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神春野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第二百六十九章 找三尾
    镇压尾兽不是问题,在木遁面前,尾兽是弟弟。

    难题在于怎么找。

    “幽鬼丸能够影响三尾,是最好的人选。”

    话是这么说,可幽鬼丸在大蛇丸那。

    你永远不会知道,大蛇丸建立了多少个基地,在丛林中,在山脉里,在孤岛上,在闹市一隅。

    想找到大蛇丸基地,难如登天。

    而想从这不晓得有多少的基地里,找到幽鬼丸,大海捞针,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近乎不可能。

    所以这条选项划掉。

    “和三尾有关系的存在,除去幽鬼丸,就剩下鬼鲛持有的大刀鲛肌。”

    鲛肌本就是三尾的跟班,对三尾最是熟悉,清楚三尾喜欢在哪里休息,在什么地方捕食,爱吃啥。

    利用鲛肌来搜寻三尾,比用人力,无头苍蝇似得寻找,更有效率。

    如此,计划得以定准。

    先去找鼬和鬼鲛组合。

    从鼬这里,试图问出宇智波富岳的写轮眼下落。

    再从鬼鲛手里夺刀。

    之后,见机行事。

    鲛肌不会说话,却能让使用者明白它想表达的意思,也就是能够交流,具体事项,以鲛肌答复来定。

    打虑好计划,小樱稍做准备,秘密出村。

    依旧是通过黑市,联络上角都,索要到鼬与鬼鲛的位置,片刻不停留,全速往那边赶。

    “唉。”情不自禁的叹息出声,鬼鲛陷入迷惘。

    不怕一条道走到黑,就怕没有道可走。

    他是真的想协助带土,完成月之眼计划。

    眼下,带土丧命,死在了小樱手上,他该咋办?

    只知道月之眼需要集齐九只尾兽,后续要干嘛,不懂。

    “又要下雨了。”鼬道。

    “这里是水之国,阴雨天是常事。”鬼鲛随口道。

    “我知道。”鼬颔首。

    “差点忘了,鼬先生以前是来过水之国的。”鬼鲛笑道。

    早几年,鼬的搭档还不是鬼鲛,而是另一位雾隐叛忍,同为忍刀七人众的枇杷十藏。

    也是那一次水之国任务,枇杷十藏重伤,不治身亡,并刺激了鼬,使他觉醒右眼里的瞳术,天照。

    写轮眼瞳术不是说你开启万花筒就能立即拥有,和情绪,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带土是极少数特例。

    唯一,最爱的琳死在眼前,还是被好朋友卡卡西用雷切,一击穿心,极致的痛苦,让他初开万花筒就马上能用神威。

    “确定目标是在这里?”鬼鲛古怪道。

    前方没路了呀,死胡同一个。

    “是结界,幻术结界。”鼬道。

    鬼鲛恍然,见鼬往前走,穿过山体,他连忙跟上。

    光怪陆离,意识流图画,扭曲且抽象,刹那间纷拥而至。

    忽然头下脚上,忽然知觉尽丧,忽然,一片黑暗。

    意识到自己中了幻术,鬼鲛提炼查克拉,收缩至极限,再猛地爆发开,借这股劲儿,破解幻术。

    眼前一花,鬼鲛愣。

    他竟然又回到了山体外,一同出来的还有鼬。

    “鼬先生,刚才那是?”鬼鲛问道。

    他相信鼬的写轮眼,看的更多,更清楚。

    “血继限界,冰遁。”鼬道。

    “冰遁。”鬼鲛乐了“那看来准没错,咱们此行的目标,就在这里边。”

    右手伸向脑后,拔出大刀鲛肌。

    缠绕其上的绷带,缓缓解开。

    似是在休眠,蛰伏不动的鲛肌,知道要开战了,嘶嘶怪叫中,体型膨胀,从一把怪刀,变成一条怪鱼。

    大嘴渴望吞吃查克拉。

    没有商量配合,鬼鲛一马当先的冲进去。

    维持幻术结界的查克拉,被鲛肌吃掉。

    位于结界之后的魔镜冰晶,亦是不例外,鲛肌来者不拒的咬上去,抽走里边蕴含的查克拉。

    没有查克拉,幻术结界失效,冰镜,也随之瓦解,化作一地冰渣。

    “风遁,大突破。”带着冷冽的清美嗓音响起。

    不等鬼鲛看清来者是谁,长什么模样,迎面飓风来袭,将他,连同脚下所踩,用查克拉吸附的地面,给一起掀飞。

    人在半空中,鬼鲛动作不慢的把鲛肌放回背后,双手合十,结印。

    “水遁,大瀑布之术。”

    大水,自鬼鲛的口中吐出,联合空气中游离飘荡的水汽,化作恐怖似海啸的浪潮,顶着飓风往前。

    巨大水量涌入山谷,带着排山倒海之势,转眼,又唰的一声,被冰封,化作冰雪奇景。

    冰遁克水遁,同等级,同体积的遁术,水遁在冰遁面前,讨不到什么好。

    “客人来了,连面都不给见,很失礼呢。”鬼鲛道,手里的印改变。

    “土遁,土中潜航。”

    土地从固体变成流体,鬼鲛犹如鱼而一般,潜入地下,游进山谷中。

    很快,里面传出打斗声,一起的还有惊吓和哭声。

    鼬皱眉,破冰走进去。

    这就看到鬼鲛和一个美少年美少女)打的难分难解。

    几十位老人,妇女,小孩,龟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来之前,有了解过这位冰遁高手。

    实力,毋庸置疑是很强,要说弱点的话,心软是唯一的一个,对任何人都抱持着善意,哪怕是敌人。

    这倒不难猜测,八成是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收留这些无家可归,流离飘荡的弱者。

    “鬼鲛。”鼬道。

    “不是我不想停,是他她)一直缠着我。”鬼鲛道。

    “这里不接待外人,请马上离开。”白冷淡道。

    “听我们把话说完,再打不迟,我们当然无所谓,他们就不一样了。”鼬道。

    白侧目,见鼬的视线扫在老弱妇孺身上,咬牙,随手招来一片冰燕,迫退鬼鲛,瞬身回到大家面前,警惕,严峻的看着俩人。

    “你们想怎么样?”

    “我们首领看中了你的能力,想邀请你加入我们。”鼬。

    “我拒绝。”白摇头。

    “我觉得,你再认真考虑考虑会比较好。”鼬。

    “我没有拒绝的权利?”白。

    “是的。”鼬。

    “凭什么?”白。

    “凭你善良,不忍心收留,保护下的这些可怜人死去。”鼬。

    白沉默许久,深吸口气“好,我答应加入。”

    立时,随行的一众白绝冒出,要带老弱妇孺们走,瞬间,一道冰壁,将这些白绝阻挡在外。

    白沉声道“什么意思?”

    “假装加入,把这些人安排好,送走,再逃之夭夭,你是这么想的吧?”鼬道。

    “别想着跑,我们不会追你,而是会先把这些人杀掉。”

    “…”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