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一章 东线
    剧烈的回响敲打大脑,模糊而又近在咫尺的呓语声在耳边萦绕。

    我是谁?

    努力睁开的眼睛看到的是涂抹了斑驳血迹的黑铁护手,尖锐而狰狞的金属保护着自己的手指、手背以及前臂外侧,内侧是棕色的皮革和皮带,牢牢扎住了自己的手臂。手腕和手指缓慢地拨动了一下,把酥麻的感觉传了回来。嗯,这是我的手……

    我在哪?

    视野渐渐扩大,眼前的木制小桌上摆放着锐利的长枪、小型圆盾、佩剑、匕首和钉锤。靠着桌角的地方还放着弓箭和插满羽箭的箭袋。脚下的泥土坚实干硬,黑铁锻造的铁靴、胫甲和马刺造型狰狞又邪恶。

    我在干什么?

    敲击大脑的巨响愈发清晰,逐渐可以辨认这是回荡的号角。稍后还有一个清澈的声音传入耳中……

    “格里菲斯。”

    “格里菲斯见习骑士!”

    “嘿!二级小队长,醒醒!”

    音调略有升高,伴随着自己肩甲上传来的敲击声。

    “嗯?什么?”被唤作格里菲斯的见习骑士茫然地觉得这是自己的名字,但又不是全部的自己。各种混乱的记忆夹杂在一起,让他无法勾勒出自己的形象。

    “什么?”站在身边的是一位身材高挑容貌明亮的年轻女子,她披挂着精工打造的金色甲胄,扬了扬细细的眉毛,“什么什么?为什么什么?”

    格里菲斯的神智清醒了几分,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胸甲,然后抓起武器往自己的身上披挂“我有点头晕~”

    “哈?!你已经不是头晕的问题了好吗?”面前的女孩子摇摇头,火焰般的红发扎成的马尾在她的脑后晃悠,“快清醒过来,拿起武器,出击了!”

    不等格里菲斯答应,红发的女孩把黑色的铁盔塞到格里菲斯怀里,抬起右手,对着比自己高半个头的见习骑士的脸“啪啪”左右各一下。

    挨了两下的格里菲斯立刻带着一大堆武器,跟在红发女孩的后面走出营帐。

    “二级突击中队长瓦尔基里,带着你的人去右翼,隐藏在步兵后面的斜坡下,”一个身披红色羊毛披风的军官纵马从两人面前经过。

    “命令收到,”红发的瓦尔基里中队长点点头,拽着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格里菲斯来到两匹战马前。

    “好了,不管你有没有清醒过来,现在也没时间给你慢慢调整~”瓦尔基里一手抱着自己的头盔,一手拍拍格里菲斯的肩膀,对着他歪歪脑袋,“骑上马,拿好长枪,像往常一样来个突击,只要打崩对面的家伙,我们就可以回……啊啦,战前说这话可不吉利。”

    格里菲斯的身体自己动了起来,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自然地跨上面前高大雄壮的黑色战马。战马也披挂着黑色面甲和胸甲。额头上还有尖锐的撞角,就像是一头黑暗中的怪兽般凶险,沉默地等着自己的骑手拽好缰绳,跟在瓦尔基里和她的坐骑后面小跑起来。

    呜哇~虽然我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一切好像都顺其自然。

    微风穿过面甲上的缝隙,将带着淡淡的怪味的空气送入鼻腔。刚刚还很浑浊的头脑逐渐清明起来,格里菲斯从人来人往的大营中穿过。

    白色的营帐有序地分布在笔直的道路两侧,每个路口都标记着附近中队的名称和前方通往何处。五六米高的木塔上,士兵挥舞绿色和红色的旗帜,停住或者放行穿行的队伍。

    身披铜甲和铁甲的步兵排列成整齐的队形,手握长枪和等身大盾,腰挂短剑,面色沉稳地穿过笔直的道路。他们的头盔上装饰着鲜红、明黄和白色的羽毛,行进间仿佛色彩斑斓的海洋。

    刚才还在脑海中回响的号角声早已停歇,奔跑的骑马军官们偶尔发出响亮而清晰的指令,收到命令的部队简单地大声回应,然后继续安静地行动。

    格里菲斯跟随着瓦尔基里穿过大营,路上不时有披挂整齐的具装甲骑兵加入他们的队伍,一直来到大营一侧的出口,从那里沿着一条斜坡策马奔驰了好一会,最后在一大块平坦的空地上收住脚步。

    几十名和格里菲斯一样年轻的男女骑兵们,纷纷在马上向着红发女骑士行礼致意。有几个人满脸笑意地向格里菲斯打招呼。

    “战斗准备,”瓦尔基里向着一侧挥挥手,“神官们来了吗?”

    “见习修女克丽丝塔已经到位,刚才传令官来通知说大神官正在步兵伙计那,来不及过来了。”

    “嗯哼~”瓦尔基里点点头,“克丽丝塔,到前面来,给中队前排祝福,其他略过。”

    一个金发娇小的漂亮女孩钻过人群跑到队伍前排。她在蓝色的长袍外面披着一身闪闪发光的银色链甲,抱着几乎和她上半身差不多大的书本,轻声吟唱清澈如同溪水的祝福。

    站在前排的格里菲斯突然发现自己被包裹在温暖的光芒中,自己和坐骑都有种飘然轻盈的感觉。

    真是奇妙。这是什么力量?

    “风之优雅,庇护,搭载完毕。”

    吟唱祝福的金发少女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向中队长点点头,轻轻喘了口气,用绿宝石般晶莹的大眼睛望向格里菲斯的方向。

    她在看我?

    “呐~格里菲斯,等这场战斗打完了,我想和克丽丝塔一起去拜耶兰,”一个棕色头发的高大骑兵用胳膊肘戳了戳格里菲斯,一脸笑意地在胸前虚点六下,“等我有了足够的功勋晋升,到时候我就向克丽丝塔表白!”

    格里菲斯正在回味着祝福的效果。他感觉自己的动作变得更加敏捷,行动愈发灵巧,与此同时力量却大幅度提高,而且莫名地觉得自己会交上好运气。他想了想,记起这个棕发骑兵名叫戈洛纳,是漂亮的见习修女的仰慕者之一。

    “502甲骑兵联队,行动!”斜坡上方的远处传来了雷鸣般的吼声,接着此起彼伏的呐喊和口号,沉重而密集的马蹄声滚滚而来。

    与此同时,天空中划过一个个拖着长长烈焰的火球,向着目力所不及的前方飞去。

    一面红色的旗帜出现在骑兵队伍附近的斜坡上,向着他们用力挥舞起来。

    “甲骑兵,前进!”瓦尔基里带上了金色的头盔,放下面甲,举起金色的骑枪向前跃出。甲胄骑兵们紧跟在后,裹着不知所措的格里菲斯,以四列纵队从隐蔽的洼地出发向着另一侧的斜坡小跑而去。

    格里菲斯的视线沿着斜坡的弧度一点点上移,渐渐看到了战场的全貌。

    成千上万步兵排成一个接着一个的方阵和横队,他们手中的方形大盾组成城墙般的战线,像小刀切过的黄油一样笔直平滑。绵延数里的巨大战阵在飞扬的旗帜指引下向着前方迈进。位居最前方的横队高举着一个纯金花环包裹的鹰帜,仅仅将视线投射过去就让人勇气倍增。

    像故事里的巨人一样高大的重型投石机正从战线后方投射陨石般的火球。上百个火球一轮接着一轮划过天空,坠落在地的同时燃起十几米高的烈焰。无形的冲击波从爆炸的位置扩散开来,把附近的树木和模糊的身影都一扫而空。

    原本由瓦尔基里带领隐藏在洼地的骑兵中队保持着纵队队形,向着宽阔战场的右侧迂回。好些和他们一样的骑兵正在前进或厮杀。

    有些队伍的骑兵没有像格里菲斯他们那样人马具甲,当他们逼近敌人的时候就从马背上跳下来,取出强弓和投枪向对面倾泻死亡。当他们前方的人墙在弓矢的打击下瓦解的时候,另一队骑兵就呼啸而过,向着战线的缺口扑去。紧接着,对面的战线后方冲来一些巨大如野牛身形好似豺狼的怪物,上面骑着人形的生物,和发动冲击的骑兵队重重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阵阵怒吼和惨叫。

    “今天运气不错!”戈洛纳就在格里菲斯的右手边大喊道,两人相距不到一匹战马的宽度,“狼骑兵数量不多,要是一直没人拦截我们的话就太好了!”

    甲骑兵队飞快地穿越了大半个战场,格里菲斯附近已经看不到大队的步兵。数百名名身穿轻便皮甲的弓箭手在中队的不远处集合。他们敏捷地从背后的箭袋里抽出羽箭,向着前方抛射连绵不绝的箭雨。

    飞蝗般的箭矢遮天蔽日,落地的同时从对面阵地上传来一片片惨叫。

    格里菲斯一边策马小跑一边看着弓箭手的射击,突然队伍最右侧的瓦尔基里高声喊道“远程防御!”

    身边的骑士齐刷刷地举起左手的金属小盾护在斜上方,同时尽量俯低身子靠近战马。

    话音刚落,暴风骤雨般的箭雨就洗了过来。躲在盾牌后面的格里菲斯听到密集的声响砸在盾牌上,如同夏日的骤雨敲打屋顶。

    距离不太远的己方弓箭手们发出一片惨叫,刚才还在急速射击的射手们像是秋收的麦田一样眨眼间倒下了一大片。

    瓦尔基里带领着她的骑兵们脚步不变,继续向着右侧绕出一个大圈。身披重甲的骑兵冷漠地和弓手稀稀拉拉的战线分开,向着更深处前进。

    “hurrah!”山呼海啸般的喊叫声吓了格里菲斯和他的坐骑一跳,只见远方战场的中央两股人潮撞击在一起,好些人影还飞上了半空。

    “中队,停步!”瓦尔基里又一次举起骑枪,骑兵们纷纷收住小跑的坐骑。与此同时,好几个骑兵纵队也从附近赶来,如同汇聚到河流的小溪般聚集在一起形成密集队列。

    “横队!准备突击!”一位身披红色战袍的指挥官策马来到队列最前方,挥剑指向不远处黑压压的人群。

    骑兵们迅速地从纵队展开为横队。格里菲斯突然发现自己的右后方挤上来一个小巧的身影。

    这是刚才给我们祝福的克丽丝塔?这个身材苗条的女孩子也全身披甲,手持马刀,神色平静地骑在马上。她微微扭头看到格里菲斯的眼睛,向他微笑了一下。

    “密集队形!”军官和骑士们一个接着一个传下口令。

    全身是铁的年轻骑兵们纷纷放下面甲彼此靠近,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紧盯着前方。

    红袍将军剑指前方开始小跑,璀璨如同彩虹的光华从他的长剑上蔓延开来,将他和身边的骑士笼罩其中。

    “甲骑兵,前进!”

    成百上千名具装甲骑开始小跑,如同城墙般扑向敌人的侧后方。

    从天空望去,就像是寒光闪闪的潮水,轰鸣着向岸边奔腾。沿途好些零零散散的怪物和战士扑向这道巨浪,然后转眼就被吞噬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跑的骑兵战列第一排手持骑枪,后几排握紧了马刀和钉锤,维持着平滑的线条向着前方翻滚。

    “与我齐平!”红袍将军高喊道,上千人的战列线就像是他手脚的延伸一般,“拜耶兰——!”

    “拜耶兰——万胜!”

    “万胜!”

    骑兵联队开始策马冲锋。

    “桀桀桀桀桀桀!”前方黑压压的人群骚动起来。格里菲斯从起伏的头盔缝隙里望见不计其数的黑色人形生物就像是溃烂的蚁穴,一块块地在骑兵的前方崩塌开来,向着四面八方逃散。

    “轰!”骑兵战列像洪水般冲垮了敌人的防线,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格里菲斯挑飞了一个怪物的头盖骨,紧接着又把好几个同类踩到战马的铁蹄之下。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敌人的相貌。

    这是一种比人类略矮,长着墨绿色皮肤的生物。它们有着和人一样的手脚,但是尖锐的獠牙突出嘴唇,耳朵像是驴耳。这些敌人身穿奇形怪状的黑色和灰色甲胄,手持砍刀、木盾或者长矛。

    半兽人。格里菲斯感觉自己刚刚正常了一点的大脑又乱得像是一团浆糊,各种混乱而冲突的信息扭打成一团。

    嚎叫的半兽人、烈焰包裹的大理石柱与倒塌的废墟、在翻滚的火浪中浮现的巨大而扭曲的阴影……种种信息汇集在脑海中,好像有一个虚幻的影像,钟表的倒计时指针正在向着终点滚动。

    一个黑影在意识深处浮现,缓缓地转过身来。格里菲斯下意识地觉得这个人的身份无比重要,几乎忘记了自己还在战场上,竭尽全力想要看清这个黑影的真容。

    “嗷!”突然之间,前方出现了一个4、5米高的巨怪。它强壮无比,全身都是如同岩石般的强壮肌肉,挥舞一根巨木向着二级小队长扫来。

    “额?啊?!”还在努力想要看清神秘人真容的格里菲斯顿时和自己的战马一起飞了出去,天旋地转地砸向一旁的土地。

    ……

    剧烈的耳鸣让人发狂,格里菲斯头晕眼花地爬起来,只见一个甲骑兵端着长枪一头撞上了刚刚打飞自己的巨怪,一起摔倒在泥地中。

    骑兵战列已经不见踪影,到处都是厮杀的呐喊和惨叫声。

    “呜哩!”一阵尖利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格里菲斯急忙转身,两个衣着破烂、手持砍刀和木盾的半兽人战士已经扑到了他的不远处。

    见习骑士下意识的右手往前一送,手中断了半截的骑枪当即刺穿了其中一个半兽人的咽喉。就在这时,另一个半兽人飞扑过来,对着格里菲斯的脑袋就是一刀。

    “铛!”格里菲斯微微一闪,刀刃重击在他的肩甲上直接弹飞出去。见习骑士抽出腰间的匕首,朝着惊骇的半兽人的眼睛捅了进去。

    两具尸体几乎是同时倒地,乌黑的血迹从面甲的缝隙飞溅到眼睛和嘴里。格里菲斯当即一阵作呕,强忍着恶心一边眨眼一边拔出腰间的长剑,寻找着下一个敌人。

    “格里菲斯!”克丽丝塔和另一个受伤的骑兵跑了过来。她们都失去了坐骑,身上满是泥土和血迹,手里还拿着马刀或是剩下半截的骑枪。

    “联队打穿了防线冲过去了,我们怎么办?”克丽丝塔的头盔在刚才坠马的时候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柔顺的金发披在肩上。她指了指战场的一侧,向两人说道“有一队半兽人朝我们来了。”

    “我们守在这里,”格里菲斯从地上拾起一面盾牌拿在手里,同时高举手中的长剑,“向我靠拢!”

    一旁的泥地上,好几个被打下战马的骑兵正七荤八素地从地上爬起来,有两个立刻跑向呼喊的格里菲斯。另外几个人也聚集到一起,围成一个小阵。

    已经来不及集合或者撤退了。一队狂呼酣战的半兽人原本被派来支援这边的防线,结果还不等它们赶到,防线就在人类骑兵的冲击下烟消云散,眼前剩下的两队徒步骑兵正好被当成了它们的目标。

    五个步行骑兵立刻背靠背聚拢在一起,用随手能够捡到的刀剑和盾牌组成一个圆阵。

    “aaaagaaaaah!”

    一个半兽人速度最快,它越过自己的同伴跳了过来,向着格里菲斯一斧劈去。还不等它的斧头落下,格里菲斯就一剑刺穿了它的胸膛。

    “轰!”好几个半兽人紧接着迎面撞了过来,砸在格里菲斯和身边骑兵的盾牌上发出让人耳鸣的巨响。还不等他们互相对刺,后面的半兽人就扑了上来,把它们的同伴挤在当中。

    一把把生锈的砍刀和斧头在面前晃来晃去,格里菲斯抓住机会从空隙中刺出一剑,扎进了一个半兽人的小腹。这个小怪物立刻惨叫一声,双手紧紧抓出刺穿自己的剑刃抽搐起来。

    在拥挤的人群中,任凭格里菲斯怎么用力,他的长剑就是拔不出来。惨叫着的半兽人被身后的同伴和格里菲斯的盾牌挤来挤去,像个被捏坏的橙子一样不停地喷出血沫。

    一支长枪从人群中刺了过来,站在格里菲斯身边的一个骑兵被刺中咽喉,这个高大的战士连哼一声都来不及就倒了下去,压在背后的克丽丝塔身上。已经咽气的骑兵手里还死死抓着盾牌,在前前后后的拥挤下维持着站立的姿势。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围攻的半兽人向着后面退下几步。三个战死的骑兵和十几个半兽人战士在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的尸体。远处的另一小队骑兵也已经被淹没在人海中。

    格里菲斯不知道换了第几把武器,他拿着天知道从哪里抢来的一把柴刀,和见习修女背靠背警戒着。气喘吁吁的半兽人士兵一边擦着头上的汗水,一边在几步之外瞪着两人。

    克丽丝塔丢下手里已经断了半截的马刀,飞快地取下腰间挂着的厚重书本,捆上银色的锁链,锁链上还有四个寒光闪闪的撞角。刚刚用来给骑兵们祝福的圣书转眼间变成了满身尖牙利齿的外形惊悚的盾牌……

    金发女孩手持着盾牌,轻轻地将头靠在格里菲斯的肩上。两人沉默地站着,等待着自己最后的命运。

    “万胜!”

    雄壮的战吼在战场不知道哪个位置再次爆发。一个大队的步兵不知道从哪里击穿了敌人的阵线,在指挥官的带领下向着这边的战场冲了过来。

    刚刚还在围攻骑兵的半兽人立刻动摇了起来,一部分叫喊着要宰了格里菲斯他们,另一部分已经开始掉头逃跑。

    “圣光赐予我勇气,

    “圣光给予我庇护,

    “圣光注视我,在敌人的头上掷下恐惧……”

    格里菲斯聆听到背后女孩轻柔的祈祷声。克丽丝塔突然抡起手中的锁链,向着四周扫去。格里菲斯机灵地把头一缩,接着便是一道银光闪过,在四周的半兽人中撕开一条血路。

    身材苗条的金发女孩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大力气,挥舞着挂上锁链的圣书在半兽人的中心飞舞起来。刚刚还在叫喊的半兽人队伍顷刻间就四散而逃。

    “不要停下,继续进攻!”几个步兵已经杀穿了防线,来到格里菲斯身边,带头的一个军士脸凑近他的面甲大喊道,“跟着我们继续……啊!”

    还不等军士把话说完,突然剧烈的颤抖从脚下传来。一个比巨怪的身体还要宽大的手掌从地下伸出,一把就拍碎了军士。

    “比蒙!”

    “比蒙!”

    冲击中的步兵发出一阵惊恐的大喊,在突如其来的怪物面前陷入了疯狂的溃逃。在这喊叫声中,山丘般高大的巨人破土而出。它的皮肤就像是青铜铸就般强横无比,头顶巨大独角,车轮般的独眼扫视着战场,转身对着四周的步兵和骑兵就是一击。

    这是什么!格里菲斯在心里狂叫道。虽然他很快意识到这是传说中狩猎巨龙的怪兽。当他的视野被黑色的巨影遮蔽的时候,战火考验的意志依然无法承受这样突如其来的景象。

    在冥冥之中,好像听见了两声骰子落地的声音。紧接着,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好像裂开了一条缝隙,混乱、邪恶、恐惧和愤怒一涌而出。

    他的理性正在丧失。

    传说中的怪物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了。骇人的巨力带来强大的冲击波,格里菲斯就像是狂风里的小草一样被吹倒在地。附近的战友们大部分陷入了恐惧和疯狂之中,一部分四散而逃,还有一些举着长枪向巨兽冲击,但是锐利的枪头扎在巨兽的身体上就像是撞上了城墙一般瞬间破碎。

    骇人巨兽挥动城墙般的手臂横扫过来,混乱的步兵大队立刻传出连绵不断的骨裂声,被击中的士兵全都四分五裂地飞上天空然后七零八落地掉落下来。在格里菲斯听起来密集得就像是冰雹落地一般,恐惧和恶心从胃里喷了出来。

    一队骑兵返回到了这片战场上。他们刚刚打穿了防线,正准备围攻还在坚持的敌军大阵,迎头撞上了传奇生物摧枯拉朽的攻击。一部分骑兵尖叫着四散而逃,其他的出于惯性撞了上去。

    空气中回荡着惨叫和噼噼啪啪的破碎声。

    太……太可怕了……我是在做梦吧!

    我的肋骨断了……好疼……见鬼好疼啊!

    格里菲斯全身上下都在颤抖。全身的甲胄在比蒙的横扫面前一点用都没有,仅仅是被风压擦到就震碎了他的内脏。

    格里菲斯不停地吐出血沫,拼命在泥地上扒拉着,竭力想要逃离这片战场。

    就在这绝望的时刻,一道灿烂的金光出现在他的面前。

    “格菲,坚持住,我来了!”克丽丝塔披散着柔顺的金发跑向格里菲斯,口中还在吟唱治疗的神术。

    温暖的热流立刻包裹了格里菲斯的身体,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泡在温热的水中一般安全而平静。他的视野里只有克丽丝塔明亮的容貌和灿烂的金发。

    啊……这是女神吗!

    “啪!”

    一阵疾风从面前卷过,刚刚还在眼前的见习修女立刻不见了踪影。

    “克丽丝塔!”格里菲斯听见戈洛纳熟悉而惊恐的大喊声,紧接着他便看到见习修女破碎的肢体七零八落地掉落在地面上。已经和身体分离的头颅滚到了格里菲斯的面前,那双蓝色的大眼睛还在注视着他。

    格里菲斯心里咯噔一声,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碎裂开来一样。

    比蒙向着跑来支援的骑兵一脚踢去,三四个躲闪不及的骑兵立刻变成一团四分五裂的碎肉。

    “去死!”戈洛纳敏捷地躲过一击并且从战马上一跃而起,顺着比蒙的胳膊向着它的视野死角直扑过去。只要再向前几十步,他便能刺穿巨兽的独眼。

    我要牵制这个怪物的注意力……格里菲斯几乎要把自己的牙咬碎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抓起一支投枪就向巨兽掷去。

    “砰!”

    投枪在城墙般的胸膛上撞得粉碎。比蒙巨兽抬起左手重重一拍,正在右臂上冲刺的戈洛纳就像是被打死的蚊子一样当场化作一滩肉泥。

    “额!!!”格里菲斯眼看着英勇的戈洛纳被拍碎,惊恐地倒退了一步。恐惧已经蔓延了他的全身。满脸黑线的见习骑士连退几步,扑通一声跌坐在地。

    克丽丝塔的头颅就静静地躺在他的手边,双眼中美丽的光芒已经熄灭。

    “呕!”格里菲斯呕吐起来,就像是要把肠胃都吐出来一般无法遏制。

    不,不行的……

    这怎么是人类可能战胜的东西啊……

    话说回来……我到底在这个地方干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