此带容隽去给要好的朋友同学看看,她并不会觉得是炫耀。

    只是容隽出现在同学会的时候,还是收到了满满的关注。

    他原本就比她的同学都要高两级,再加上良好的出身,言谈举止、待人接物都自带不凡气度,很快就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

    至于那位追了乔唯一几年的廖班长,从头到尾愣是没好意思凑上来说一句话。

    容隽一面握着乔唯一的手,一面听她那些叽叽喳喳的女同学聊天,偶尔间瞥过廖冬云,见到他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容隽也只是无所谓地冲乔唯一微微一耸肩。

    用他的话来说,他在这里,对于她那些男同学来说就是毫无悬念的全方位碾压,根本连庆祝胜利的必要都没有,因为他原本就是胜利者。

    午饭过后,一群人计划着转战ktv继续玩,乔唯一原本要答应,容隽却代她推辞了。

    “我们下午还有一个聚会。”

    容隽说,“抱歉了,下次再一起玩吧。”

    几个跟乔唯一要好的女生听了,不由得眼含失望,“唯一,你这就要走了吗?”

    乔唯一见状,不由得看向容隽,低声道“下午也没事做啊,我们再玩一会儿嘛?”

    容隽也低声道“我也有个聚会,我也想带我的女朋友去我那些朋友面前炫耀炫耀啊。”

    乔唯一不由得微微皱了眉,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容隽晃了晃手机,说“刚刚收到的消息。”

    “你是刚刚收到的消息,我这边都约了好久了。”

    乔唯一说,“我要跟我的朋友们一起玩。”

    容隽闻言,微微挑眉道“那你舍得丢下你男朋友一个人?

    不怕我走丢了?”

    眼见两个人之间似乎是有了小争执,旁边站着的几个女生见状忙道“唯一,你们有事的话就先走吧,咱们可以改天再约,反正寒假还很长嘛!”

    “是啊是啊,我们回头再约着一起逛街吧!”

    这是在为他们打圆场,乔唯一怎么能不知道,可是她心里仍旧是不太舒服。

    偏偏容隽还揽着她的腰,低声道“你不陪我去,那我就只有一个人去啦,那群人都很疯的,我一个人去一定被他们玩死,你在他们才会收敛,你就不心疼我吗?”

    乔唯一静默了片刻,才终于抬头看向他,说“容隽,下不为例。”

    容隽顿时就笑了,凑到她耳边低声道“我保证。”

    两个人又跟乔唯一的其他同学打了招呼,这才先行离去。

    早年间,因为容卓正外派,容隽和容恒有好几年都是在淮市生活上学的,因此在淮市也有各自的圈子,圈子里多数都是跟他们一般出身的大院子弟,聚在一起玩乐的法子自然也跟乔唯一那群同学不一样。

    大冬天里,零下的温度,一群人在郊区围了个猎场,投放进去相当数量的猎物,玩起了打猎。

    一群人在猎场外的别墅里碰了头,容隽牵着乔唯一进门的时候,立刻引来一阵起哄的狂潮。

    里面大概二十来号人,男男女女都有,起哄的多数是男的,也都是冲着容隽,来来回回都是嘲笑他终于找回自己的男儿本色,舍得找女朋友了。

    容隽把乔唯一介绍给众人,又笼统介绍了一下屋子里这一大群人,便带着乔唯一上楼换衣服去了。

    乔唯一对这种活动没什么好感,拿着手里那套骑装,说“我不会骑马,不换了。”

    “没事,换上。”

    容隽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一般,说,“咱们不玩打猎,就我们俩骑马玩。”

    乔唯一听了,这才拿着那套衣服走进了一间房去换。

    容隽也自己找房间换好了衣服,刚拉开门走出来,迎面就遇上了同样也刚换好衣服的孟子骁。

    孟子骁出身不差,却是圈子里一个十足的混子,见到容隽不由得微微挑起眉来,“容隽,你小子好些日子不见了啊,听说这次还带了女人来?

    这可真是件新鲜事!”

    容隽懒懒地跟他打了个招呼,不想多搭理。

    孟子骁却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继续道“听说你还挺认真的?

    来之前还特意打了招呼,让底下那群人收敛一些——什么样的女人让你容大少这么上心啊?”

    “关你屁事。”

    容隽说,“滚一边去。”

    孟子骁也不生气,继续笑嘻嘻地道“这么宝贝,不会还没验过货吧?

    我跟你说啊,女人这玩意儿,你就不能让她吊久了,一两天就差不多了——”

    话音未落,容隽已经直接伸出手来揪住了他的领子,冷声道“你他妈再多说一句屁话,信不信我揍得你爹妈都不认识你?”

    孟子骁眼见着他像是真动了怒,却依旧是笑嘻嘻的模样,只是也不敢再继续招惹他,举了举手,在自己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容隽这才一把推开他,喝了声“滚!”

    孟子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扭头下楼了。

    他的脚步声刚刚消失在楼梯口,容隽身旁那间房的房门缓缓打开,紧接着,乔唯一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换好了衣服,一身骑装穿得英姿飒爽,容隽不由得挑眉吹了声口哨,将她拉到了自己面前。

    乔唯一抬起头来看他,张口就问“‘验货’是什么意思啊?”

    容隽险些被气笑了,随后道“别理那种没素质的人。

    圈子里人多了,难免有几个牛鬼蛇神,我跟他们可不一样。”

    乔唯一又静静看了他片刻,才抬起手来帮他整理了一下衬衣领口,道“你该庆幸自己跟他们不一样,否则就找不到我这样的女朋友了。”

    容隽蓦地笑出声来,一低头就吻住了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