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神春野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二百七十章 白VS鼬与鬼鲛
    白沉默不语。

    晓组织,他她)听小樱说起过,是个叛忍组织,非常强大,s级别的叛忍就有好几个。

    目标是尾兽,也就是木叶村的敌人,加入晓,意味着叛出木叶。

    如果说死去的再不斩是白心目中最重要的人,那么活着的小樱就是第二个。

    白对木叶没有感情,或者说他她)刻意没去培养感情,难以舍弃的唯有小樱一人。

    背叛木叶,等同于背叛小樱,白做不到。

    那么,要死战到底吗?

    不是白小看自己,且不说他她)对敌人也下不了杀手的准则,纵使是狠下心来,面对两位s级叛忍,也没有多少胜算。

    打不赢,仅剩的选择即是撤退,逃跑,偏偏人家又说了他她)若是逃跑,这些无家可归的可怜人,全都要死。

    说着玩?

    还是认真的?

    白不能尝试。

    “有这么为难吗?”鬼鲛不解。

    “晓的待遇不错,又很自由,想去哪里都行,没人管你,只需定期完成任务就好。”

    “比起死亡,比起你珍惜的这些人丧命,怎么想,加入晓都不亏啊。”

    白吐出口气,清澈的眸子,一片死寂,犹如一潭死水,无风,无流动。

    蓦然,他她)动了。

    左手结印,发动冰遁,暴风雪。

    右手结印,发动冰遁,魔镜冰晶。

    小口微张,暴风裹挟着冰雪,呼啸间,铺天盖地的涌向鼬,鬼鲛。

    四十米方圆的巨大冰镜,出现在老弱妇孺的头顶,将这龟缩在一角的数十人笼罩住,在他们发出惊呼以前,往下落去。

    七八十人被收入冰镜。

    白维持着右手的印式不变,左手印式改变,切换成瞬身术,闪身离开。

    白刚走,一团大火烧穿暴风雪,让骤降的低温,迅速攀升。

    水蒸汽弥漫,浓雾,遮挡视野。

    等俩人顺着密道追出去,白已经不见踪影,连同那几十号人也跟着消失。

    “咦,去哪了?”鬼鲛纳闷,左右观望,伤脑筋“不能吧,插上翅膀也没跑这么快的啊。”

    鼬看到数公里外,一点非常渺小的查克拉反应,别看小,把距离因素算上,那已经很大了。

    心知有绝在,隐瞒没用,白也不可能跑的掉,鼬率先动身前往,鬼鲛跟上。

    前一刻还能看见,下一刻,查克拉反应消失。

    鼬心惊,那是什么术?横跨距离如此遥远,动辄就是数千米。

    不过,跑的再快也没用,忍术需要消耗查克拉,只要你查克拉不是无限的,终究是有停下来的时候。

    带着那么些个累赘,更是会加大消耗。

    事实和鼬判断的相差无几,大约二十多分钟后,俩人在一座小岛,追上白。

    “阿勒,那些人呢?”鬼鲛意外,岛上只有白,那数十人不知去向。

    “大概是半途中,安置在了别处。”鼬道。

    “我很没用,是个失败品,没有利用价值。”白轻声道。

    不间断使用魔镜冰晶,送大家去安全区域,他她)再引开这两个危险人物,查克拉消耗不可谓不大。

    要节省体力。

    节省查克拉。

    含在嘴里的兵粮丸,慢慢化开,咽下,补充身体能量。

    “是首领要招你,你说自己没用,不管用。”鼬。

    “兔子急了都会咬人,别逼我。”白。

    “你不会。”鼬笃定。

    “你在水之国,没少被雾隐暗部追杀,东躲西藏,反击次数少,死在你手里的人,一个都没有。”鬼鲛笑道。

    “我还是头一次遇见像你这样,善良过了头的忍者。”

    “再不斩那家伙,还真是养了个奇怪的忍者出来,空有一身实力,却发挥不出应有的杀伤力。”

    “换成是我,我会很郁闷的。”

    听到再不斩这个名字,白眼眸闪烁,很快暗淡下来。

    脑海里浮现出平淡不失美好,温馨的童年。

    画面一转。

    血继限界觉醒,母亲被父亲领着一帮村民杀死,转头又被他她)失手,无意识的冰遁爆发所杀。

    那是他她)第一次击杀生命,同时也是最后一次。

    及至,遇到再不斩,几年时光,转眼即逝。

    再不斩因为他她)的善良,心软,死在了波之国,转而被小樱救下,开导,重新拥有活下去的指望。

    为什么下不了杀手?

    是因为忍不住回想起那一天,父亲,村民们,死在自己手下?

    思绪纷飞,流转的足够快,短短几个呼吸间,白回忆完自己的一生。

    有失望,有绝望,有欢喜,有开心。

    所有的一切汇聚起来,白眼神一定,翻身跃起,拉开与二人的距离,结印制造冰镜,就要再次横跨数公里之遥。

    一点黑炎,凭空落在冰镜上,初时也就指甲盖那么大,火势够猛,一秒便扩散至整面冰镜。

    任何时候,时机都非常重要,尤其是战斗中。

    白把每一步都设想的刚刚好,查克拉用量,距离,逃跑路线。

    唯独没想到鼬的天照,更没想到鼬出手时机掐的这么准,正好卡在要进冰镜的这个关键节点。

    步调被打乱。

    紧跟着鬼鲛追击上来,白被迫与其交手。

    面对具备仙术查克拉的小樱,鬼鲛打的很憋屈,他最大的优势之一,吸收查克拉,无法用在小樱身上。

    拼遁术,水遁又如何能拼过木遁?

    换成白,鬼鲛打的格外舒服,虽然水遁被冰遁克,但他的体术大有用途。

    不单单是鲛肌可以吸收查克拉,他自身也具备这种能力,擦着碰着,就能吸收目标查克拉。

    吃了个暗亏,本就不多的查克拉,再损失一部分,白陷入困境,他她)想了想,开口道。

    “你们组织招人,完全不顾被招者愿不愿意,这样招揽到的成员,离心离德,有什么意义?”

    “呵,离心离德,等见过首领以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鬼鲛冷笑。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阴谋诡计,小心思,都得憋着。

    白心里一沉,这是铁了心的要带他她)走啊,根本不在乎他她)是否愿意,霸道又无理的组织,让人喜欢不起来。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最要命的是白下不了死手,这点被鬼鲛利用上,不用去防御要害部位,全力进攻。

    在一旁观战的鼬,伺机而动,出手次数不多,但凡出手,必定是打断白的忍术释放,让白很难受。

    局势,对白不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